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管控令第69天】锡米山巴刹澄清无病例
“被确诊”小贩现身喊冤

锡米山巴刹小贩和管委会齐辟谣,强调锡米山巴刹没小贩和员工染冠病。前排左起理事官盛隆、黄伟德、卢美萍、曾瑞蓉、赖姵妏、吴玉珍、谢伟贤。

(加影25日讯)锡米山巴刹小贩公会今日澄清,在锡米山区确诊感染2019冠状病毒病的3人,并非巴刹小贩。

锡米山巴刹小贩公会主席黄伟德和锡米山新村管委会主席谢伟贤,今早召开记者会说,巴刹并无小贩染病,而且巴刹小贩和员工的检测名单中,也没有相关3人的名字。



他们说,谣言是从5月23晚开始传出引起混淆,造成人心惶惶,流言也影响了小贩们的生意。

黄伟德说,事实上该巴刹5月23日仍如常营业,若巴刹有小贩和员工确诊,加影市议会将封锁巴刹,小贩们也不能继续营业。

另外,两对被谣言所困的母女即卖猪肠粉的卢美萍和曾瑞蓉,以及卖蛋糕的吴玉珍和赖姵妏,也出席记者会喊冤。

他们声称,社交网乱传他们染病,他们甚至接获一些人拨电责骂,因担心误会继续扩大,会影响本身和巴刹其他小贩们的生意,因此特澄清以正视听。

锡米山巴刹5月23日当天仍如常营业。



反应
雪隆

不满安邦市会清空令 班丹柏兰岭小贩签名抗议

(班丹16日讯)班丹柏兰岭小贩不满安邦再也市议会在巴刹结束营业后,充公小贩留在沟渠盖上的箱子,更在巴刹入口挂起横幅抗议市议会无理强迫! 

小贩今早在巴刹入口展开收集签名运动,从上午7时至中午12时,收集到超过300个来自公众的签名。 

班丹柏兰岭巴刹小贩公会理事张馨云指出,该巴刹运营30年,部分小贩在收拾摊位后,留下少数箱子在路边的沟渠盖上,没有占用马路空间。 

她说,日前晚上10时许,市议会到巴刹充公小贩留下的箱子,当小贩询问箱子可放在哪里,市议会则说可放在巴刹的横巷。 

接指示放横巷却被清空

“于是小贩就把箱子放在横巷,隔日一早,看到巴刹的墙壁上有一张通告,指示小贩必须清空横巷的东西,横巷里的猪肉摊口也清空。” 

她指出,巴刹的地段晚上有数个熟食摊位在摆卖,摆了多张桌椅给食客堂食,巴刹小贩和晚上做生意河水不犯井水,惟现今市议会要巴刹小贩清空放在路边沟渠盖上的箱子就太过分了。 

“既然让晚上的小贩在路上摆放那么多桌子,还有2把风扇,为何小贩不能留下一些箱子?” 

询及被充公箱子的小贩是否有去赎回自己的东西,她则说,因赎回东西必须付罚款,故涉及的小贩不想去赎回,宁愿花钱买新的。 

盼市议员公布清洁费账目

张馨云提及,公会希望市议员摩根能公布账目,让巴刹小贩知道居委会收取的清洁费,用在什么开支项目。

她指出,市议会每日向小贩收取4令吉垃圾清理费,再进行分配,目前的比例是2令吉给市议会,2令吉给第21区居委会(JKP Zone 21),公会则完全没有。 

“以前的分配是市议会和公会各获2令吉,后来在管控令期变成2令吉给市议会、1令吉给公会、1令吉给居委会,之后就变成市议会和居委会各2令吉。”

“摩根说管控令期需要聘请志愿警卫团,但这笔开销是公会向会员收钱支付,搓手液、口罩也是我们自己出钱,自从不再获得分配清洁费,公会就追问摩根所收到的款项用在什么开销,希望他清楚列出来。” 

她提及,以前公会获得50%清洁费时,也是用在巴刹的开销,如大扫除、画格子,如今居委会拿完这笔钱。

“这笔钱不是小数目,1个摊位1天清洁费4令吉,这里有60个摊位,1天就240令吉。” 

