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07youshen01



【神摇目夺●系列1】

陈再藩述说乡愁、儿忆与父子情。

“能不能用一句话来形容,新山的柔佛古庙游神盛会,非看不可。 ”

答案你我了然于心,它称为“人与神的狂欢嘉年华”。

柔佛古庙游神盛会是新山人在该座城市的共同记忆,它曾在不少人的生命年轮中登场,衍生许多值得和吸引大家一同凑近耳朵来聆听的精彩故事。

要述说游神盛会这个大舞台的故事与光辉,媒体化身一座心桥,把受访嘉宾的感触与知识,以文字与视频作为纽带,传播予大家。



回眸一纪,中国厦门大学历史系曾玲教授曾于2008年,传神地概括了柔佛古庙游神盛会的动人之处,称之为“人与神的狂欢嘉年华”。

人神狂欢的动人之说,国家文化人物陈再藩深表认同,作为《南洋商报》游神系列报道的嘉宾之一,他畅所欲言,道尽扎实与有趣的通识及故事。

柔佛古庙游神盛会是新山人的共同记忆。(档案照)

通过以下访谈,大家来了解游神通识及小曼的故事。(记者:记 ;陈再藩:笔名小曼)

看出游神盛会热闹与商机:整个城市沸腾起来

(记)什么是游神盛会?怎样才算热闹?

(小曼)游神,潮州人称“营老爷”。新山游神是5、60年代最热闹的一件事,因为这里没有什么娱乐,“营老爷”日子一到,小孩都特别兴奋。对新山人来说,“营老爷”是一定要参与的活动。

今与昔,不同的是5、60年代的游神不比如今的场面热闹。数十年来“营老爷”已发展成30万人参与,形成万人空巷的一项活动,是大马独一无二的盛事。

记柔佛古庙游神时,到底有什么是值得民众去看的?

(小曼)潮州话“劳热”(热闹),营老爷要的就是热闹,我觉得游神庙会对新山人来讲是看热闹。重要的不在于节目有什么特别,就是喜欢整个城市沸腾起来的感觉。

新加坡的妆艺大游行,缺少融合交流的部分,它不像柔佛古庙游神能把观众与活动融合交流在一起。比如说,活动中参与者有时可做旁观者、有时可融入进护轿组去扛神轿,不仅仅是坐在观众席上看表演。

(记)游神衣的产生与作用是什么?

(小曼)游神衣是这几年延伸的特别精彩部分,比如说游神还没开始前,新山五帮会馆已经在推动游神衣,而且数量非常大,包括有家庭装、小孩装与情侣装设计。游神衣服属于一种宣传,游神前的宣传造势。

到了游神当天,整个城市、大大小小、男女老幼,皆穿着各色的游神衣服,涌向行宫(神厂)集合,之后还绕着整个城市游行,这是新山游神的最大特色。

刺激旅游创造经济价值

(记)据你所知,游神盛会能不能制造就业机会?

(小曼)一个像古庙游神这样的嘉年华,能够汇集30万人参与,它必然会产生很大的经济作用。从新加坡与国内各地特地来看游神的人潮中,他们会留宿酒店、使用交通、光顾餐饮店或购买纪念品,这过程已在刺激经济。

这几年我注意到,沿着游神路线旁的酒店,客房一早就被人订满。有了这个刺激旅游的高峰期,它当然会创造经济价值,有经济价值就会有就业的效果。

不过游神并非长时间的活动,它只是一个阶段,一个高峰期。我们必须扩大节长的时间性,怎么扩大呢?比如说奥运会,在奥运会举办之前,主办方会有奥运文化晚会。

将来我们可以让新山歌剧院,配合游神盛会前后时段举办演唱活动,把盛会时间拉长,旅客停留得更久,越能创造更多的可能性。

陈再藩(右)与主持人王秉彬(左)分享标语“人与神的狂欢嘉年华”的由来。

述说乡愁、儿时记忆与父子情:几代人共同记忆

(记)很多年轻人参与其中,若谈承先启后,他们承续了什么?又启发了什么?

(小曼)这里的游神不是老人家的事情,老中青都会参与其盛。我们这里的孩子,从小就知道游神。这过程中,大家知道游神是自己生命轮年里面,一定有的鼓乐之声,因此每个人都汇集在游神点上,有共同同学、家庭、朋友记忆。

甚至有人还记得,带着女朋友一起去看游神,这是生命的记忆。所以,游神变成整个城市的共同记忆。它也就是所谓的乡愁,而这乡愁能够使到很多人,老远的从日本或澳洲等地回来看游神。

从2016年,新山中华公会做互联网直播之后,谁最感动?一种是年纪大了在新山没有办法出来看游神的老一辈,他们可以在家通过直播看游神。另一种,因为工作、游学、移民在世界各地的新山人,他们也能在互联网看到游神,联系家乡与见证热闹的情绪。

(记)还记得第一次参与游神的时候吗?

(小曼)第一次参与游神,当时还很小,应该是3、4岁。我最初的印象中,游神是白天举行,并不是晚上进行。

我记得小时候,在新山市区的翁固本街看着走高跷的人,走过我面前,我们小孩子都要抬起头看演出者,他们打扮成《西游记》里的孙悟空与猪八戒等人物,相当有趣。

2020年柔佛古庙游神盛会会否延续下雨的乡土传说,在众神出游前或回銮后天降甘露。(档案照)


不可思议神迹

(记)印象最深刻的柔佛古庙游神,是哪一年?

(小曼)不同年份的游神盛会,都有让我印象深刻之处。有一年,我带着新加坡国宝级艺术家陈瑞献与一行人,来看游神。游神前下了雨,可是就在众神从神厂要出来时,雨就停了,大家觉得很神奇。

另一事迹,是游神之后就会下雨。还记得我大学毕业的那一年,我陪着父亲在直律街看众神回銮,父亲就告诉我,待会一定下雨,我就说父亲迷信,两父子还争吵起来。可是最后一尊神进去古庙后,真的大雨倾盆而下,父亲证明他所说的神迹,让我记得我们乡土的神是非常灵的。

我觉得乡土的传说,是应该让它传下去,是游神环节中的一部分。

每一年的游神盛会,人潮与花车挤满黄亚福街,整个新山市沸腾起来。(档案照)


多宣传铺设更大格局:盼吸引更多游客

 

(记)今年是大马旅游年,要将柔佛古庙游神重点特色,宣传给到访与参与游神的外国游客,您会介绍什么?

(小曼)我们于2008年开始使用“人与神的狂欢嘉年华”宣传游神盛会,这个标语非常贴切地与柔佛古庙结合在一起。这句标语,可以通过不同的影像、做成许许多多视频,通过各种媒体推介出去。

(记)对这届的柔佛古庙游神有什么期待?

(小曼)一年一度的游神盛会,是最欢乐的日子。我希望可以吸引更多的外地人,到来欣赏这场盛会,也希望有更多国外的媒体过来这里帮忙报道。

未来应该铺设一个更大的格局。比如新山五帮会馆的领导层,都和各自原乡合作,让柔佛古庙游神作为一个在南洋或面向世界的民俗展示舞台,原乡每年派出一个节目或表演团到来新山,他们就会把最好的节目送过来。

新山华社可以游说原乡组织参与,因为我们已有现成的游神平台,每年有逾30万人参与游神盛会及许许多多观看直播观众。

报道:王秉彬 摄影:骆建强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