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健年家被泼漆已向警方报案,左是他的母亲蒙金,中是庄培华。

(文冬24日讯)楼下神料商租约期满,关门结束营业,岂料店面今早却遭来泼漆,楼上业主怀疑租户欠债,引来大耳窿泼漆,今早除了向警方报案,也要求大耳窿别再干扰他的店屋,因为欠债者不是他,而是他的租户。

居住在玻璃口新村门牌P9的黎健年(52岁),在云顶梧桐再也一间餐馆担任厨师,一家大小包括年迈父母住在楼上,楼下则租给一名神料商。



他今午通过文冬社会工作者兼玻璃口雀友俱乐部秘书庄培华向记者说,他今日凌晨2时在睡梦中听到楼下卷门发出一阵巨响,不过却不以为意。

“我在清晨5时下楼准备去茶店吃早餐时,发现五脚基和店面卷门被泼满红漆,而悬挂着的神料商招牌也尽是红漆,后来也发现楼上母亲的卧房也有红漆。”

他意识到楼下神料商疑欠债,引来大耳楼追债泼漆,但他认为,他与神料商只是屋主与租户的关系,自租约满后,神料商已不知所踪,因此他希望大耳窿不要干扰他的家人,因为此事与他无关。他也促请神料商出面澄清,或与大耳窿寻求解决。

店面卷门和招牌尽是红漆。

租户从不欠租店主母亲惊愕欠债

黎健年的年迈母亲蒙金(70多岁)也说,该店是他的丈夫名下产业,是玻璃口新村于16年前发生大火后,在政府重建家园计划下所分配到的一间双层排屋。



她说,神料商向他们租店3年,每月租金600令吉,从不欠租,生意兴隆,这次疑欠债,令她惊愕。

庄培华也表示,在本月11日旧玻璃口新村也发生另一起泼漆案,即弟欠债,祖屋遭泼漆,令为兄者懊恼不己。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