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保1日新)霹雳中医师公会顾问幸镜清表示,卫生部以西医药的角度驾驭中医中药的机制,使之乖离原有的传统医药轨道,致传统医药的发展急剧衰退。

幸镜清发文告指出,卫生部长拿督斯里祖基菲里5月4日,为第九届传统和辅助医药国际会议开幕礼后在记者会表示要抢攻全球市场加速传统草药发展,并指尽管我国的传统医药和草药产品年成长达15%,不过比起全球市场的增长,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部长说全球传统医药及草药产品收益高达1270亿美元(约5340亿令吉),成长率逾20%,意思是我国的传统医药和草药产品,比世界其他各国落后差距颇大。”

他质疑,传统医药及草药产品在我国市场衰退的情况,是否与前朝政府卫生部所设立诸多对中医药的严苛法令有关。

高效药物市场上消失

他指出,自从我国卫生部的中医药指南出炉后,许多应用百年的中草药禁止入药,因此许多高效的药物在市场上消失,也影响消费者对中草药疗效的信心。

他说,有不少药材店受到法令的影响而难以生存,原有民办的中医学院也因硬体设备的不足而禁止办学,法令也规定要理科生才能报读中医学院。



“法令之多,形成了一种扼杀中医药发展的杀手锏,传统医药又怎能有空间发展?”

对于卫生部长指该部总是陷入要如何在安全质量与功效,以及试验与认证速度之间取得平衡的困难,他指出,其实近半个世纪以来,传统医药的发展及其机制已逐渐走向系统化、制度化及科学化。

“所有经过中医学院受训五年毕业的正统中医师,在临床上使用药物是不必质疑安全问题的,否则世界卫生组织在今年5月28日,也不会在大会通过,将中医药纳入全球主流医药纲要。”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