她说,摩根不理解小贩的事情,公会要求居委会把这笔款项交给公会,让公会管理巴刹,他们曾发信给市议员摩根和市议会,都没有受理。 

摩根:收档后须搬清所有东西

(安邦16日讯)班丹柏兰岭小贩不满安邦再也市议会没收箱子,安邦再也市议员摩根强调,小贩执照一直清楚列明,露天巴刹的小贩结束营业后,必须搬清所有东西,不能留下货物或箱子。 

他指出,过去市议会虽曾发出通告,但他与小贩之间有谈论的余地,就没强硬执法,除非接获投诉。 

“市议会在9月尾接到店家投诉,指小贩的箱子堆放在沟渠盖上,层层迭的箱子除了影响市容,也担心发生火患的时候会迅速蔓延,为此,市议会才于10月初采取行动,充公这些物品,也向所有小贩发出通告,必须清空自己摊位的东西。” 

他说,过了大选,其会会召开会议让小贩与市议会进行协商。 

至于猪肉摊是否需要清空摊位,他说,猪肉摊位于横巷,市议会接到的投诉没有涉及他们,猪肉摊跟这课题没关系。 

“小贩收到市议会的清空通告,我也向市议会要求暂时别采取行动,惟小贩的抗议行动犹如在挑战市议会,为此,我有和公会主席联系和促请他不用担心,市议会不会发出罚单,至于4至6名小贩被充公的东西也可协助赎回,不过小贩认为东西不值钱,故宁愿买新的。” 

“小贩没权限要求公开居委会账目”

摩根指出,巴刹小贩没权限要求他公开居委会账目,若想知道账目详情,可联系市议会巴刹组。 

他说,自2018年上任市议员,就接手的巴刹管理权,市议会将收到的清洁费一半汇入市议会户头,一半汇入居委会的户头。 

“我上任之前,是由公会管理巴刹,自我接手后,由于公会仍有管理巴刹,故我把一部分清洁费当成薪水汇入公会户头。” 

他指出,他不知道公会的账目情况,公会理应每星期有财务报告,但他们没这么做,他重新接手和有委任2名书记专负责此巴刹事务。 

摩根也反驳聘请志愿警卫团、每半年画格子一次等都是由居委会拨款。 

“小贩不明白,居委会收到的钱都是用在社区提升,用在社区和所有人身上,我也有每个月提交财务报告给市议会。” 

他举例,曾派发价值180令吉的摊位雨伞给20名小贩,他将会继续派发给有执照的小贩,公会也知道此事。 

“如果小贩逝世,居委会也会拨出抚恤金给小贩家属,全部账目都有记录。 ” 

摆放桌椅获市议会批准

针对巴刹地段在晚上有熟食小贩摆卖和放置桌椅,摩根说,这是他在班丹柏兰岭推动安全城市概念的先锋计划,亦是市议会安全城市委员会旗下的计划。 

他说,在安邦坊(Ampang Point)也有类似的活动,他把这个概念带来班丹柏兰岭,摆放桌椅等都是获市议会批准的,若收到合理的投诉,市议会就会取消该计划。 

“这计划执行1年以来,都没有收到投诉,社区也热闹起来,我还会在班丹柏兰岭另外2个地点进行相同的计划。” 

摩根也解释,这属于一个企业社会责任的项目,使用的款项来自莲花苑州选区协调官黄思汉拨款、莲花苑的雪州动力青年委员会(PeBS)等。 

“灯饰和壁画是他动用居委会的款项准备,由于壁画的画家手受伤,壁画估计在这1、2个月内完成。” 

梁小琴:大选后安排对话会

马华莲花苑州协调员拿汀梁小琴促请摩根在大选之后,安排一场对话会,让小贩和市议会能够直接沟通。 

她指出,每名小贩每日缴付4令吉清洁费,早前的分配比例是市议会2令吉、公会1令吉和居委会1令吉,惟目前由市议会和居委会对分,小贩要知道居委会几时会把回馈给公会的款项交回给公会。 

“小贩们也要求公开看居委会的账目。” 

她说,太子园巴刹小贩也是被征收4令吉,经过小贩公会要求,也获得市议员回馈给公会。 

“这里(班丹柏兰岭巴刹)有60多个摊位,公会有60名会员,小贩也要求能够有一场对话会提出诉求。” 

她接领小贩收集的签名后,会在近日提交给市议会,希望摩根知道小贩的心声后,做出对话会的安排。 

视频推荐 :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