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素沁:积极开发中国其他地区的市场。

(吉隆坡30 日讯)原产业部长郭素沁说,尽管中美最近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国承诺购买更多美国商品,包括大豆,但是大马并不担心这会影响大马棕油出口到中国的市场,因为中国对植物油包括棕油的需求是不断在增长。

“中国市场庞大,人口高达14亿人而且每年增长数百万人,对油脂的需求是不断在提高,加上长期面对油脂油料不足的问题,中国必须通过进口以应付需求。”



郭素沁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说,大豆的油脂只占18%,中国进口大豆主要是用于压榨与饲料加工,即榨油后的副产品豆粕,作为养殖业的重要饲料原料。

“中国恢复向美国购买大豆,主要是应付养殖畜牧的庞大产业链,尤其下游的生猪养殖业,而中国进口棕油是用在其他用途,因此我们不担心这会影响棕油出口到中国。”

她说,该部会积极开发中国其他地区的市场,使中国继续成为我国出口棕油和相关产品的来源。

依据《油世界》(Oil World)的一份报告,中国对原棕油的需求料在2020年增长12%,2019年的增长是21%。印度的需求预计按年增2.5%,相比2019年的10.7%增幅。

此外,中国近年发生严重的非洲猪瘟,也抑制了大豆的需求,导致猪库存低而大豆库存高企。



中国进口棕油主要是用于食品加工业、肥皂、洗发水、润肤露和化妆品等

依据大马棕油局的数据,我国一直是中国进口棕油和相关产品的持续来源国,从2000年的102万公吨到2018年的307万吨,出口额总共增长3倍。

出口中国激增27.3%

棕油过去一年内有良好反弹,除了棕油库存减少,中国同意大量购入大马棕油,成为我国出口中国的棕油取得良好表现的关键因素之一。

郭素沁说,去年首11个月,大马棕油总出口量是2570公吨,出口中国的棕油比去年同时期激增了27.3%,占了出口总值590亿令吉的13.7%。

“中国是仅次于印度(增长77.1%)后,从大马进口棕油增长最多的国家。”

她说,出口欧盟的棕油去年增长1%、美国是9.9%,日本则是25.6%。

大马棕油理事会(MPOC)于去年4月25日在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与中国总理李克强见证下,与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CFNA)签署“加强棕油贸易与合作” 了解备忘录,中国5年内向大马增购190万公吨,总值45亿6000万令吉的棕油。

中国在2018年是大马第二大棕油和棕油产品出口国,大马向中国出口307万吨棕油和棕油产品,总值83亿8000万令吉,增长7.3%。

去年棕油出口跌644亿

我国2019年棕油出口量虽然激增,然而,由于棕油出口价格下跌,去年的出口总收入下跌了4.5%至644.5亿令吉。

2019年的棕油价格介于每公吨2037至2813令吉。

郭素沁说,该部去年采取了多项措施稳定棕油的价格,包括在去年2月及7月在运输领域落实B10生物柴油计划(混合10%棕油含量),以及工业领域落实B7生物柴油计划。

“B10生物柴油每年可消耗53万4000公吨的棕油,而B7则是22万7000公吨,这些计划成功减少了棕油的库存,并稳定了它的价格。”

她说,随着出口提高和库存量的降低,原棕油在今年初上涨至3000令吉的水平。

不惧嘲讽推广获成果

去年3月开始推广“爱我棕油”运动时,原产业部长敦素沁被批评,包括受到一些网民嘲讽,可是,在她不屈不挠的推广数个月后,已看到了一些成效。

郭素沁说,过去数个月,该部与政府机构、教育学院、旅游及私人界推动了84项活动与计划。

尤其是她提倡“一日一匙红棕油”,也使她享有大马棕油产品“最佳代言人” 美誉,公众对红棕油含有维他命A棕榈胡萝卜素及生育三烯酚(Tocotrienol)维他命E等,也有进一步的认知。

她说,只有全民真正了解红棕油的好处后,才会珍惜这产品,并对它加以宣传及分享。

“经过一系列的推广棕油活动后,红棕油销售量已提高。”

6700万元打全球油脂战

大马棕油局今年将拨出4000万令吉,另外加上2020年财政预算案政府拨款的2700万令吉,共6700万令吉 ,用来扩大全球棕油市场及应对反棕油运动。

郭素沁说,“我们将善用这笔拨款促销大马棕油,以及打击国外非政府组织所展开的反棕油运动。

“外国油脂公司花费了6亿美元(24亿令吉)来攻击棕油及捍卫大豆油与其他油脂,我国只用6700万令吉去打全球油脂战,因此,必须转换方式,以应对财势雄厚的外国的反棕油运动。

“我们今年将花费600万令吉在国内通过多种方法对棕油进行全面的宣传,包括向每年进入我国的3000万人次游客宣传加强他们对大马棕油业的认识。”

她举例,森那美将会开放棕油措施,让游客实地考察和向他们宣传油棕的益处。

“这笔拨款被用于吉隆坡国际机场宣扬短片和海报、马航、亚航和马印航空的航班杂志宣传、森林重植和沙巴人猿和侏儒象(Pygmy elephant)保育计划、学生大使计划及棕油烹饪比赛等。”

4策略抗反棕油运动

原产业部已鉴定4项新政策与方向,以对抗国际反棕油运动。

这4项新政策分别是,(一)限制全国种植油棕的土地于650万公顷、(二)禁止新的油棕种植在泥炭的土地、(三)禁止在永久森林保护林种植油棕及(四)提供官方种植油棕的地图,公开让公众浏览。

郭素沁说,解决外国人及各方对于棕油的负面看法及指控极之重要,沙巴州将会种植100万棵树及进行保护濒危物种,做为政府扩大反击抵制棕油宣传行动的一部分。

“目前当局已种植了4000多棵的树,预计未来5年会达到种植超过100万棵树的目标。”

她说,大马棕油局也拨出150万令吉给沙巴野生动物局,作为人猿及侏儒象保育计划的经费。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