管控令期间停止了乘船出海观赏萤火虫之旅。

(威南26日讯)威南高渊吉辇河畔生态之旅步入黄昏,而河畔的萤火虫却静悄悄地暴增双倍!

威南生态旅游业日益衰退,生态旅游业者深感即使行动管控令结束后,生态旅游仍然振兴无期,唯一让业者欣慰的是,吉辇河萤火虫在这期间增多了双倍,入夜后真有“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之境界。



槟州旅游生态环保协会主席陈劲福接受《南洋商报》专访时说,萤火虫暴增的原因相信是上游工厂暂停操作、少船只走动、河水污染程度减低和下游基建工程完毕有关。

他说,目前萤火虫增加应有双倍之多,吉辇河畔上游和下游都重现2007年时的壮观,却难以重返当年生态旅游业的如日冲天之势。当年也是在爪夷前任州议员陈清凉落力推动下,高渊生态旅游业才冒出名堂。

他认为,疫情后,高渊生态旅游业必须得到当地各相关行业的落力配合,当然,尤其是在州议员和州旅游局的推动下,才能得到事半功倍之效。

“冠病疫情爆发让高渊生态旅游业百上加斤,前景非常不乐观。我的看法较保守,我认为冠病疫情一日不止,生态旅游业难见晴天,而疫情并非能在近期内消失,或许会拖到2年。我们业者要生活,恐怕不能长期与疫情做拉锯战,要放弃了。”

零收入还须付保养费



管控令期间,生态旅游业者都“失业”了,在零收入的情况下,还须承担游艇的维修保养费、码头和走道美化保养费,以及员工的生活补贴费用。

陈劲福说,他拥有2艘游艇,分别可承载30人和十多人,游艇每2个月需维修保养,若有机件损坏,维修费就需上千令吉;若普通保养费仅60令吉。

“每2个月也需维修和保养码头、码头走廊,以及为码头地段草坪剪草,每次费用需约600令吉。”

他说,其生态旅游职业属于业余性质,他仅聘用一名员工,为了留住这名员工,他每月补贴对方200令吉生活费,因担心员工若不干了,那他也将关门大吉了。

陈劲福分别在码头和住家展开环保农耕研究已数年。

种蔬果供全家粮食

管控令逾两个月,属于业余性质的生态旅游业者在这期间失去了收入,但陈劲福欣慰地说,由于提倡环保事业,他早前利用码头旁空地和住家庭院研究和培育蔬果,在这期间,这些蔬果供应了他全家的粮食。

“这两个月来,我们都不用出外买菜,也让我和太太有更多时间投入种植兴趣。”

陈劲福分别研究和种植了冬瓜、黄金瓜、红苋菜、菜心、黄姜、文冬姜、糯米香、老黄瓜、番薯叶及香叶等。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