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六,德士在新山区一家酒店招揽乘客。

(新山8日讯)新山电召车司机联盟主席罗少荣指出,部分新山区德士司机在行动管控令期间,向乘客开出比平时车资高出两三倍的价格,漫天开价的风气不应该被助长。

最近从新加坡返回新山的国人陆续在新山的隔离酒店完成14天的隔离日子,这批越堤族在酒店外询问德士车资时,发现司机们开出的价格令人吃不消,因此转而搭乘电召车。



罗少荣近日载送这些隔离者回家时收集到了许多投诉,他向《南洋商报》记者披露,上周他在新山市中心一家酒店载了一名刚结束14天隔离的越堤族,该名乘客上车后,转述本身询问德士车资的过程。

他说,该名乘客在完成隔离欲回家时,由于手机的移动数据已用完,于是打算从酒店乘坐德士回到新山柏伶的住家,车程约20公里,但是一名德士司机竟然狮子开大口,要求支付60令吉才愿意载他。

“该名乘客觉得60令吉车资太贵,于是折返酒店,借用无线宽频预订电召车服务,所需车资只收22令吉。”

他表示,这已不是他第一次听乘客抱怨,还有一次他从依斯干达公主港一家酒店载客,乘客也是刚结束14天隔离,电召车的车资30余令吉,乘客转述德士司机开价100令吉,超过三倍的车资让对方却步。

罗少荣

转乘电召车乘客宁补贴过路费



罗少荣听过更离谱的收费是,结束隔离的越堤族欲从新山市区返回居銮家乡,德士司机开价300令吉,后来对方选择电召车,车资约110令吉,乘客还宁愿多补贴20令吉回程的汽车燃油费及过路费给电召车司机,总车资只收140令吉左右。

出发前先比较车资

“不能被漫天开价风气影响,我会建议乘客出发前先检查车资收费,先比价才做决定。”

罗少荣坦言,冠病疫情当前,政府管控民众移动范围,许多电召车司机的生意也受到影响外,也担心被感染。

他说,日前电召车司机还被德士司机指示不能在隔离酒店等候,甚至双方发生口角,因此电召车司机尽量减少接单,避免麻烦。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