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文其(左)由郑志文陪同召开记者会,宣布与长子脱离关系,长子所欠大耳窿债务与家人无关。

(新山17日讯)商人夫妇一年多前代长子还清约9万令吉债务,不料这名在新加坡当厨师的21岁长子再次欠下大耳窿债务,以致大耳窿上门骚扰,连累夫妇俩连日活在恐惧中,今日宣布与长子脱离关系。

长子目前也疑涉及邻国大耳窿案件而遭新国警方扣押在樟宜监狱,至今与父母失联。



来自新山的46岁商人蔡文其与妻子郑薇诗在马华淡杯新镇支会主席郑志文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讲述遭遇,希望大耳窿冤有头债有主,勿骚扰家人。

蔡文其说,长子蔡镇泓(洋名尼克,Nicky)在宽柔中学高三毕业后,无意升学或继承其生意,而受友人邀约从事殡仪配套销售员约一年半,期间欠下多组大耳窿债务。

“当时估计长子欠下20多组大耳窿,我们前后帮他还了约8万至9万令吉。”

他指出,长子开始工作时有向父母拿零用钱,经常夜归称需要应酬客户,也声称会向大耳窿借钱,欠债原因则是为友人做大耳窿债务的担保人,还有帮客户垫钱。

“我们夫妇俩在第一次协助长子还债后,有给他一次机会,他当时还向母亲下跪道歉和忏悔。”



夫妇俩过后决定让长子到新加坡发展和学习独立,长子找到一份餐馆厨师的工作,月薪约2400新元(折合约7200令吉)。

蔡镇泓疑涉及狮城阿窿案,目前被新国警方扣押在监狱。

料欠三组阿窿逾万

儿被捕押狮城监狱

蔡文其指出,他于本月6日晚上回家,发现大耳窿大字报贴在篱笆,上面有长子的身分证副本,指欠钱不还,他才方知长子又借钱。

“当晚我去报警,因为长子最后一次回家是8月初,也曾于8月27日致电我太太说,他的工作准证将到期,月底会回家,但之后开始失联。”

他说,两天后又有大耳窿上门丢了20多张长子的身分证和工作准证复印本,他陆续接到大耳窿来电和发信息,还有印裔也到其店讨债,估计长子欠了三组大耳窿至少1万5000令吉的债务。

“我们过后联系上长子的餐馆公司人事部,被告知长子于9月初,因为阿窿案在关卡被新加坡警方拘捕,送入监狱。”

蔡文其表示,也有大耳窿转述长子称借钱原因是父母要用钱,他夫妇俩目前希望大耳窿不要再骚扰一家人。

郑志文希望大耳窿勿向针对夫妇讨债,他们为了帮长子还债已花了不少积蓄,也希望与长子在外所欠一切债务撇清关系。

他呼吁警方关注此案,父母应监督与关注孩子,避免孩子误交损友。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