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忍煤炭灰污染困扰
居民:还我干净环境

新闻特区:丹绒吉灵彭佳兰柏利吉

小孩手脚都沾染炭灰,担心影响健康。

(马六甲7日讯)丹绒吉灵彭佳兰柏利吉大约400至500户人家受煤炭灰污染困扰,近两个月情况更严重,让当地居民希望州政府能关注,并采取行动,还居民一个干净的环境。



当地居民曾在2017年,因囤积在码头的煤炭炭灰隨风飘到海上和甘榜污染环境,曾向国州议员投诉,州政府当时也拟定4方针解决问题,惟污染情况没改善,只好向前行动党领袖廖政光寻求协助。

运载煤炭灰的罗里经过的道路也很黑。

对此,廖政光表示,本身日前接获当地居民投诉,昨日已带他们到首长会客日,而首长官员昨日答应,将寻求政府各机构协助,解决该污染问题,还居民一个清洁的居住环境。

他希望甲州政府及相关单位能采取行动,严厉执法,同时也探讨该码头是否适合作为运载及存放煤炭灰地点,因为已影响附近居民的生活。

“该污染问题已存在两三年,但一直都没有任何解决方案,让当地居民不满。”

他希望州政府能以人民健康为主,尽快解决该问题。



刘女士:近两个月煤炭灰污染情况越来越严重,每日要做很多家务。

每日需抹地4次——居民●刘女士(74岁)

本身居住在当地已有50年,在过去半年受煤炭灰污染困扰,近2个月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只要运煤船抵达码头,住家四周就会出现灰层。

之前每天只需抹地两次,近两个月一天至少需抹4次,让家务一直做不停,非常累和生气。

本身以前有气喘,虽然已痊愈,但担心吸入该炭灰会影响身体健康。

我与家人的衣服都不敢晒在屋外,只好晒在房间;屋子的窗、桌子等都变成黑色。

3名年龄为2、7和10岁的孙子常在家,担心长久下去,会影响他们的健康。

丹绒吉灵乡村管理委员会代表3个星期前曾到住家了解情况,对方表示会给予赔偿。

我们希望的是家人健康生活,而不是要任何赔偿。

刘女士(右)和罗敏仪(左)向廖政光投诉深受煤炭灰污染困扰。

担心孩子吃炭灰——居民●罗敏仪(31岁)

2岁大的孩子还不懂事,担心孩子把沾染炭灰的手指放入嘴巴,影响孩子健康。

每天要使用任何物品前,都须重新清洗一次,同时运载煤炭灰的罗里经过的道路也很黑,希望有关当局能关注该事情。

当地居民曾在2017年,因囤积在码头的煤炭炭灰隨风飘到海上和甘榜污染环境,曾向国州议员投诉。

店内货物布满尘——杂货店业者●黄进安(45岁)

风向把煤炭灰吹向我的店,使到店内货物布满灰尘,只能进行清理工作。

据了解,之前附近马来居民曾向关税局作出投诉,但却没有下文。

铁花积满煤炭灰。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