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丝玛在旁人搀扶下,缓慢走向法庭。

(吉隆坡6 日讯)教育部前部长拿督斯里马哈基尔指出,教育部曾接获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指示,以落实由Jepak控股私人有限公司所建议的,在砂州内陆369 所学校安装太阳能板计划及发电机柴油供应和维修工程(简称“太阳能混合系统计划”)。

纳吉夫人拿汀斯里罗丝玛被控在上述计划与工程索贿及收贿案今日续审,马哈基尔是控方第5名证人,今日首次出庭供证。



马哈基尔披露,上述计划成本总值为12亿5000万令吉,Jepak向教育部建议,以该计划取代原有的柴油发电机计划。

他解释,教育部的柴油发电机计划,是在他担任教长前落实,目的是通过运用柴油发电机,向上述369所学校提供电供。

他说,由Jepak所建议的上述计划涵盖2个要素,其一是为现有的柴油发电机提供柴油和维修,其二则是安装太阳能板计划,以混合式使用的方式,为涉及柴油发电机计划的学校,提供电源。

他说,他于2015年12月16日收到纳吉的指示,要求落实上述建议的计划。

控方第4名证人、Jepak控股私人有限公司董事经理赛迪的司机山苏里扎说,赛迪曾告诉他,其公司获得一个总值12亿5000万令吉的砂州学校安装太阳能板计划及发电机柴油供应和维修工程,赛迪是在伙伴莱恩的帮助下,游说教育部颁布该工程给其公司。



他说,通过赛迪和莱恩的对话,他获知很难获取该工程。

“因此,莱恩通过巫统北根区部秘书拿督阿兹米,取得该项工程,因为阿兹米当时与时任首相(纳吉)相当熟络。”

他在主控官慕斯达法副检司引导下供称,他曾看见有提及纳吉的相关信函,唯他不记得是哪一封信函。

司机揭“警员”同车

赛迪:若有事我怕会死

山苏里扎说,他2016年曾在载送赛迪和随行友人拉萨前往柏威年广场前,亲睹1名持枪,相信是警员的巫裔男子一起搭车,当时,赛迪轻声告诉他说,“如果有什么事,我怕我会死”。

他说,当天他是接获赛迪的指示,将赛迪载到位于端姑路的马银行,接着他、赛迪与拉萨在附近喝咖啡。

“接着,赛迪指示我再次将他和拉萨送回刚才那间银行,不久后,我就按指示再次到银行接送他们,并按照指示,前往附近的包包店。”

他供称,他停在包包店后,赛迪和拉萨就下去购买2个黑色的行李包。

山苏里扎说,当时赛迪、拉萨和巫裔男子都在柏威年广场旁的大厦下车,他之后返回该处载送赛迪和拉萨时,看到2人购买的黑色行李包,被放在停在前方的Velfire休旅车内。

他说,当时他不知道行李包内装着什么,以及行李包放入Velfire时,是否还有装东西。

他供证说,接著Velfire就驾离该处,赛迪和拉萨也上了他所开的车子,唯他不清楚刚刚随行的巫裔男子行踪。

放下装钱背包就走

山苏里扎说,他在2017年载送赛迪前往一间早前曾去过的位于大使路的住宅后,将装着钱的2个背包放在住宅客厅沙发上后就离开。

证人在证词中虽没提及该住宅的主人是谁,唯他证词中附上的图片说明,却有提到“首相的家”。

他说,赛迪当天早上10 时指示他,把他载到端姑路的马银行,随后叫他去买2个背包。

他指出,将相关背包拿到银行内,再根据赛迪的指示,将装好的面值100令吉钞票放入背包内,然后拿上车;他没有计算该笔钱。

不确认日期

主控官慕斯达法副检司在引导山苏里扎供证时,就其证词未阐明事发日期一事,询问山苏里扎是否还记得事发日期,证人回应,他不记得。

不过,证人回应,他在证词中提到的2016年是该年年底;至于2017年,他回应,这也是2017年年底。

纳吉现身法庭陪伴妻子,在控方反对下,法官谕令他离开法庭。

法官:不适合聆审纳吉被请出庭

纳吉周四现身法庭聆审,不过,控方以纳吉或有可能是本案证人而不适合在庭内聆审为由,向法官提出反对,法官过后谕令纳吉离开法庭。

纳吉是于早上10时38分步入庭内第一排家属席,他先轻拍坐在被告栏内的罗丝玛的肩膀向她示意后,才坐下来。

当时,主控官慕斯达法副检察司正引导控方第4名证人,即山苏里扎供证。

纳吉入庭不到一分钟,另一主控官阿末阿克兰副检察司便起立打岔,告知法官莫哈末再尼有关纳吉进入庭内一事。

他指出,由于纳吉在此案调查中已录取口供,虽然目前并不在控方证人名单内,但任何事都可能发生,因此,以纳吉可能会是本案证人为理由,建议纳吉不适合待在庭内。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