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商委任村长遥遥无期
彭无村委会难申请拨款

无村委会状态,新村所面对的民生问题,一旦需要动用到拨款解决,暂时需要寻求其他部门协助。

(劳勿29日讯)无村委会状态,以致彭亨州内各华人新村迄今连最基本的民生问题,无论是修桥补路或是沟渠崩塌,都无法“名正言顺”向房屋及地方政府部申请。

其他州属新村发展官和村长等已经走马上任多时,惟独彭亨州却因为协商问题,以致各地华人新村村长的委任依然遥遥无期。



虽然房屋及地方政府已经在4月间相继委任了首批新村发展官,一些地区则有待宣布。

由于新村发展暨治安委员会(村委会)的组织仍然悬空,以致在面对没有平台和管道申请之际,国州议员必须绞尽脑汁,设法向其他部门申请拨款,以缓解问题。

国家改朝换代迄今已经逾一年,并于去年12月31日正式届满。但却因为彭亨州政府与中央政府不同盟,以致双方在委任事宜上,未能达到共识。

这个情况也造成,许多新村必须动用到拨款才能解决的各项“奇难杂症”民生问题,以及新村的发展建设,皆未能直接向房屋及地方政府部申请。

此外,村民在面对问题时,也因没有村长的平台而必须直接寻求国州议员的协助。这个情况也导致,国州议员的服务案例,也比以往剧增。为了不影响选民服务,行动党也通过各新村的党支部,作为接见选民的平台。必要时,也走入新村服务。



在面对求助个案时,国州议员服务中心也尽全力协助,确保地方民生问题不被耽误。

锺绍安(右)与劳勿区国会议员服务中心助理群定时开会,检讨各选区,包括新村地区的问题是否获得解决。

锺绍安:问题待纠正新村选民服务受影响

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部副部长机要秘书兼前任都赖区州议员锺绍安形容,现在新村的选民服务情况如同处于“半天吊”,没有村委会,中央未能对新村直接做出拨款。

他说,州与中央政府面对协商问题,继而影响地方上的选民服务,这些问题有必要纠正过来。

无论是州或中央政府,都必须以人民福利及地方发展为大方向,以协商精神拟定双方都能够接受的议案来处理。

他说,既然问题已经发生了,不同阵线的州与中央政府就需要主要在政策上改善,即从修改宪法上着手。

“现在的情况是,我们没有村委会的平台申请拨款,协助改善和解决村里所面对的民生问题,更不用谈发展。”

他说,州政府或可以考虑把新村发展暨治安委员会的管辖权限交予中央政府,让后者可以根据需求发放拨款,不要因为立场不同,而耽搁选区服务。

他表示,目前服务中心所收到的新村求助个案,若需要拨款解决的,则会通过其他平台,向别的部门申请。

让服务中心感到遗憾的是,由于新村尚未有村长的委任,以致影响了一些新村服务;而一般需要拨款维修的基本民生问题,也未能有平台对接。

行动党应需求,在一些选民服务上走入新村为民服务。
邹宇晖:各新村行动党支部领袖协助接投诉。

邹宇晖:国州议员没忽略新村民生

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表示,即使处于没有村长服务的空窗期,但国州议员并没有忽略新村的民生问题。

“州议员办公室有在各新村交待行动党的支部领袖,协助接投诉,并转交投诉予我们,我们再传达予各地方政府部门,以要求解决。”

他说,一旦新村发展官被委任,将能解决新村部分的民生问题。

“新村发展官由于隶属联邦政府委任,即将有定案,我们也已经呈上人选与房屋及地方政府部,相信很快就会有着落。”

他说,村委会隶属国阵掌控的彭亨州政府,目前也没有看到国阵州政府要委任村长的迹象,本身也已经要求彭亨州政府加速委任村长,好让村长能够配合新村发展官一起管理新村。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