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局动荡外资难适从/潘荣德

踏入6月份的大马,全国上下都在期盼着行动管控令解封后,是否能跨州最受瞩目,以恢复以往的商业及经济活动。

眼看我们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正在忙于考虑地方政府建议,以冻结发出新的售酒执照,我看发展商只能自救了,预计短期内也不会有什么新政策出台救市。

从我前几期的产业专栏中,我们已探讨了种种不同的课题,包括商场和酒店如何抗疫而行,大马房产如何稳中求进,危中寻机以及拟新政策吸引外资回流等,这期我想与大家探讨政治动荡,让外资该何去何从?

最近我与海外多个国家的房产各平台在线上交流及分享,大家都探讨了各自国家目前的房市。

无可否认,在疫情肆虐的冲击下,目前全球各国家房产投资正面临前所未有的低潮。

然而,他们都一致觉得大马处于一个非常不利于外资的窘境,偏偏在力抗疫情之际,国家政治却处于动荡,让很多外资落荒而逃,实属可惜!

掀开大马报章,几乎都是密密麻麻地报道有关密谋及推翻政府的新闻,看了令人惊心动魄,殊不知何时会爆发。
外资们只留下种种的揣测,担心目前的新政府也许不会维持很久,也许又会有政策上的变动。

新旧政府朝令夕改

外资马企叫苦连天

实际上,我国之前未能在中美贸易战中从中获利,反而因局势不稳定的当儿,让很多外资只能把目光锁定在泰国、越南及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

不得不提的是,上一届政府从2018年5月9号到今年的3月份,仅短短的1年10个月,又再次换了政府。

对外资来说,他们对前任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又爱又狠,非常戏剧化的内斗,留下无法收拾的残局。

新旧政府不断朝令夕改,不仅让外资无法适从,就连国内企业也只能叫苦连天。究竟大马的政治动荡何时能平息,以恢复外资对我国以往的信心呢?

各州政府各自为政,拉拢各自派系及精心布局,更是外资叹为观止!

国家政策最关键

以我个人看来,早期外资想到大马投资的询问很多,最热门就是投资房产。

当然当中还有好多处于观望的外资,如有些想申请第二家园,计划举家在大马生活,但等了一年之多,苦无消息,结果只能放弃这个想法。

另外,有很多海外投资者投资房产,所谓的6年固定租金回报率,结果也没法兑现,最终闹上法庭。

另一边厢,一些外资也非常积极向我询问在国内投入制造业领域的可行性,但外劳申请政策却收紧。

实际上,还有不计其数的外资询问包括投资教育业、建筑、零售业、智能家居生产、农业发展、绿色能源、物流厂房、航空、生态、健康医疗、种植业等等,这些都与国家政策息息相关,政府如何祭出更好的亲商及优惠政策,更是有待加强。

管控期产业销售受挫

根据国家房产信息中心(NAPIC),今年首季竣工及滞销的各类型产业价值,按年下降5.3%至189亿1000万令吉,而这期间仍有许多产业单位面市,而去年首季各类竣工及滞销产业总值为199亿6000万令吉。

我认为这数据在今年的第二季会更糟,主要是疫情及管控令在3月中旬后,很多产业活动及销售遭受重挫。

接下来的下半年,大家都对当前经济的沉疴痼疾都担心不已,再加上我国政局犹如计时炸弹,一触即发!

我想恳求我们的各政党派系,应顾全大局,以重振经济为前提,而不是让人民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错觉,让外资对我国失去信心,而导致我国经济继续往后退。

我们更希望是看到是万众一心,共渡时艰,如何在疫情后重拾光辉!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