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谢诗坚:首要安抚巫统 团结政府沙选战料无碍

报道:许世平

(吉隆坡8日讯)政治评论员谢诗坚博士认为,2023年团结政府通过修宪实现赋予沙巴及砂拉越平等主权的承诺后,假如沙巴巫统的怨怼情绪得到安抚,预料未来沙巴选举不会有大问题。

他是针对预计今年或明年举行的沙巴州选举,希盟、国阵、民兴党、沙盟会否坚持“大帐篷”的合作策略 ,在没有竞争下,或避免竞争下,赢得选举的形势发展,作此评论。

沙巫统人强马壮

他说,沙巴政治局势比较敏感,因为巫统自认有很大的势力,不会轻易放弃政治地盘,就是要跟沙巴州首席部长哈兹兹一争长短。 

“哈兹兹得到安华阵营人马支持,还从土团党转向支持公正党的希盟联盟,还仿效砂拉越政党联盟成立沙巴人民联盟。”

他说,砂拉越政党联盟既然能够自成一家,沙巴一样也能够统成一家,哈兹兹是要以沙巴人民联盟排除掉巫统,只是巫统在沙巴还有实力,能拿到多少议席也是未知数。

“哈兹兹借选举排除巫统,是要让沙巴回归沙巴,巫统出身的哈兹兹后期却支持以沙巴人民团结为基调的论述,还与首相拿督斯里安华寻求合作产生极大的协同效应。”

哈兹兹邦莫达斗争激烈

谢诗坚说,问题是哈兹兹面对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邦莫达的激烈对抗,不过安华应该会要求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对此作出让步,因为沙巴要是分裂出去的话,整个团结政府就脸面尽失,因此安华势必保住哈兹兹领导的政权。

“哈兹兹能够与安华配合,如今沙巴也没闹着要脱离马来西亚。2023年团结政府通过修宪赋予沙砂很大的主权,他们甚感满意,也让安华免除了极大的烦恼。”

他说,阿末扎希必须安抚邦莫达,或委任邦莫达入阁担任部长,预料沙巴联合政府在来届举行的沙巴选举不会遭遇甚大问题,它关系到整个马来西亚的前途与稳定。

李国宗:今年料不选举

各党寻最有利盟友

对沙巴政党的竞争与合作的问题,沙巴马来西亚大学政治分析员李国宗认为,各政党对政治合作都有个别的意见,惟迄今各党均未达成正式的协议,都是个别政党各有不同的表述。

他说,各政党都还在评估什么是对自己最有利的政治合作模式。

他还说,预料今年不会举行选举,目前距离州选举还有很长时间,还须静待更新的形势发展。

李国宗早前曾经提出,沙巴希望联盟(PH)成员党于来届沙巴州选举将会为与国阵或沙巴人民联盟(GRS)合作发生分裂。

他当时指出,希盟内部的一些派别欲通过与巫统邦莫达领导的沙巴国阵合作,以保全在联邦政府层面的希盟-国阵合作关系。

有者认为哈兹兹是更好的盟友,他领导的沙巴人民联盟在地方上有更强的影响力。

“要是没法达成共识,此种分歧将导致沙巴希盟的内部分歧与分裂。”

他说,决策的考虑将取决于那个盟友更有机会赢得胜选会,及维持长期稳定的州政权,而沙巴人民联盟会给沙巴希盟更好的前景。

反应

 

政治

政评家:妥协求存或豁出去 马华“要敢”才能翻身

报道:许世平

(吉隆坡19日讯)马华内部传出基层施压退出国阵的说法,虽然遭到党领袖驳斥,然政治分析认为若马华没有大胆突破,难以走出“重建之路”。

分析员认为,马华在团结政府之内扮演的角色并不重大,难在政治上振作起来,尤甚者更认为不退出国阵是一条死路。

评论员也提出,马华必须改变“头家”政党的形象,重新取信华社,才是崛起之路。

政治评论员谢诗坚认为,马华只有两条路,一是继续妥协,以求取狭小的政治生存空间;二是大胆豁出去,才可能会有机会。

他是针对一则有关马华等待时机成熟将退出国阵的报道,作此评论。

“因马华的软弱导致今日的惨淡,因长期屈从于巫统,才让行动党找到机会,将马华唱到衰,马华对各种问题的责难也没法作出辩驳,和让人信服的解说,最后失去华裔选民的支持。”

