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2月起承包 减经济负担
毛孩避风港捉流浪狗

张聒翔(左二起)从杨千篁接过备忘录,左为何永铧,左四起为萧开文和吴健南。

(芙蓉4日讯)州政府于明年2月将抓捕流浪狗的承包商合约,颁予毛孩避风港(Furry Kids Safe Haven)的非政府组织成立的公司,让该组织负责拯救更多流浪狗,也让该组织获得抓狗赏金。

森州行政议员张聒翔今日证实上述消息;他说,州政府与该组织达致协议,在明年1月抓狗承包商合约满期后,芙蓉市议会将抓捕准证颁予该组织。



“根据合约,每抓捕一只流浪狗,市议会给予58至60令吉的赏金,在该组织成立的公司获颁抓狗合约后,就能帮助该组织减轻在拯救、结扎、照顾和喂食流浪狗的开销负担。”

张聒翔说,日前他与该组织对话并达成共识,州政府已在芙蓉找到一段面积逾一英亩的土地,并负责兴建安全屋(Shelter),预料2个月后建竣,并由该组织负责营运。

他今日接见森州救救狗狗委员会及爱狗人,及接领他们提呈的备忘录时发表上述谈话。

他坦承,目前芙蓉市议会位于嘉乐珍珠园的临时收容所暂时收留的流浪狗,无论是环境卫生和食物都差强人意,也违反标准作业程序,在毛孩避风港组织投诉后,市议会已承诺改善收容所的待遇,并允许该组织每日派出义工到收容所清洗和喂食。

长期计划建安全屋



“州政府的长期计划是批准土地及兴建永久流浪狗安全屋,交由该组织负责营运,我们相信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同时该组织获得政府的委托,日后有更好的平台向公众、企业募款,而政府会在未来2年举办更多活动让该组织增加收入,让流浪狗安全屋可以顺利运作。”

他表示,该组织每月需要4万令吉营运,而组织理事会和义工都有丰富经验,可以帮助州政府和市议会解决流浪狗问题。

他强调,根据房屋及地方政府部设定的抓捕流浪狗的标准作业程序,凡市议会抓捕流浪狗后3天,没有人来认领就会人道毁灭,但森州方面则没有进行人道毁灭,反而交给非政府组织。

询及抓捕流浪狗准证直接颁布给该组织所成立的公司是否违反公开招标的程序,张聒翔则表示,若抓捕流浪狗公开招标,毛孩避风港所成立的公司肯定选不上,但为了解决州内流浪狗问题,直接颁布给该组织是最好的途径。

张聒翔:不能立法强制狗结扎

张聒翔认为,现阶段不能立法强制市民要为流浪狗或宠物狗结扎,因将衍生更多问题。爱狗人士质疑政府和市议会的抓捕流浪狗行动,但政府亦面对市民的压力,批评政府无力应对花园住宅区出现流浪狗及威胁市民安全,州政府左右为难。

“不久之前有一名国营电视台的职员为了保护孩子而被狗咬伤,事后电视台职员到州政府大厦反映问题,并投诉州政府没有采取行动,因此我们接到投诉将会采取行动。”

他也公布数据,今年截至8月为止共接获1111宗投诉,并表示,这是继路灯失灵之后,森州接获第二多的投诉。

对于外州出现抓捕队虐狗事件。

他则保证,森州的承包商在抓捕流浪狗方面将遵照程序,若市民发现任何虐狗事件可向政府投诉。

吴健南:政府责任

不应推卸给非政府组织

森州救救狗狗委员会发起人吴健南律师认为,流浪狗是政府的责任,不应该把这个责任推卸到非政府组织。

他感谢张聒翔开放及民主的态度,愿意接受该委员会所提呈的备忘录,并接见他们。

他表示,根据房政部的标准作业程序第4.3条文,市议会有责任提供适合的地点安顿流浪狗,并提供食物给它们,根据日前传出市议会临时收容所环境卫生糟糕,流浪狗食物不足引发狗吃狗事件,明显已违反有关条例。

他也质疑抓捕流浪狗的承包商于今年首8个月抓捕168只狗,9月却抓捕207只狗,该承包商是否为了追求业绩或赚取市议会的钱而突然抓狗。

他说,尽管该委员会无法如愿获得允许进入市议会临时收容所,他们会继续扮演监督和施压角色。

马华森美兰联委会主席萧开文认为,政府的政策应该是抓捕和结扎,才能一劳永逸解决流浪狗问题。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