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麦 穿太露 拍桌挥刀
明星如流星 从政有魔咒?

台湾政治史上有许多艺人从政的例子,右起张帝、叶启田、高金素梅、柯俊雄及余天。(网络图)

(台北1日讯)最近台湾民进党新北市党部主委余天,因不满民进党前发言人吴沛忆与女儿余筱萍同样参加台北市中正、万华区议员初选,在中执会怒飙民进党秘书长洪耀福,并在民进党主席蔡英文面前拍桌,引发轩然大波。

余天的惊天一怒不只是“爱女心切”的表现,其实也是一位父亲将自己对政治期许转移到女儿身上,盼借由女儿弥补自己“壮志未酬”的遗憾。



不过台湾政治史上有许多艺人从政的例子,不知是否隔行如隔山,从表演舞台转战政治舞台,能站稳脚步的并不多。多数都如流星一般,很快消失。

曾任立委的张帝虽被称为“史上最安静的艺人民代”,但每逢争议法案,总能以幽默化解紧张气氛。 (网络图)

●急智歌王张帝  立院最佳润滑剂

1989年国民党提名张帝参选台北市南区增额立委选举,成为首位当选立委的艺人。张帝外号“急智歌王”,问政理解力也强。不过,歌星从政“唱得比说得好听”,张帝虽被称为“史上最安静的艺人民代”,但他风趣亲和,每逢争议法案,张帝总能以幽默化解紧张气氛。

1992年,“华隆案”当事人翁大铭遭羁押,张帝提案修法,缩短羁押及审判期限,媒体批评不断。张帝同年寻求连任失利,黯然卸任。

叶启田以立委身分上电视,不少学生上前跟他要签名,他全都来者不拒,一一亲切替大家签名。(网络图)

●叶启田常被要求“唱首歌缓和气氛”



叶启田曾任第二届及第四届立委,他当立委的第一天就急于表现,不但首位报到,也是率先抢到麦克风发言。在立法院时,遇到朝野发生争执,总有人会建议他唱首歌缓和一下气氛,不过对于立委同僚曾要求唱歌,叶启田曾严肃地说,“要比拳头,到美国和阿里比,这不是唱歌的地方。”

有资深助理回忆,叶为求好表现,花大钱请台大教授撰写质询稿,但没想到上台照着念,还念错。此外,叶启田担任无党籍联盟召集人,成员包括翁大铭,叶因此被聘为华隆集团董事,被外界划为“华隆帮”立委。

1994年10月5日,检调人员侦办“洪福案”,叶也在现场关切;因不甘被指为“财团立委”,叶在立法院议场拿起小刀,猛刺自己左臂5刀,血溅国会。

之后叶连任失利,背债上亿元,一度想改卖鸡肉饭,边唱歌还债。不过3年后,他又惊险当选第四届立委,卸任后重回歌唱舞台。

2008年,叶启田公开替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马英九站台,还演唱竞选歌曲“台湾向前行”。

高金素梅当了17年艺人才从政当立委,她认为其实从政是一种意外。 (网络图)

●高金素梅五连霸立委 感情成焦点

继张帝、叶启田后,无党籍立委高金素梅也当选第四届立委,并挑战五连霸成功。高金素梅当了17年艺人才从政,她认为其实从政是一种意外,没想到至今艺人转战立委只有她站稳脚步,尤其深耕原住民议题,被视为原住民战神。

刚从艺人变身立委时,高金素梅并不习惯。投票时,她的套装内只穿贴身衣物,没想到一走进议场,所有男立委目光都转向她;领票时,议事人员都低头不敢看,所有镜头都对准她。此后,她穿衣风格舍弃“明星穿法”,一定会在套装内穿衬衫或衣服。

高金素梅的感情世界也受外界关注,2009年,高金素梅被周刊报道与已婚的前台北县副县长李鸿源相恋,李为此请辞,单身女立委的感情始终是焦点。

前立委柯俊雄影帝从政,塑造国军英雄形象,获得不少选票。 (网络图)

●柯俊雄英雄形象 号称“柯大帅”

柯俊雄因持有英属香港护照,曾于1996年报名参加香港临时立法会选举,理由是他认为香港临时立法会“不能没有中华民国的声音”,不过该次竞选未成功;2004年他空降新竹市参选第六届立委,引起政坛骚动,他经常到眷村发送“八百壮士”、“英烈千秋”等电影光碟,塑造国军英雄形象,获得不少选票。

柯俊雄质询时,曾问当时国防部长李杰有没有看过他演的电影:“你知道张自忠怎么死的?”李杰不假思索回答:“看过,但跟你今天的讲话不一样。”引来全场大笑。

2007年他争取连任,却在初选就败给吕学樟,未获国民党提名。他随即接受台湾农民党不分区立委提名,排名第二,但台湾农民党没有跨过得票门槛,柯俊雄终究未能重返立院。

余天在民进党主席蔡英文面前拍桌,引发轩然大波。 (网络图)

●余天想破连任魔咒 却成遗憾

余天是最近一位“天王级”艺人当立委,从政初衷来自父亲盼他光宗耀祖,即使老婆李亚萍反对,仍坚持走这条路。

他曾被民进党列入第八届不分区立委名单,却意外落马,无法连任成为心中的遗憾。随后民进党前主席游锡堃推荐他列入第九届不分区立委名单,时任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却有意将他列入“不安全名单”,他因此对政治感到绝望,放弃再任立委。

余天当年进入立法院,带着宝贝儿子余祥铨当特助,吸引不少镁光灯,尤其余祥铨也曾是艺人,所有行为都被放大检视,“放太松”的个性也替余天捅了不少娄子。

民进党资深助理回忆,当年余祥铨因为在立法院附近违规穿越马路被做成新闻,搞得所有立委及助理也人心惶惶,原本穿越马路算不了什么大事,但立委很怕也和余祥铨一样被抓小辫子,导致大家过马路前不是先看红绿灯,而是先看看周围有没有摄影机。

余天对政治充满热情,不过其实让他下定决心从政、选立委的动力,其实来自他父亲的期许,与他私交深厚的民进党立委高志鹏表示,余天一直都很希望能连任立委,因目前艺人转战立委的例子,除原住民之外,几乎没有人能连任两届,“他很想打破这个宿命,这是令他比较遗憾的事情。”

2015年底,民进党公布第九届不分区立委名单,近年为民进党辅选超过700场的余天没入列,令外界吃惊,余天也很失望,频说自己已经放弃政治,因再等4年他就71岁,“等不了那么久。”

不过余天嘴巴上说失望,心里还是很挺民进党,日前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到金门辅选,余天也随行,负责炒热气氛,友人都说,余天是老大哥的性格,对民进党永远有情有义。因此这次女儿余筱萍决定参选台北市中正、万华区议员,却突然出现“美女发言人”也决定投入同一区初选,党中央却没人知会他,他才会如此生气。

新闻来源:联合新闻网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