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悬念,彭亨州珍尼补选区由国阵候选人沙林以1万2650张多数票胜出,新常态中诞生的人选依然依据旧迹象,这是一场以卵击石的补选。

尽管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儿子里扎没有上阵,然而,沙林足以以压倒性的形式,压倒了不成气候的对手。

今次的补选没有了“改朝换代”气势的推波助澜,在没有反对党阵营的支持下,两名独立人士连按柜金都失去。

属纯马来选区

这是国盟政府成立以来第一场补选,今天的胜出是预料之事,这个一面倒的情况,与国内没有发生过任何重大课题及“抗疫”成功有一定的关系。

在珍尼区,华人与非马来选民的巴仙率不到2%,这里可谓是纯马来选民的战场,国盟政府的成立使到巫统与伊斯兰党结合,加上土团党在彭亨州的影响力不强,就促成了国阵候选人大胜的情况。

珍尼补选向来属于国阵强区,沙林的胜选不能完全反映人民对新任政府的公投,然而,多少也能反应出国阵与伊党结合起来的力量。这是未来的政局趋势,也是大马政治生态的新常态。

以独立人士身分出征的土团党珍尼区部署理主席东姑再努希山,在没有任何显赫靠山之下,得票仅1222,属意料的事。尤其选前,也是土团党主席的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已经宣布对国阵候选人的支持,已经让东姑再努的选情雪上加霜。

得票率微跌

上届大选国阵与伊党处于不同阵营,双方的得票率分别是60.78%及32.77%,在两大阵营的配合下,国阵的多数票虽然超过了上届大选,然而,以总得票率来算的话,沙林的得票率比上届巫伊总票数(93.54%)微跌了2.46%,只有91.08%,证明了沙林的个人魅力依然有待提升,胜选依然要牢靠阵营的力量。

另外,部落客苏克里陪太子读书,搞局失按柜金,原就预料中事。

以国阵在珍尼如此不可憾倒的地位,希盟不参与这次的补选,主要是面子输不起,与其所声称的疫情理由,其实没有直接关系。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