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

【视频】男子买二手橱柜 “附赠”70万现钞

(柏林21日讯)德国50岁男子海勒(Thomas Heller)热爱手作DIY,他在网拍平台eBay购入二手厨房橱柜,一打开却发现里头藏有15万欧元(约70万令吉)现钞。

警方接获报案后,很快找到钜款主人,这名91岁妇人搬入养老院之前,委讬孙子出清家具、卖掉房子,却漏了这笔私房钱。

海勒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以非常实惠的价格购入这套橱柜,原本“价格应该是300欧元(约1398令吉),但我们最终把价格降到240欧元(约1119令吉)”。

海勒收到商品后兴奋开箱,却发现2个奇怪信封,他打开第一个信封后,“好多100欧元的钞票看着我”,于是赶紧把橱柜搬去警局,在警员陪同下打开第二个信封,里面竟有更多现金。

警方发言人库奇塔(Astrid Kuchta)表示,2个信封“在家具内部藏得很好,很难被看见”。展开调查后,很快找到钜款主人,老妇孙子事后受访时坦言,他完全不知道这笔钱的存在。

根据德国法律,私自持有他人财产价值超过10欧元(约47令吉)将触犯侵占罪,最高面临3年有期徒刑。海勒因为拾金不昧获得3%奖金,也就是4500欧元(约2.1万令吉),但他并未透露将如何运用这笔钱。

新闻来源:ETtoday新闻云

反应

 

亚洲周刊专区

德国爆发堵路抗议 厚难民薄农民政府分裂

报道:黄宇翔、李婧梵

德国政府有意取消农业补贴,引发农民抗议,在多个城市发起“拖拉机队伍”封锁道路。肖尔茨政府在声援乌克兰战场与继续补贴农业问题上面对困境。

德国过去半年以来,示威连场,其中一场广受注目的,是自2024年1月延绵至今抗议取消农业补贴的示威,在1月初于全德各地爆发,最近在2月1日,欧洲的农民也在欧盟领导人会议上抗议,呼吁关注欧洲农民的利益,而不是允许乌克兰农产品在欧洲倾销。德国这波农民抗议的导火索,是2023年2月,德国政府宣布将从2024年1月起取消农用车辆汽车运输税减免,并取消农用柴油补贴,以实现财政上的开源节流。

此举招致了德国农业协会的严正抗议,并最终引发了为期一周的全国性的农民示威活动。德国有民调显示,超过60%的德国人支持示威,本来已内外交困的德国政府也因此更形分裂,社民党出身的总统施泰因迈尔更罕见地批评政府,认为政治人物应该多去农村看看实际情况,认为政府表现不力,呼吁政府对决策进行充分沟通,并对农民表示足够的重视。

补贴取消的根本原因最早还要追溯到去年11月德国最高法院的一项裁决。2023年11月15日,德国宪法法院宣判2021年第二次财政增补预算法案违宪,使得肖尔茨政府试图挪用尚未使用的、近600亿欧元(约3081亿令吉)的2021财年冠病疫情专项资金至“气候与转型基金(KTF)”的努力失败,由此不得不重新分配每个项目上的财政预算。与此同时,德国宪法中还有一项“债务刹车”机制,规定政府可承担的新债务不能超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35%。执政联盟中自由民主党(FDP)出身的财政部长林德纳据理力争要求执行6月就已经订下的下一个财年“债务刹车”计划,由此产生了约170亿左右的资金缺口。在这一背景下,德国政府决定开源节流。

来自社民党的德国总理肖尔茨不愿意削减社会福利,而绿党则提议砍掉那些助长“高排放”、与环保理念相悖的财政补贴。于是,德国农民长久以来享受的这两项农业补贴便不幸在列。

在1月8日当天,德国农民用拖拉机在全国发起示威,并封锁道路。笔者身处的哥廷根小镇实际上从7日开始就已经有示威活动,约20多辆农用拖拉机将哥廷根大学七君子广场前的主干道一侧全部占领。到了8日早上,7时左右已响起刺耳尖锐的喇叭声,望出窗外,才发现长长的拖拉机阵容沿着州道蜿蜒前进,哥廷根这样的小镇都有阵容庞大的示威队伍,全国大城市自然也是风起云涌,在首都柏林、第二大城市汉堡以及科隆等地,当天都出现拖拉机队伍,并封锁周遭通道,著名地标勃兰登堡门更在前一天夜晚已被农民占领。

德国的经济问题与政府的财政危机相伴随,自冠病疫情以及俄乌战争爆发以来,德国经济表现就不太好,2023全年德国GDP就下降约0.3%,是2023年唯一处于衰退的世界主要经济体,而根据德国著名的慕尼黑大学莱布尼兹伊福经济研究所的预计,在今年第一季德国经济还要再衰退0.2%。

