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视频】出发前只吃白粥配酱油
90岁婆婆随行60年不间断

200207youshen02

【神摇目夺●系列3】



踏上游神路途前,您会吃什么补充体力,肉、米饭或摄取糖分饮料呢?

有一名90岁婆婆,她逾60年不间断参与游神盛会,出发前竟然只是吃配了几滴酱油的稀粥。

年迈婆婆郑风枝与柔佛古庙游神盛会有超过半世纪之约,让人赞叹的是,她全程参与,包括众神从柔佛古庙出銮至行宫(神厂)、众神出行宫夜游,及众神从行宫回到古庙的三天路途,她的白粥配酱油“秘方”,再添一笔精彩故事。

婆婆说,营大老爷期间虽不强求要吃素,为表诚心,她三天都吃清淡白粥。吃的清淡并不会影响她的体力,三天时段的游神都能走完全程。

“如果真的饿的话,回到家再买面包吃就是了。”



对她来说,众神夜游约8公里路线才算是挑战,众神出銮和回銮的白天路线是减半的,她不觉得路程长、步行所需时间也不久。

郑风枝:游神时不与人叽喳讲话,心里虔诚。

您或许认为这名90岁婆婆,或许有好的鞋子辅助,婆婆说:“我没有特别的鞋,只要是包鞋我都穿。不过我不穿拖鞋,穿拖鞋对神明不敬。”

她在游神前并没有特别做准备,日子到了就从士姑来皇后花园住处搭巴士到柔佛古庙,一只手持炷香,另一手拿一瓶水。

当谈到她对今年游神的期待,婆婆却说出遗憾之事,随着年纪渐长及参与游神的人潮越来越多,今年她必须放弃参与众神夜游的环节,因为她的眼睛不好使,夜间路看不清楚,而且人挤人,怕被人推倒。

“但我在众神夜游前的下午5时,还是会到行宫,晚上7时送神出行宫。”

郑风枝是何人?每年众神出銮至行宫时,第一排第一位站着持炷香的人,就是她。

劝年轻人勿轻易说累

郑风枝披露,每年游神会有年轻人向她投诉累。

“走着的时候,他们(年轻人)讲累,我不会。我会告诉他们,你还年轻不要轻易说累。”

她说,她不言累和她的生活有关,因为她以前是做粗活的,习惯劳动生活,她形容不是“小姐款”。 身体健康的话,她希望继续在游神活动时陪神明一直走下去。每一次走完全程后,她心里感到开心,有神保佑。

多年以来,郑风枝吃稀粥后就从住家搭巴士到柔佛古庙,与众多信徒一起陪众神出銮与回銮。(档案照)

多年来站首排首位

郑风枝每年跟着柔佛古庙游神活动还愿,而她祈求大老爷保佑生病的孩子恢复健康的故事已广为人知,其一片坚持与虔诚,让人为之感动。

她常挂在嘴边说,儿子3岁就住医院,于是她去找大老爷祈求若能让孩子快快康复与出院,她每年会还愿。

“我儿子生肖兔,今年已经57岁。”

她感谢游神盛会负责人尊敬她这名老人,不要让她和群众一起挤在队伍里面,许多年来她走在第一尊神轿后的信徒群里的第一个位置。

“我每年都拿着香,香是提早买好的。没有特别选用什么香,只要走的时候顾好香头,不要烧到人,但信徒们也要照顾好自己,避免被香烧到。”

越来越多年轻人参与

婆婆虔诚参与游神,她没有去留意创意舞龙舞狮,不清楚新山五帮会馆阵容,可是有注意到越多的年轻人参与其中。

“我看到年轻人参与,20多岁30岁的人很多,老年人反而少了。”

她游神时不与人叽喳讲话,自己静静地走,心里虔诚。她也见证下雨的传说,每一年神明进入柔佛古庙后的下午3时许就会下雨,有时倾盆大雨,偶尔是小雨纷飞。

原乡神像较小神体偏黑

郑风枝回忆,有一年柔佛古庙装修,众神请到对面安放,待工程好了要安神回去古庙时,没多少人知道,而她刚好在附近。

“我听到有人打锣鼓,接着看到安神仪式要开始了,我马上点了三支香跪在马路中间,请神回位。”

虽然忘了发生年份,她记得当时被记者拍下下跪的一幕,隔天照片刊登上报纸,让许多人开始认识她。此外,她曾参与探亲团到中国原乡,参观元天上帝总庙,她发现原乡的神像比较小,神体偏黑。

