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

预计2019年建竣
安顺教育大学动工

安顺教育大学已进行填土及清理地段工程,建筑工程随即展开。

(安顺9日讯)耗资1亿5800万令吉的苏丹依德理斯教育大学安顺分校第一阶段工程正式展开,全部建筑工程预计可在2019年建竣后,迎来第一批1000名的学生。

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马袖强指出,占地80英亩,坐落在安顺曾吉容路4英里的安顺教育大学,本月1日开始展开42英亩的填土及土地清理工作,所有基设及建筑工程将在清芭工作完成后动工,预料3年内竣工。



耗资1亿5800万

马袖强今天在文告中透露,随着安顺教育大学3年后在安顺矗立,加上已设立的国立大学安顺分校、理科及社区学院及其他大学安顺分校等,安顺有希望可在2020年崛起成为区域教育中心。

“这不但有助于提高本区教育水平,也可促进下霹雳区特别是安顺市镇的经济成长。”

在安顺设立一所大学,是5·31安顺国席补选时,由时任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亲自宣布,马袖强胜选后,再宣布在安顺设立苏丹依德理斯教育大学分校。

获得政府拨款4000万令吉后,校方去年初以1200万令吉向私人机构公司,在安顺曾吉容路4英里,购买一块80英亩的地段,填土和清理地段的工程完成后,将耗资2800万令吉,在42英亩的地段上,兴建基本设施和建筑物。



大学内的多座建筑物和设备,预计耗资1亿1800万令吉,使到整个分校的注资高达1亿5800万令吉。

为各行业带来新发展——

安顺三民国中董事长·陈鸿基

安顺教育大学是安顺市镇发展的另一个新开始,大学投入服务后肯定将为各行各业带来新的发展气息,为开始迈入“死气沉沉”的经济活动,注入强心剂。

安顺教育大学属大型大学,开学后各行各业肯定将从中获益,周围商店也恢复活力,为改善市民生活及地方上的经济增长带来裨益。马袖强兑现补选承诺,安顺发展前途无量。

马袖强推动大型发展——

下霹雳中总会长·蔡金徠

安顺教育大学最终将发展为一所拥有5000名学生的大学分校,对安顺未来的发展获益不浅,这所大学的设立,肯定带旺安顺经济市场,刺激经济增长。

马袖强在补选中获胜后,已经连续展开多个安顺大型发展计划,其中包括教育大学安顺分校、耗资1亿9000万令吉的庞大治水计划,以及也是数以亿计令吉的西海岸海滨大道安顺收费站,凸显马袖强是一名诚实可靠的政治领袖,也大大提高安顺选民对他的信任与信心。

协助提高安顺知名度——

安顺三民第二校董事长·王立光

安顺教育大学的设立,将可带动整个下霹雳区的教育发展,提高教育水平。这所大学将可能成为安顺市民学生深造的首选。

此外,也协助提高安顺市镇的知名度,打响安顺市镇的名堂,刺激下霹雳区经济发展。

反应
地方

疑是加重灾情因素之一 巴生淹水后“淹”垃圾

(巴生21日讯)雨量创纪录,巴生淹水又“淹”垃圾!

昨天巴生水灾肇因虽是创下历史新高降雨量,及涨潮所致,惟巴生人乱丢垃圾和非法违建的“老问题”,不排除是加重灾情加重的因素之一,水灾时许多新旧垃圾被“冲”上来,违章建筑也造成流水不通畅。

违章建筑影响排水

周三(20日)下午1时开始下起的大雨,直到9时许才消停,多地降雨量破百毫米,甘榜低洼地区水淹6呎,截止今早一共31名灾民送往疏散中心,灾后巴生也遍地垃圾。

巴生港口区州议员阿兹米佔巡视双溪奥水闸时,发现河面佈满垃圾,形同“垃圾河”,许多垃圾也堆在抽水泵,附近沟渠全都“淹”满垃圾。

他对此感到失望,希望巴生人能够改变乱丢垃圾恶习,因为这些垃圾都是来自巴生人自己,容易造成沟渠阻塞,一旦淹水也是自己受害。

“垃圾堆积在水闸,也容易导致水泵受损,一旦失灵无法排水。”

他说,雨季预料会延续到12月,加上屠妖节即将来临,希望水利灌溉局、公共工程局及巴生市议会继续採取一切必要行动,降低风险。

幸已建防洪池水闸

“尤其巴生港口属于沿海地带,很容易因涨潮和大雨造成水灾,所幸我于2018年开始,便已经着手采取一切防范措施,包括兴建双溪奥防洪池、3个新水闸、挖深河床等,并于今年5月完工,并在周三发挥效用,否则水灾可能更加严重。”

另外,中路区州议员法克鲁拉兹也说,中路一些灾区在水灾后,积水消退缓慢,除了垃圾问题,也有很多商店非法违建,导致影响排水顺畅。

“周三失常的降雨量,导致我的选区多地淹水,希望当局关注改进水灾问题,採取一切可能预防措施,避免居民下雨就提心吊胆。”

梁德志:降雨量创新高
商居勿当水灾“帮凶”

巴生大水灾,各地人民代议士也从晚到早,忙于慰问灾民、巡视防洪工程、派发食物、安顿灾民等。

梁德志于周四(21日)中午巡视双溪奥水闸后向媒体指出,周三的降雨量超乎意料,根据水利局汇报,降雨量比2012年巴生南区大水灾更高,相信已经创下巴生的新纪录。

他说,60毫米已经很高、100毫米肯定有地方水灾,但是周三不少地区超过100毫米,甚至达到130多毫米。

“刚好遇上涨潮,水闸门于傍晚5点45分关闭,直到晚上8时才开回。”

他说,其选区多地淹水,包括学校路、班村第3区、万津路、巴生港口、莫哈末雅敏路等,迄今有7户家庭、18名灾民迁入临时疏散中心。

另外,他也劝请商家和居民爱护环境,不要再乱丢垃圾和违建,避免成为水灾的“帮凶”。

垃圾虫罚款千元

“一些无良商家为了节省清洁成本,把许多垃圾丢入沟渠,造成阻塞,把痛苦建立在人民身上,我希望居民一起揪出这些不负责任者,拍下他们的恶行,一旦被抓到,不仅垃圾虫罚款1000令吉举报者也可以获得100令吉奖励。”

另外,圣淘沙区州议员古纳拉兹和双溪甘迪斯区州议员扎瓦威,也巡视灾区,并派发食物给受影响的居民。

谢秀:水位至少半尺
床褥轮胎冲上马路

巴生市议员谢秀指出,其负责地区的东古峇达路(Jalan Tengku Badar)和学校路(Jalan Sekolah)也严重淹水,估计水位至少半尺高。

她说,东古峇达路水淹马路,垃圾全都冲上来,可见垃圾问题非常严重,垃圾包括床褥、轮胎等大型垃圾。

“承包商其实每2周会清理当地交通灯处的垃圾一次,但是该路沟渠的垃圾却没有清理,加上一些商家违建遮盖沟渠,导致清理工作受阻。”

她说,他已经要求市议会指示承包商,该路一样需要两周清理一次。

“至于学校路也水淹半尺高,当地12间住家,有6间淹水,逃过水劫的住家,是因为之前已经筑起门槛防水,结果今次发挥效用,阻水入屋。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