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遗光环渐失色
霹争管理权救玲珑谷

(玲珑31日讯)世界遗产玲珑谷失色,霹州政府重修设施挽救危机!

顶着“世遗光环”,让玲珑居民一度对家乡的旅游业发展充满憧憬,盼借旅游业促进地方上的经济发展,寄望成为玲珑经济命脉,同时也吸引人口回流。



然而事与愿违,玲珑居民皆对过去7年来,玲珑谷遗址缺乏强而有力宣传,加上基建不足,甚至失修,让不少游客意兴阑珊,旅游业一直热不起,霹雳州政府也对国家文化遗产局没有一个良好管理模式发出微言。

遗产专员拿汀巴杜卡祖莱娜日前指出,因常年受忽略和缺乏照顾,玲珑谷遗址或会被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褫夺世界文化遗产名衔,令玲珑居民感到震惊与心痛。

旅游潜能无限

居民认为,玲珑谷遗址的旅游潜能无限,若政府亡羊补牢,及时完成修护工程,保住世遗名衔,接着再有系统地加强旅游宣传,例如霹州旅游局能够推出皇家柏仑热带雨林、玲珑谷世遗及霹雳王城江沙三地连贯的旅游配套,让它成为霹州受瞩目的旅游路线,那么,玲珑谷腾飞,将指日可待。

拥有超过一万年历史的“霹雳人骨骸”,您见过吗?它存放在玲珑谷考古博物馆供游客参观,为馆内的“镇馆之宝”噢!

拨50万设专门团队



遗址交霹公园局管理

为了更有效管理世界文化遗产玲珑谷,霹州政府将玲珑谷遗址交予霹州公园局管理,并拨款50万令吉设立专门团队及规划未来发展。

陈家兴指出,州政府将善用该笔拨款,提升及翻新两个遗址区域(Cluster)的基本建设,包括翻新通往考古遗址的步行道、重置遗址的解说牌、指路牌、照明设施、木板走廊等,同时也将委任霹雳州公园局作为管理该区域的单位,设立专门职位及规划今年发展项目。

他透露,有关拨款之前未曾有过,以致玲珑谷的管理及维护工作贫乏;玲珑谷之前一直是由国家文化遗产局发展,如今霹州政府会争取其管理权,再按步进行改善与发展工作。

他认为,玲珑谷遗址的旅游潜能无限,因此州政府将尽快完成修护工程,全力保住世遗名衔,也会推出旅游配套以便成为霹州受瞩目的旅游路线,吸引更多游客到访,带动玲珑周边行业,刺激上霹雳一带包括江沙、宜力经济成长。

要进入玲珑谷遗址洞穴的要道,已遭篱笆隔着,令游客止步。

亡羊补牢仍未晚

三地连贯可重振旅游

居民苦等多年,好不容易才在2012年6月30日盼到玲珑谷遗址,被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居民认为,玲珑谷遗址的旅游潜能无限,若政府亡羊补牢,及时完成修护工程,保住世遗名衔,接着再有系统地加强旅游宣传,例如霹州旅游局能够推出皇家柏仑热带雨林、玲珑谷世遗及霹雳王城江沙三地连贯的旅游配套,让它成为霹州受瞩目的旅游路线,那么,玲珑谷腾飞,将指日可待。

此告示牌阐述着国家遗产局于2013年批准兴建篱笆,保护洞穴,如今该牌已佈满蔓藤。

国家遗产局管理不当

霹政府拟重修基建

尽管玲珑谷被大家看成是霹雳州的旅游产品,也不会认为是中央政府的产品,然而与事实相反,它在国家遗产局的管理不当下,反而导致霹州政府须去承担这个责任,因此要求拿回来由霹雳州自己管理。

基于国家遗产局对拥有世界遗产名衔的玲珑谷缺乏良好的管理模式致基建远远落后,霹雳州政府唯有积极争取玲珑谷的部分管理权,并于今年重修当地的部分基设,致力化解玲珑谷随时遭褫夺世遗名衔的危机!

霹州政府除了将动用50万拨款全面改善、提升及修复多个考古遗址的基设,也献议由霹州森林公园全权管理。

掌管霹雳州旅游、艺术与文化的行政议员陈家兴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如此表示。

他说,玲珑谷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眨眼7年,其实从2012年起,不管是在拨款或行政管理等方面都是交由文化遗产局管理,而霹州政府只是通过旅游局去做行销、推广及办活动的工作。

他不否认,假若持续对这个旅游产品管理不当,或没有一个良好的管理模式,恐对它拥有这个世遗名衔出现危机。

陈家兴。

管理权限模糊

“霹州政府是在2018年政权更迭后,才获悉玲珑谷遗址面对管理权限模糊的问题。”

