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与文·林健鼎

人家说“身在福中不知福”,这是真的。我算得上是一个很爱拍的摄影师,工作是拍摄,工余之外仍会不断拍摄。尽管如此,行动管控令下的限行也让我反省了自己是个身在不知福的摄影师。

以前那么多色彩缤纷的新鲜事可以看拍,行管令后,我最吓人的行为是——我站在铁门内用长镜头拍摄屋外的鸟,真的就只欠一缸可以拍摄海底世界的鱼了(叹气)!

面簿上不是有人老爱问行管令解除后最想做什么事?那还用说吗?当然是一天24小时可以抽出12小时来拍摄!真的不怕再肉麻滴说,真想念按下快门那一轮“咔咔咔”响的声音。

再问一次,疫情过后想要做什么?

我最想要到每个欢乐、热闹、充满生命力的活动场所拍摄。整理这组怡朗庆典作品集时,我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当时的沸腾,这个大型街头派对将整条街道封锁,请来乐队、摆满丰盛的食物和饮料、震耳的音响,五彩缤纷的装饰,还有来自各地的舞蹈高手不断跳、跳、跳,浑然忘我的精彩表演,搭配超捧的音乐,感觉真是嗨翻天了。

是的,嗨翻天应该会在疫情之后成为我摄影作品最重要的关键风格。

www.223go.com.my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