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尔16日讯)在韩国号称“黑寡妇”的谋杀案嫌犯高宥贞,去年5月25日同意前夫姜某探视儿子,3人相约至济州岛旅游。

到达预定好的民宿后,疑似在前夫的食物里下安眠药唑吡坦(Zolpidem),趁儿子玩电动游戏时一举砍死前夫,将前夫分尸装袋后分别至民宿附近垃圾场、前往莞岛的渡轮,以及金浦市父亲持有住宅弃尸,至今警方仍未寻获姜男尸块踪迹。

高宥贞庭上屡屡宣称前夫趁探视儿子时性侵自己,出于自卫下才失手杀死对方。法院15日二审宣判,维持高宥贞一审无期徒刑。

高宥贞不满一审宣判结果提起上诉,光州高等法院济州第一刑事部15日召开二审,认为高宥贞犯下杀人、毁损与藏匿尸体等罪嫌,因而维持一审判决。

法官表示,“被告高宥贞利用儿女探视权引诱前夫、被害者姜某前往济州,在食物里下安眠药唑吡坦后将之残忍杀害,并毁损、藏匿尸体,其犯案过程经事前规划,非常具体;然而被告却一再否认犯案,声称是被害者欲性侵自己,才偶发犯案。因此,被告免不了受重刑严惩。”

另外,早在前夫姜某惨死前,高宥贞便与现任丈夫洪某住在清州。去年3月2日,洪某与其前妻所生的小孩在睡觉时突断气身亡,且棉被被发现有血迹。

当时洪某一度被警方认定为杀子凶手;不过洪某却反控,高宥贞曾在儿子与自己所食用的咖哩饭投入重剂安眠药,之后趁机压死与前妻生的儿子,再嫁祸给自己。

检方认为,高宥贞趁5岁继子睡着时压住其后背,亲手强压继子的后脑勺达10多分钟导致其窒息而死,加上杀害、分尸前夫姜某罪嫌,根本是悖离人伦的重度犯罪,向法官求处死刑。

杀人动机及证据不明确

针对洪某儿子的死亡疑云,二审法官认为高宥贞的杀人动机与证据并不明确,因此判高宥贞无罪。

根据韩联社,高宥贞戴着口罩、散发走入二审法庭,其身着淡绿色囚衣,左胸口袋插着一支发梳。

在长达1个多小时的审判过程中,高宥贞屡屡低着头,即便法官宣布维持一审“无期徒刑”之判决,也持续低头、不做任何反应。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