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市议员建议改变乱脏形象
整顿后巷供食肆摆桌椅

斯嘉城早市前面店屋的食肆把桌椅摆在横巷。

(加影7日讯)店屋后巷乱脏臭,形成繁华商业区背后的丑态,市议员为了整顿后巷,向地方政府建议把后巷打造为食肆摆放桌椅的地点,让后巷更有用途。据《南洋商报》记者了解,在非主要出入口的后巷让食肆摆放桌椅,不但可增加地方政府的收入,也可避免后巷美化后无人看管,沦为非法丢垃圾的地点,又或者是被食肆霸占作为洗菜和煮炊的地方。

后巷空间虽然不大,但可让垃圾车或消防车通行,若把后巷辟为早市摆卖地点,会导致空间局限,因此也引起隐忧。无论如何,蕉赖斯嘉城(Segar Perdana)的后巷有整50尺宽,500尺长,可容纳约50档小贩,所以问题不大。



不过,根据条例,基于安全和卫生,后巷不能摆放任何阻碍物,因此斯嘉城早市在后巷摆卖仍属临时的摆卖地点,较早时,加影市议会也有计划搬迁该早市。

黎潍裮(左)指太子园商业区后巷已去除肮脏的面貌,早年后巷垃圾满布。

刘佳达:美化后需永续经营

加影市议员刘佳达受询时向本报记者说,后巷美化后需要永续经营,不能丢置一旁,要达到后巷干净的指标,就是能坐在后巷用餐。

“允许食肆把桌椅摆在后巷,除了增加地方政府的收入,也可以照顾后巷的清洁卫生。不过,在后巷摆放桌椅需要有时间限制,不可能全天候,即早上和晚上时段而已。”

他表示会要求市议会研究上述增加市议会收入的方案,除蕉赖双溪龙的后巷被食肆霸占作煮炊地点,肮脏和油渍满地外,鸿贸商业区的后巷也没妥当管理。



黎潍裮:后巷变清洁卫生

莲花苑州议员黎潍裮则表示,去年7月开始,积极改善太子园商业区和后巷的清洁卫生,2个月后看到成效,刻正探讨多项可行的方案,包括在后巷允许食肆摆放桌椅。

不过,他说落实该方案前会与当地商民讨论,以确定是否会影响当地的交通。

“若在早上时段,食肆桌椅的摆放不能超过上午11时,否则太阳高挂,非常晒。”

他说之前他们也探讨在后巷画壁画,惟因经费高及在后巷画壁画已经非常普遍,相信该方案无法落实。

黎潍裮说,除了整顿后巷,商业区堵塞和发臭的沟渠也已清理,不过,希望民众改变乱丢垃圾的恶习。

“我们在一些街道安装了闭路电视后,民众不敢再丢垃圾,反而把垃圾丢在没闭路电视的地方。”

他说,雪州政府没拟定方案如何改善后巷的清洁卫生,因此都取决于当地州议员如何改善后巷。

另外,他认为在斯嘉城后巷摆卖的早市没影响到车流量,小贩也注意卫生,因此应保留该早市以成为楷模,尤其是早市也能带动该地区的商业活动。

避免阳光暴晒,早市于上午11时30分就收档。

斯嘉城早市小贩公会主席·刘礎源

早市带动商业活动

早市方便居民买菜外,渐渐也形成一种文化,居民买菜后会到咖啡店用餐,进而带动当地的商业活动。

早市约有13年历史,有约有50档,上午7时开始营业至11时30分,我们只是在上午时段使用后巷空间。

若后巷的空间够大,是可以将之辟为早市的摆卖地点或跳蚤市场。

斯嘉城早市小贩公会副主席·吴秋彭

两旁摆卖无碍通车

后巷的空间够大,整50尺宽,两旁摆卖外,中间还可让车辆通行,并无发生交通混乱等问题。

小贩摆档后都会自行收拾垃圾,并把垃圾包成一包,由垃圾工友收拾,收档后,市议会也有人员来打扫,后巷的卫生处理得非常好。

独家报道/摄影:林海霞

反应
 
 

相关新闻

框得住

Teaser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