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加末15日讯)为逼迫青年还债,新加坡大耳窿跨国入境大马到昔加末泼漆,令青年的父母陷入崩溃边缘。

青年的56岁母亲温女士指出,其26岁幼子盛康良在新加坡电子厂上班,并于今年1月至10月无数次向新加坡大耳窿借贷,债务是还了一次又一次。



温女士说,一开始儿子借了300新元(约900令吉),后来还了450新元(约1350令吉),大耳窿却声称汇错户头,原本儿子不打算理会,但大耳窿出招在网络抹黑,经过谈判后,儿子额外偿还600新元(约1800令吉)解围。

温女士不堪数次被大耳窿追债骚扰,向记者出示报案书,并宣布与幼子脱离母子关系。

丢3次红漆恐吓

她坦言,她与儿子分别在昔加末和新加坡报警,大耳窿到住家丢了3次红漆恐吓,儿子害怕,就应大耳窿的要求,再付1200新元(约3600令吉)还清债务。

“自从昔加末住家被泼漆,就安装闭路电视,我和丈夫两人每晚轮流看守,担心大耳窿找上门。”

她也因此而担心得吃不下,睡不着,精神已濒临崩溃,曾萌生轻生念头,所幸孩子们极力劝阻。



祸不单行的是,她们在今年9月遇到诈骗事件,大耳窿向女儿追债,女儿因害怕而给了3000新元(约9000令吉),但幼子辩称与自己无关,没有借贷。

温女士在昔加末住家,遭大耳窿丢红漆弹。

盼勿上门骚扰

“为了避开大耳窿,我们已到处借宿,希望大耳窿不要再上门骚扰。”

她透露,家人早前已劝她和幼子脱离关系,惟她不忍心,而且幼子也恳求她,并承诺会悔改,可是借债问题一再发生。如今丈夫患上前列腺癌症,目前无业,等动手术,她已无能为力,决定与幼子脱离关系。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