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首相之前宣布的行动管控令里有不少模糊之处,不过,随着中央政府在3月18日通过宪报颁布2020年防范及管制传染性疾病(疫区内措施)条例,并针对必需服务厘清其性质之后,能够被列入必需服务的高楼管理员工,就只剩下保安人员与清洁工人。



在这种情况下,其他从事管理服务性质的员工,包括负责维修工作的职员,或者是外来的承包商,都是属于非必需服务的员工;除非有特殊需要展开紧急维修工作,否则,他们不应该在这段期间,从一个地方移动至另一个地方,进而为我国政府的防疫工作制造更多困扰。

由于许多高楼或商业大厦的管理,通常都是聘用第三方的管理公司来负责,因此,一些高楼的管理委员会在短期内,肯定无法接受关闭管理办公室的举措,包括让所有管理职员在家里工作的临时性安排。

不过,我们必须明白,这些管理职员,由于他们作为第一线员工之健康及性命安全;若这些在第一线服务之员工,因无可避免每天要接触不同的人而不幸“中招”,他们连带亦会影响到其他的业主或居民,进而在高密集的楼群内引发疫情失控的局面,届时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善用资讯科技利人惠己



根据2020年防范及管制传染性疾病(疫区内措施)条例第3(1)条款阐明,没有人可以在疫区内从一个地方移动至另一个地方,除非:(a)要执行任何官方职务;(b)要移动到根据第5条款所列明性质的建筑物;(c)要购买、供应或运送食品或日常必需品;(d)要寻求健保或医药服务;以及(e)任何经由总监所允许的其他特别目的。

至于第5条款则列明这些建筑物的性质,其一属于提供必需服务的建筑物;其二则是任何未提供必需服务却获总监书面批准的建筑物;其三则是所有提供食物供应链,或是以驶入柜台、外带或运送员方式提供饮食服务的建筑物。

任何人若违反这个条例将会面控,一旦罪名成立就会面对罚款不超过1000令吉、监禁不超过6个月或两者兼施;若是高楼管理公司或是管理委员会,执意要这些非提供必需服务的员工,毫无顾忌地从一个地方移动至另一个地方,他们亦可能会面对上述刑罚。

即使从事非必需服务之员工规定要在家工作,他们依然必须时刻跟业主或居民,或是跟管理委员会保持联系;一旦他们所管理的高楼出现紧急状况,例如停电、断水、排污管爆裂、火患或电梯出现故障,他们仍然有义务到现场协助解决难题。

总而言之,在这抗疫的非常时期,管理公司有必要采用非传统的作业方式,包括善用资讯科技之方便,通过鼓励业主网上转账缴付管理费,以及通过电邮或WhatsApp、Telegram或面簿群组等方式作投诉,要求管理层通过其能力及所掌握的渠道,来解决他们所面对的问题。

限制互访管制进出口

由于许多高楼都是属于高密集楼群,加上业主或居民都是24小时进出,若管理层没有采用良好的作业程序来阻遏疫情传播,其后果肯定是极具灾难性的。

这必须先从限制社交互访做起,减少让亲戚或朋友随意互访;若是家人之间的到访,则必须根据其特殊情况作个案判断及批准。至于一些有许多进出口的高楼,则可以考虑一些进出口,以达到单一进出口管制的成效。

所有人进出必须经过保安人员检测体温,一旦有人超过摄氏38度,则一律禁止他们进入其内。所有共用设施包括健身室、游泳池全面关闭,而电梯空间、楼梯扶手、服务柜台等要经常消毒,甚至还可考虑限制每个时候使用升降电梯的人数。

禁短期出租客入住

另一个最让人头痛的问题:管理层是否可以阻止外来人入住?由于一些业主将其产业非法转作短期出租或Airbnb民宿,但由于这些民宿未获地方政府所发出的营业执照,加上业者没有适当地消毒其空间,这往往会加剧病毒传染的情况。

尽管2020年防范及管制传染性疾病(疫区内措施)条例附表有阐明,酒店及住宿业属于必需服务,不过,这只是局限于有合法营业执照的酒店或商业住宿性质的业务,而不概括所有在高楼内的民宿或短期出租单位。

在这种情况下,管理层绝对有权力阻止任何民宿的住客登记入住,要求他们离开并转住进合法营业的酒店。或许,这种种情况难免会引发更多的纠纷或不满,不过,我们确实必须明白在这非常时期,确实有需采用非常手法来管理众人之事。

所有事情可以重来,就是生命不能重来!

200322a130a-page-001_noresize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