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问题日益严重
独居老人需要关注

小甘密老人院因空间小,只能收留容纳20名孤老。

(芙蓉28日讯)人口老化及面对孩子弃养,以致社会孤老问题愈见严重,老年人的晚年甚是凄凉,需要社会的关注!

近年来最常见的是独居老人生病在家,多日来没外出才被居民揭发卧病在床,甚至是在家猝死多月后才被发现,独居老人被入屋爆窃致死案也频频发生,有者更是因没钱或者行动不良而挨饿,晚年凄凉。



最近芙蓉14楼组屋更发生患有精神病的独居老妇,相信是忘了服药,从12楼处将家中物品从高空抛下的危险情况,不久前柔佛也有一名独居老妇毙命在组屋单位近3个月,被发现时,尸体已腐化成白骨。

独居老人所引发的社会问题日益严重,特别是在小城市或乡区地方,许多年轻人离乡背井工作,在家乡就只有老人。

独居老人因没有对象分享及抒发情绪,性格变得怪癖,甚至患有精神病或失智症,每当生病或病发皆没有家人在身旁照顾。

为降低老人问题,罗白州选区近期也效仿香港义工模式,成立“爱心义工”团,为区内孤老登记,进而掌握及了解孤老的概况,适当地提供援助。

这个由罗白州议员周世扬为首的义工团,定期展开家访,依据孤老个别需要,携带物资探访孤老。



小甘密日间关怀中心定期举办健康检查活动,为长者检查身体及牙齿。

老人院助解决问题

其实老人院或是乐龄日间活动中心,也有助于解决老人所面对的问题,因为寄居在老人院或安老院,饮食起居至少获得照顾,惟入住老人院的基本条件是没有家庭的孤老,而安老院则是需要付费。

乐龄日间活动中心,其实是长者休闲及打发时间的好去处,可以让老人在日间一起活动,晚上则各自回家,不过这类的活动中心并不多。

周世扬(左)巡视选区时,发现独居生病老人,马上联络医院及送往治疗。

周世扬(罗白区州议员):爱心义工团每月2次家访

其实在罗白一带,有许多60至70岁的长者,还有独居老人,所以成立爱心义工团,为罗白区内的孤老登记,通过表格填写方式掌握及了解健康及家庭背景。

义工每月会展开2次家访工作,在慰问关心之际,了解他们的生活近况。

义工团也会依据孤老个别需要,携带物资探访孤老,若热心人士要捐献物资可联络我。

目前已正筹组暂时命名为“爱心义工”的团队,而已登记的孤老已有百余人,所以至少要有招募30名以上的义工。这是一项长远工作,希望通过社会热心人士协助及提供意见,以做得更好。

近期,我也在选区发现独居老人生病5天没外出,最终邻居发现卧病在家,事后我们也招来救护车将老人送院治疗。

若遇到老人没能力独自生活,我们都会安排他们入住老人院。

我也曾提议在罗白区设立日间关怀中心,却因亚沙国会已有活动中心而没能设立,不过我们会与部长及局长商讨反映,据需要安排设立日间活动中心。

罗白州选区成立的“爱心义工”团为区内孤老登记,进而掌握及了解孤老的家庭背景。

庄丽珍(大马福利协会芙蓉分会(小甘密老人院)负责人):老人院空间有限

小甘密老人院属于非营利机构,主要收留没有家庭的孤老,以便孤苦伶仃的老人有固定的住所及三餐温饱,最重要是有人照顾,为他们安排定期身体检查。

由于老人院空间有限只能接受男女孤老各10人,老人院靠热心人士捐助维持,而孤老们也有向福利局申请每月350令吉的乐龄人士援助金,加上有时有些单位叩访,老人们也有零用钱购买自己喜欢的物品,或到新村茶室喝茶。

欠缺互动聊天对象

每逢佳节尤其是新年都会有很多热心人士到访老人院,老人院也不缺物资捐助,唯独欠缺互动聊天的对象。长者也需要社会人士的关怀、尊重、安慰、开解和分享,以便他们的晚年不会感到寂寞。

现今社会年轻人忙于打拼,家中长辈常被忽略,有者甚至不愿与长辈同住,让他们成为独居老人,这也导致长者变得孤僻,久而久之有怪癖、患有精神病或失智症。

不过,老年人也该要计划退休生活,避免成为孤僻老人;随着我国的人口老化,福利局应正视,计划也各区设立日间活动中心,让长者参与活动,有精神寄托。

建议华团组织也该配合多举办孝亲敬老活动,以灌输年轻人孝道及感恩之心。

赖秋兰(小甘密日间关怀中心负责人):日间关怀中心活动多

小甘密日间关怀中心于2002年成立,至今已经有17年,目前会员人数有300余人,惟活跃的会员只有50人左右。

凡60岁大马公民即可成为我们的会员,惟必须先登记成为中心的会员,基于过去很多会员加入后,甚少到来参与活动,所以我们会观察新会员一周,确认他们会前来活动中心,才批准成为会员。参与活动中心者以女性居多,主要是妇女懂得分配时间参与各项活动。

活动中心营运时间为每周一至周五,早上8时至下午5时,早上时段有晨运活动,过后还有卡拉OK、健康讲座会、身体检查及一日游等。

黄荣发

黄荣发(70岁):将老人院当成家

我原是在柔佛州工作,但是10余年前因为血压突然飙高,医生叮嘱要休养,因我未成家,所以回来芙蓉后随即申请入住小甘密老人院,至今已有10年。

老人院这边也有医护人员监督留意我的血压情况,加上适当运动,高血压情况最终受到控制;过后我每天坚持运动,并带领同伴们一起晨运。

在老人院我认识了很多朋友,加上这里有许多活动如卡拉OK、健康讲座等供老人参与,透过活动也让我们展现了才艺,我早已习惯这里的生活,如今我已将老人院当成家。

8旬的李胜善用老人院空地种植,让悠闲生活找到精神寄托。

李胜(81岁):栽种蔬菜成精神寄托

我未入住老人院前,是茶室的泡茶头手,过后因为年纪大退休,经当时的老板介绍申请进入老人院,如今入住老人院至今已有9年。

院方允许我栽种蔬菜,现阶段种菜成为我的精神寄托,目前我在老人院范围空地种植了6种蔬菜,除了供老人们吃外,剩下的皆会售卖予村民,以赚取购买蔬菜种子和肥料的花费。

在老人院至少还有其他朋友,还有许多活动,所以不会寂寞;不过我们还是希望有民众及学生到来拜访,与我们聊聊天。

李金梅

李金梅(78岁):参与许多乐龄活动

未退休前,我是售卖咖哩面的小贩,退休后独居,过后就申请进入小甘密老人院。我居住在老人院已有7年,也参与许多乐龄活动,精神有寄托。

每逢佳节,尤其是新年都会有很多热心人士拜访我们,为我们生活增添欢乐。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