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低迷 增加成本
调涨最低薪冲击雇主

目前整个经济尚未复元,许多雇主仍在苦中经营。

(劳勿20日讯)彭亨州内华商领袖认为,目前经济低迷,1200令吉最低薪的调涨将为雇主带来成本压力,工商界或掀起裁员问题。

调整最低薪制对人民来说是件好事,惟最大受惠群体却是外劳。



华商领袖表示,目前整个经济气候尚未复元,许多雇主仍在苦中经营,调涨最低薪金,也只会雪上加霜,增加他们的压力。

他们认为,政府应该寻求方案,协助提高生产力和消费力,带动市场蓬勃发展后,才进行调整。

“调整最低薪金,肯定会引发连锁效应,雇主的成本增加了,就会转嫁予消费者,届时,又会是另一波的百货膨胀。”

外劳是工农业占最大的群体,他们也是调涨最低薪金制的最大受惠者。

外劳是最大受惠群

以彭亨州来说,外劳是农业和工业占最大的群体,他们也是调涨最低薪金制的最大受惠者。



华商领袖说,最低调整薪金制必须按部就班,不能仓促而成,这样会对雇主们造成冲击。

林锦胜

本地员工没有受惠——彭亨中华总商会会长●丹斯里林锦胜

人力资源部长必须考量清楚,无节制追随国际劳工机构(ILO)和其他民主人权组织的标准诉求,可以赢得一些全球化的赞许,也给人力资源部的作业表现单独加值加分,但是,本地员工没有受惠,本地雇主的负担更沉重。

国内57大城镇被纳入1200令吉月薪范围,牵连太过广泛,究竟人力资源部依据什么指南和原则做出取舍,商家民众有很多疑问。

这些社区城镇的本地雇员,一般其实已经享受超过1200令吉的月薪,最低薪金制的受惠对象,都是外劳。

人民都知道,外劳在本地谋生干活,都是过着俭省简单的生活,除了最基本的起居开销,剩余的工资一律汇寄回国。因此,外劳收入增加,不但没有惠及本地消费市场,反而增加外汇流失。

商会认为,抬高最低工资不能提高市场消费,没有利惠本地员工,反而外汇流失更多,打击本地雇主经商作业,完全违反本国民意诉求,应该撤销或展延落实。

林火莉

无助提高消费能力——而连突中华商会会长●拿督林火莉

最低薪金制的调整应视目前的经济发展水平而定。过去因为经济放缓,许多业者都在苦中营业,一些则裁退员工,节省开支,有者则以计时方式聘请。

如果以客观的角度来看,调整最低薪金是好事,但是这是否能为最低收入群,带来更多的帮助?是否,能够协助国家减低失业率?

即便没有最低薪金制,雇主也会视员工的表现,定期加薪。

我认为,调涨最低薪金并不会提高消费能力或刺激经济,这只会为人民增加生活成本,政府应该为人民寻求更多的就业机会,如招商引资,带来更多的发展。

叶家发

希望带来正面效应——淡马鲁燕窝商公会主席●拿督叶家发

最低薪金调涨或是正面的,但政府必须要先助人民开发更多的商机,减轻生活压力。1200令吉的最低薪金在许多地方已经实行。而雇主给员工加薪,会视他们的表现才定夺。

严格上来说,我们的经济并没有复苏,如今业者又要再度面对经商成本的经济负担与压力,日后肯定又会引发另一波的负面循环式经济效应。

不过,我希望这次的调整,会带来正面的效应。

以农业为例,外劳仍是业者们的最大帮手,他们的薪金,很多时候也是视表现而肯定,最低薪金制,会让他们受惠更多。

政府要设法改善和带动现有的经济圈,才是当务之急和措施。

蔡兆生

助国民提高生产率——劳勿中华商会会长●拿督斯里蔡兆生

调整后的最低薪金制,未来或引发裁员潮。尤其是目前已经处于百上加斤的中小型企业,营运成本的增加,将会让业者们有所选择,如减少雇用员工。

经济放缓,业者们的生产成本从未减轻,许多也仍在苦中经营。

如今再增加成本,将是苦上加苦。政府要振兴经济,不应仓促从调整最低薪金开始,而是寻求对策,为商民带来更多利商环境,协助业者降低经商成本,并招商引资开拓更多的商机。

政府需要做的是协助国民提高生产率与竞争力。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