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绒武雅居民曾多次向州政府提出反对兴建通讯塔的意愿。(档案照)

【居民反对通讯塔作业程序】

(槟城5日讯)社会主义前进阵线发起人之一蔡倡蔚认为,“居民反对通讯发射结构标准作业程序”,是在为难人民,打击人民投诉的意愿。



他强调,非政府组织向来扮演人民与政府之间沟通的桥梁角色,但州政府如今却推出上述程序,分明是在为难人民通过非政府组织提出反对。

长期跟进电讯塔课题的蔡倡蔚说,人民对通讯发射结构的知识不多,至少非政府组织有这类的专业人士,州政府设下标准作业程序如同否决非政府组织。

“行动党已经忘本了,他们都知道非政府组织协助人民提出反对,但是现在知道非政府组织有代表性后就怕了。”

他今日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如是表示。

槟州政府是通过槟州秘书署地方政府部推出“居民反对通讯发射结构标准作业程序”,在有关程序下,居民必须通过居民代表或共管机构提呈反对表格给以地方政府部为首的“居民反对调查委员会”,非政府组织或无权代表居民提出反对。



除外,在提呈反对电讯发射结构表格时,须附授权单位的技术证据,包括政府医院/诊所医生的健康报告、马来西亚全国专科医生注册的专科医生健康报告、马来西亚核能机构的辐射报告、公共工程局或授权公共工程师的结构安全报告、或大马矿物及地质局安全报告,否则一概不受理。

指条例有违民主

针对此蔡倡蔚指出,州政府列些种种条例,间接让非政府组织失去为人民提出反对的权力,这行为已有违民主社会的精神。

他提醒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对方在野时也曾与非政府组织站在同一阵线上,如今执政后却变了样。

“有权利时不为居民设想,更以发展和利益为由,与人民搞对抗。”

他表示,以往对槟首长都很仁慈,甚至抱有一线希望,但是如今在种种课题上,要求与对方见面时,总是无法见面会谈。

蔡倡蔚坦言,明白通讯塔的需求,本身也在使用智能手机,但是应该以人民的健康为重要。

他说,在面对州政府发展和人民须通讯的两难情况下,就交由当地居民决定是否应建电讯塔,须采取民主的方式。

他也不讳言,未来将继续与人民一起站出来反对。

社进两名发起人郑雨周(左起)、蔡倡蔚在2019年,趁着槟州立法议会召开第14届第2期第2次会议时,与曹观友“短暂”见面,提出诉求。(档案照)

“要出人命才来检讨?”

询及如何才可获得授权单位的技术证据时,蔡倡蔚表示,有少部分人对电池辐射敏感,若患者寻求医疗协助时,医生将会开出证明。

不过,至于本地是否有这类敏感体质的人则不清楚,但在外国是有此案例的。

“受辐射影响是不会立即显示出来的,需要长期才会发现,难道要等出人命时才来检讨吗?我们应该要依据世界卫生组织防范措施。”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