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7日讯)“当党已不需要我的服务,是时候我该走了。”

土著团结党前青年团团长赛沙迪针对该党委任副团长艾扎罗斯兰,取代他为新任青年团团长后,昨日在面簿发表其感触。

此外,他会撤回挑战土团党开除其党籍的民事诉讼。

“要把我在党内的角色拿走,就拿走吧!要丢掉我的党员编号,丢吧!我不会耽误大家。”

赛沙迪也是麻坡国会议员,他在贴文中注明,其党员编号是“000006”,他也是土团青的创办人。

“我知道所选择的道路不容易走,离大好的仕途太远。与我志同道合的人也将接受相同命运,被左右夹攻、遭开除或疏离。

一无所有到远征各州

对赛沙迪而言,土团青不仅是政治平台,组织里的成员也是家人,他在组织里取得经验和知识,非常值得。

他追溯在土团党和土团青奋斗的日子,永远记得土团青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后的每一个斗争经历。

“当时我们一无所有,从一个州属远征到另一个州,挨家挨户拜访选民,甚至在车里过夜。”

他说,当时土团青党员抱有一股改朝换代的精神,展望国家有更好的未来。

赛沙迪说,过去的日子内部尽管有争吵,但他不曾把纠纷带出会议室,保护好大家共同创造的土团青。

“土团党在开除我之后,也委任新的土团青团长。若你问我,我很卑微。我们在土团青里建立的关系不会断开。”

他说,最重要的是大家必须清楚,政党应该捍卫人民和保护国家,不是为了私利、保障前程和迈向荣华富贵之路的工具。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