两年来难政治振作

他说,马华跟随着巫统加入团结政府,只能扮演等闲角色,过去两年多来只是忙着处理与政务无关的教育问题及马中友好关系的事务,没法从政治上振作起来。

“中国的社会主义体制与实施资本主义体制的马来西亚是不同的,因此马华撮合马中两国合作,以图争取华裔支持,显然是抓不住中心,因为随着中国实施开放政策及民间自由交流,加强与中国紧密关系应该不再是卖点。”

他认为,马华似乎已无路可走,不退出国阵,是死路,马华就是被巫统与行动党“玩死”的。

他说,马华只有两个国会议席,如何翻身?现在谈论马华是否应退出国阵,似乎还唯时过早,不切实际,而且马华高层也不会有此决心。

他强调,目前的行动党不会对马华作出任何的让步,在来届大选更不会让出任何议席让马华参选,就无法期望马华能否翻身,所以没法摆脱现状的马华就只能坐于待毙。

胡逸山:须去除“头家”形象

政治时评员胡逸山博士认为,马华必须改变“头家”政党的形象,要让人相信马华真的是为了理想的政治斗争。

他说,显然未来的马华必须做出改变,因为马华向来给人一种“头家”政党的形象,加入马华率先会问起的事,那就是会有什么“好康头”?

对于退出国阵是否是正确的策略,他强调,“目前我们正处于一个政治极度动荡的时间点,选择要退出那个阵营,或加入那个阵线,都必须要能契合时势潮流去做。”

他解释,马华选择退出国阵,可能是感觉在现有的阵营里缺乏话语权,当家不当权,所以觉得很不适意。

他还说,退出国阵会否能赢得华裔选民支持,那就得看马华接下来的表现如何,它有没有自身的改革,有没有表现出敢于针砭时弊的诚意与勇气。

“要是马华最后选择跟国盟合作 ,主要目的是想要从国盟那里获得一些马来选票,以图在越来越多的混合选区里会有胜选的机会。”

“种族路线”难言利弊

至于维护种族权益的政党还有没有出路?他说,还是很难说,种族政党看起来路似乎越走越窄,现在的巫统,马华及印度国大党都愈趋式微;可是强调宗教论述的伊斯兰党势力却又越变强大。

他说,未来的趋势或许会发生变化,目前还似乎很难作出准确的预言。

潘永强:留国阵大选上阵渺茫

政治评论员潘永强博士说,要是马华与国盟合作,短期內是可以改善马华的处境,长期则要视国盟的未来影响力而定。

他说,马华继续留在国阵,最大的困境是不可能在来届大选获得上阵的选区,行动党不会让出所有的国席,按照目前方程式,马华可能只有兩个国席,无法满足基层需求,也完全没有重建的出路。

“如果马华与国盟配合,就是较宽阔的空间。有大量的华人选区及混合选区,单靠民政党没有太大作为,民政也无法竞选这么多国席。”

他说,马华能争取不少的国州议席上阵,再加上交换一些马来选区,马华还有可能赢回若干席次,改善现有处境。

靠拢国盟可互利

“虽然马华短期无法吸引华人票回流,但可以借助国盟的马来票,发挥一些作用。”

他说,对国盟而言,他们也需要一个比较有规模的华人政党,才能进入非土著的地盘,而且借助马华的加盟,可以调和国盟单一的马来人色彩。因此,对双方而言,合作实符合共同利益。”

视频推荐 :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