众神回銮故事未结束

摄影师分享最后任务

新山五帮会馆供奉的元天上帝、洪仙大帝、感天大帝、华光大帝与赵大元帅,回到柔佛古庙及重新上座后,原来还有待续的故事,让资深摄影师娓娓道来。

从90年代开始,协助新山中华公会全程记录游神过程的柔佛州摄影学会会长陈锦发,与大家分享鲜为人知的“最后任务”。

他负责为回庙换上新装的神像拍摄帅气个人照,已经20多年。当游神最后一天,大家在众神回銮后累了散去,大会摄影师的工作还没结束。

陈锦发说,新山五帮负责人会为神明换上新披风(俗称龙袍),之后他要拍已穿上新装的五尊神,留作记录。

“我每年都要为神像拍照,换上新披风的神明会坐在神座上直到来年的游神。”

而且众神回銮进庙后还有庙内的“故事”,陈锦发披露,早期众神回銮后一进庙就上神座,但近年来许多人要争着进入庙里,他们争取在神像从神轿移到神座时,参与人传人方式将神像安奉上座,当下场面可谓惊险,因为有不少人要抢着抱神像。

他说,主办单位限定只能12名护轿组成员进庙,但热情者仍然要挤进庙里,场面要不断监督与控制。

不过,随着活动不断改良,如今回銮的秩序上是每一帮的神轿进庙后,该帮护轿组要负责清场。

当第二尊神要进来时,前一批人要全部退出庙外,让下一组人进庙及清场。

新山中华公会曾赠予柔佛州苏丹依布拉欣陛下(右三)的旧照片,拍摄者是陈锦发。(陈锦发提供)

香烟升腾珍贵画面

对摄影师而言,参与游神的信徒手持大香所营造香烟升腾的场面,是珍贵画面。

70岁的陈锦发,于1964年的中学时代开始参与游神拍摄,他形容信徒置身烟中祈愿的虔诚时刻,有情感参杂其中,如今懂得捕捉此镜头者已经不多。“早期游神时信徒拿着大香跟随在神轿后面游街,现场散发的烟营造出气氛,是摄影师拍摄游神时的最佳时刻,但如今这些场面比较少见。”

陈锦发(右)与主持人王秉彬,追忆游神时的拍摄工作和乐趣。

门前香案迎神明

谈起小时候的游神记忆,他和家人住在直律街,与柔佛古庙位处同一街道,每年游神队伍一定会经过他的住处,三天盛会皆不会错过。

“三天活动在新山市区的各街道进行,游神队伍走来走去,当时新山市也只是几条街罢了。”

他说,早期参与游神群众约数千人,如今游神盛会已是人山人海。 此外,他提到了如今少见的习俗,早期每尊神轿经过各户人家时,有关家庭有参拜仪式,比如家门前设香案供品迎接神明,过程中参拜者香炉的香,会与游神组对换。

早期拍摄游神队伍,有友族拿着牵上电线与灯泡的长木,为现场照明。(陈锦发提供)

千人下跪震撼人心

陈锦发披露,行宫(神厂)众神出列去夜游前的全体信徒下跪场面,约于2006年开始,它不是一个规定,而是一种造势。

“数千人下跪的震撼画面,展示大家一条心,怀着真诚的心恭迎众神出游。”

他说,不少人觉得行宫节目才是最热闹的,他们认为恭迎台的节目是在“赶时间”,就观赏角度而言,每支表演队伍在恭迎台的演出时间有限,但队伍到行宫时的演出,时间就更长一些。

另外,他回忆早期拍摄游神不能“随心所欲”,当时相机胶片不便宜,一卷只有12张,而且闪光灯未普及,多是在白天拍摄,晚上取景难度高。

“早期夜间拍摄要拉电线,使用灯泡打光,闪光一次灯丝即破即丢。而胶片一卷价格介于1令吉至2令吉,要知道当时一碗面才3毛钱。”

他说,以前要很有把握才能按下拍摄键,不像数码时代如此方便,随时就拍。现在游神现场拍的人多,挤的人也多。

“如今的拍摄要诀是眼明手快,当你找到好镜头时就按快门,因为别人的手可能随时举上来,挡着你的镜头。”

独家报道:王秉彬 摄影: 骆建强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