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家被贴大字报上锁泼漆
儿举债家人遭阿窿威胁

魏己酉出示报案纸,吁请阿窿不要骚扰和恐吓他及家人。

(东甲30日讯)儿子借贷后失联,父亲遭到阿窿逼债,包括收到骚扰和恐吓电话、住家被贴大字报,铁门被铁链上锁和泼红漆等。不堪阿窿骚扰的50岁事主魏己酉(载客司机),住在东甲武吉港脚,他担心一家老小生命受到危害,已向东甲警区报案。

此外,他希望通过媒体,吁请阿窿要追债就针对借贷者,不应牵连无辜的家人。



他说,他不知26岁的大儿子魏德祥为何借高利贷,究竟借了多少?欠下多少组高利贷?不过冤有头、债有主,儿子借钱不还是儿子的不对,这是儿子必须承担的责任,不应让家人背负债务。

魏己酉说,今年4月9日晚上11时许,住家出现2名陌生男子,并在门口张贴大字报,写着“欠钱还钱”,他因为感到害怕及担心一家老小的安危,连夜到东甲警局报案。

“大字报下面有一个联络电话号码,我和对方取得联络后,告诉对方钱若是儿子借的,要钱就去找儿子,并告诉对方已报警。”

惟事隔逾月,即本月19日晚上12时,身在外坡的魏己酉接到母亲的电话,说住家铁门被人用铁链和锁头锁住、泼红漆及张挂一个以纸皮箱写着的“欠钱还钱”和儿子的身分证和名字,留言附有一个联络电话号码及要偿还数额6500令吉。

铁栅门被泼红漆。(事主提供)

扬言放火烧屋



他于是联络一位亲戚,亲戚通过电话号码与相关阿窿取得联络,阿窿要事主替儿子还钱,否则放火烧屋,因为担心家人的安危,他第二度到警局备案。

哥哥欠债,弟弟也受累。  魏己酉说,在新山工作的小儿子(理发师)也难逃被阿窿骚扰和恐吓,他声称阿窿天天都到小儿子的工作地点询问大儿子的下落。

“一天至少2至3次,每一次都是不同人前往。”

他说,阿窿还恐吓小儿子要到其岳父母家搜查,看看大儿子有没有被他们匿藏在那里。他担心阿窿继续这样不停的骚扰和恐吓,小儿子会因此失去工作,还会引起小儿子与岳父母和妻子出现误会。

铁门被铁链和锁头锁上。(事主提供)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