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席关丹中华总商会召开第5次特大的会员,全部举手一致通过将无故消失的条文,重新纳入章程。

(关丹10日讯)成立了116年的关丹中华总商会,昨晚召开特别会员大会,并在30分钟内顺畅地完成;出席的145位会员举手通过,将不知何故消失的章程条文,重新纳入章程内。

这是该会第71届理事会,前后召开的第5次特大。



会上唯一的议程为:“寻求本会通过要求社团注册局,允许本会将2段不知何故消失的章程条文,重新纳入章程内。”

据了解,由于有关消失的条文,是牵涉到理事会的选举条文,若不将它重新纳入,将导致未来无法进行选举新届理事会。(有关条文另录)

关丹中总第71届理事会的任期,将在明年届满,须在4月30日之前召开会员大会改选,选出第72届的理事会。

关丹中总这次特大,是在该会法律顾问拿督杜成顺陪同下,由会长拿督曾玟祯主持。

曾玟祯致词时说,这项特大是寻求通过要求社团注册局,允许该会将章程第2段,不知何故消失的条文重新纳入。



此外,在社团注册局的电子档案内的,英文章程条文出现了章程第8条文,后面的两段条文就是“理事会选举,及小组”,不知何故“被”消失。

中总会长曾玟祯(左)在法律顾问杜成顺陪同下,主持特大。

不重纳无法选举

他说,该理事会在努力寻求解决不果后,遵循社团注册局,于今年11月11日来函指示召开这项特大会议,寻求在会员特别大会中通过议决案,要求社团注册局,允许该会将有关存在已久的条文,重新纳入章程内,确保会务操作,顺畅进行。

他希望大家本着爱护商会,通过大会的唯一的议程,即“寻求本大会通过要求社团注册局,允许本会将2段不知何故消失的章程条文,重新纳入章程内”;否则,中总将无法举行选举。

“我们之前一共召开了4次特大,都是在解决上一届理事会所留下的问题,有人借题发挥,对我们进行种种的污蔑,及不实的指控,大事破坏商会及理事会的名声,不择手段,倒置是非,口口声声说爱护商会,可是另有企图。

“我们得到广大会员的谅解及支持下,还有不言退、有理智的理事们做我们的后盾,终于把事情解决了,要不然,百年中总可能毁在他们的手中。”

2重新纳入章程内容列出

有关中总章程第8条文与细则如下(重新纳入章程的内容):

理事会选举的事项

(a)理事会的任期为二年,其选举必须在选举年的4月30日以前完成。

(b)在31名理事中,其中28名必须通过选举产生,并以初选和复选两个阶段进行。另外3名理事则将由会长在复选过后立即作出委任。

(i)参加初选的会员必须先提名而后由会员大会中以秘密投票方式选出。如果提名参加初选的会员不足28名,则所有提名者当作自动中选论:而不足的理事人数得在会员大会中以提名方式和秘密投票选出。

(ii)中选的理事必须在大会结束后的10天内,以提名方式和秘密投票复选出理事会中的各职位。

(c)有关选举的筹备及执行工作必须由一个选举委员会负责进行。

(d)选举委员会委员必须由理事会委任。

小组

各组主任必须推选适当的会员(尽量不包括理事)充任各小组组员,惟小组人选需呈上给理事会通过接纳。理事会有权拒绝任何一名组员的委任。

关丹中总智囊团副主任姚德强,向会员报告,并详细阐明条文消失的来龙去脉。

【事件背景】电子档章程第八项消失

关丹中总于2018年8月12日特别会员大会(特大)修改章程条文,即理事会有权建议支付现金或派发礼物予会员,惟必须获得会员大会核准。而每一次发出予每一位会员的现金或礼物价值不可超过500令吉。

该会按正常操作将修改章程提交社团注册局,经社团注册局核实,批准了上述修改章程,没想到数月后才发现在社团注册局的电子档内属于该会章程第八项,两项有关理事会和小组委员会选举的条文从原文中消失。

该会之后成立调查小组为厘清事情的来龙去脉,理事会于2019年6月24日成立4人调查小组,以拿督林冈龙为首,组员包括徐逸亮、陈思宇及姚德强,以期找出疏漏的问题根源。

【主任小组调查报告】人为疏忽或技术错误

经小组与相关人员访谈和重新查看所有相关文件,得出此次疏漏是在上传修改章程条文于电子档案过程中,出现了文书排版上的疏漏,或技术上的错误所致,属于人为疏忽或技术错误。

(一)电子档案上传负责人可能疏忽,致使重要条文从章程原文中移除。

(二)在章程正式呈交与审核通过前,社团注册局官员没严格审批,也是章程疏漏事件形成的重要原因。

须召开特大解决

另一方面,该会曾于2019年11月5日,递交正式信函予注册局,表明该会是根据法律顾问的建议,重新递交。

在11月11日,注册局来函,告知该会要求重新呈交修正案待审批被拒,并指示该会须召开特别会员大会解决。

 至今在毫无其他选择和方法之下,该会立即着手准备召开特别会员大会,以尽快将遗失条文重新置入。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