援乌加重财政压力

直接引发财政危机的,还包括去年支援乌克兰的约40亿欧元,而且计划在今年增加一倍,达到80亿欧元,更要增加国防预算,与北约国家看齐,使得德国财政开支大增。与此同时,德国地方政府由于应对乌克兰难民、通胀的问题,地方财政赤字也急增,德国联邦统计局在去年底就公布统计,指出德国市县当局(不包括柏林、汉堡、不来梅三个城市州)出现了73亿欧元的财政赤字。而2022年上半年,赤字仅为16亿欧元,相当于一年为难民就花了57亿欧元。在公共财政方面,2023年上半年的支出同比增长了11%,但收入仅多出6%,同期财政赤字翻了一倍多,来到了760亿欧元。德国政府一方面大手花钱,一方面却砍农民那少得可怜的补贴,难免产生厚此薄彼之感。

更让农民不满的是,德国政府在这样的背景下,仍然承诺了将增加在应对难民危机以及支持国外战争方面的拨款,但却无视处于经济衰退、能源价值急升下生活日益穷苦的农民。尽管面对农民的庞大压力,但林德纳还是在1月15日面对柏林示威农民的公开讲话中直接表示:“我无法承诺从联邦预算中为你们提供更多的补助资金。”他坚持认为,近年来联邦德国政府债台高筑,基础设施建设与国防建设都急需资金,德国已经进入了全新的时期,每个人都应该开诚布公地讨论这些全新的任务。

林德纳这番发言毫不意外立刻引得现场嘘声四起,毕竟,砍掉农用车辆运输税与农业柴油补贴预计将为德国政府节省约10亿欧元的开支,对于林德纳预计170亿欧元资金缺口是杯水车薪,农业协会更是疾呼:“(节省)这10亿欧元会毁了德国农业!”

这些削减的补贴当中主要是针对农用柴油和机具车辆的税收优惠,柴油作为动力的农用车辆自然排放更多的温室气体,政府也通过削减针对农用柴油和机具车辆的税收优惠,逼迫农民转用绿能的机具车辆,然而如何资助或提供优惠刺激农民转用绿能的机具车辆,德国政府却没有全盘配套。另一边,德国农民为了生计向财政吃紧的德国政府示威的同时,导致本次财政预算危机导火线之一的“气候与转型基金”却毫发无伤。由于这一基金有自己的额外收入,且经年来颇有盈余,因此这项投资能够继续维持。

农业人口逐年递减

德国政府统计数据显示,自1950年开始,德国农业人口数量逐年减少,到了2024年已经降到了94万人左右,只占了德国人口总数的2%。在一个民选国家,从业人数下降代表着政治影响力减弱。

千禧年前后的一代德国年轻人更是对第一产业不以为意,“废除农业政策补贴,德国可以从其他国家进口粮食”的观点不乏支持者。

林德纳发言几日后,绿党出身的土耳其裔农业部长詹姆·奥兹德米尔代表联邦政府做出承诺,计划保留农用车辆运输税减免政策,而农机柴油补贴则不会马上取消,而是在未来逐步施行。这样的妥协显然并不能使农业协会满意,在野党如联盟党(CDU/CSU)和德国另类选择党(AfD)也借机造势,不仅发出声明表示将坚定支持农业协会的诉求,还对现任政府的治国能力提出了质疑。

在德国农业大州巴伐利亚,截至1月16日共有300多辆拖拉车参与了在州执政党基社盟(CSU)总部抗议联邦政府农业政策的示威活动。巴伐利亚州州长兼基社盟党主席马库斯·泽德、农业部长米夏艾拉·卡尼伯等党派高层则纷纷走上街头,与农民们对话。

泽德斥责财政部长林德纳的发言傲慢无礼,并呼吁“联邦政府不仅应当为单方面向农民施压道歉,还应该为德国农业出台更加公平的政策”。而另类选择党则更进一步,在联邦政府刚宣布取消农业补贴后当即公开了“农业即刻计划”。计划的第一条就是“农业能源补贴加倍”,第二条“不在没有补偿的情况下增收农用车辆税”,其三则是“立刻停止红绿灯政府和欧盟不负责任的环境政治”。该计划可谓是对政府的直接反击,尤其是最后一条直指本届左派执政联盟红绿灯政府不切实际地过度向环保倾斜,道出了很多农民们的心声。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另类选择党在2016年颁布的党派纲领中曾明确写到,其在总体上不支持任何农业补贴,取而代之的是应该更有竞争性的市场。因此,这个乍看之下十分契合农民诉求的“农业即刻计划”实际上可能自我矛盾重重,更像是AfD借本次全国农民抗议的东风又一次煽动民粹的政治作秀。

政府支持度27年新低

但无论在野的联盟党和另类选择党对本届德国联邦政府的指责是否只是政党倾轧,而财政部长林德纳对于当下德国经济形势进入新时期必须启动“债务刹车”的判断是否合理,都不能改变现在执政联盟在德国国内政事上的处境,一方面是CDU/CSU和AfD在2023年以来的民调中遥遥领先,另一方面则是选民对现任政府愈发不信任。

目前来自社民党的德国总理肖尔茨支持度已跌到19%,是1997年以来德国总理获得的最低分。德国联合政府在俄乌战争、能源危机以及难民问题尝试各方都讨好,平衡各方利益,但局面不容易维持,明年的财政缺口更没有着落,若无法填补,可能就要面对提早大选。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