陈家兴日前前往考察后发现玲珑谷的基建设施远远落后,以致无法有效带动当地旅游促销。

“整个玲珑谷除了考古博物馆以外,还有多个分布在玲珑谷的古洞穴遗址和露天遗址,应有一个很好保管手法,当然也面对一些层面因素如土地拥有权问题需先处理,因为有些要去遗址地方须经过属于私人地或保留地(森林政府地)。”

他补充,霹州政府已在2019年年初与遗产局讨论,将管理权交给州去管理,现在旅游部与遗产局也同意了,但只是将部分交回给霹州政府,即日久失修、管理不当的玲珑谷遗址,而考古博物馆依然还是由遗产局管理。

旅游年关闭维修

考古博物馆难成卖点

既然是旅游卖点,为何偏偏选在旅游年才关闭?

玲珑谷考古博物馆在2017年的霹州旅游年时关闭!

2020年马来西亚旅游年,玲珑谷考古博物馆又将于3月关闭,让路给提升工程,这真是让人费解?

霹州行政议员陈家兴证实,该博物馆将今年3月间开始进行维修及提升工作而暂时性关闭,这也导致霹州旅游局未能将该博物馆列入2020大马旅游年的霹雳州主打旅游景点。

游客吃闭门羹

他说,该博物馆在2017年到2018年关闭让路提升工程,不久后又要再次关闭让路工程,无形中玲珑谷的促销活动又再一次被拖延,也造成州政府很大的困扰,也让我们感到懊恼。

他说,该博物馆曾在2017年恰好也是霹雳旅游年期间关闭,而旅游网站未有更新详情,造成一些游客因不知情,风尘仆仆前往玲珑谷考古博物馆却不得其门而入,引人诟病。

“今年关闭又是遇上旅游年,因此我们为免游客吃关门羹的历史重演,该博物馆并不被列入2020大马旅游年的霹雳州主打旅游景点。”

他强调,博物馆在玲珑谷考古遗址观光方面扮演要角,是观光玲珑谷考古遗址的起点,若游客有意前往玲珑谷的洞穴遗址,则必须先到博物馆参观“霹雳人骸骨”真身及相关的历史文物,如器皿、武器、石头等,再向向馆方索取洞穴遗址的资讯及路线。

4古洞穴3露天遗址

考古价值高

玲珑谷4个古洞穴遗址和3个露天遗址,极具考古价值,其可惜宣传缺力,甚少人知道。

4个洞穴遗址为直落哥拉瓦洞穴、老虎洞穴、霹雳人出土的昆仑隆都洞穴,以及卡江洞穴。

“3个露天遗址为哥打淡板、武吉爪哇和武吉布农,属于发现史前人类石器或打造石器地点。”

大门深锁基建破烂

这些遗址分布在霹雳河附近的2个区域,因为史前人类为生活靠河而居,只可惜,宣传不足,导致很多人并不知道可游玲珑谷遗址。

记者日前亲自到上述地区探索,4个洞穴遗址更是大门深锁,已遭篱笆隔着,基建破烂不堪。

令游客止步;露天遗址,如武吉爪哇的指示牌不足,容易让游客混淆。

莫笑容

缺乏强而有力宣传——商人●莫笑容

苦等多年好不容易才在2012年6月30日盼到玲珑谷遗址被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希望借此“世遗光环”,让玲珑的旅游业发光发热,变成玲珑经济命脉,也吸引人口回流。

然而事与愿违,过去7年来,玲珑谷遗址缺乏强而有力宣传,再加上基建不足,令不少游客意兴阑珊,旅游业一直热不起。

玲珑谷遗址的旅游潜能无限,若政府亡羊补牢,及时完成修护工程,保住世遗名衔,推出旅游配套,将成为霹州受瞩目的旅游路线。

朱锦江

昔日繁荣靠种烟草——商人●朱锦江

玲珑昔日靠种植烟草辉煌繁荣,几乎所有华人都与烟草有关,但是随着烟草无价,居民也纷纷转换码头或远离乡背井,导致人口不停外流,变成今日的“老人镇”。

如今,旅游业是玲珑反弹的唯一出路,希望借着世遗光环,让玲珑再次热起来;若是连世遗名衔都保不住,玲珑将会走向没落,不过他相信政府会倾尽全力捍卫玲珑谷世遗的名衔,毕竟,玲珑谷遗址要得到这项荣誉并不简单。

梁汉文

应速拨款修缮基设——小园主●梁汉文

当务之急政府应马上拨款修缮玲珑谷遗址的基本设施,确保玲珑谷遗址不会被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从世遗项目除名。

还要有规划地拟定一系列发展玲珑谷旅游的方案,逐步吸引更多游客到来,让玲珑谷成为霹州必到的旅游景点。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