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了3个星期的行动管控令,我国的各行业已遭受前所未有的严重打击,整个市场跌宕起伏及房产也奄奄一息,令人不敢想象这场与病毒的博弈还要僵持几久!

实际上,我国目前的确诊人数还未处于最高点,死亡人数也不断上升,令人触目惊心!



有鉴于此,我预计这个管控令还会继续升级及延长,但我更担心的是大马房产是否可以继续撑下去?

在上一期,我与大家探讨疫情下的大马房产上下游行业,也得到很多读者非常正面的回响。然而在这期,我想给予政府在房产政策上的一些建议,在力抗疫情之际,务必重拾大马房产的光辉。

基于目前我国正禁止国人出入境,同时航空公司也停飞,外国投资的考察团只能无限期地搁置。

有时,令我非常矛盾的是,外资因个人需求而计划在我国置业,但往往因为不符合外国人购房的最低门槛,而让这些产业继续停滞,实属可惜!

柔州严重滞销应仿效



然而,政府可考虑将来可放宽外国人投资大马产业的条件,包括住宅及商业地产。

举例来说,若外国人购买吉隆坡房产的最低门槛,能从100万令吉降至60万令吉,相信此举必能让吉隆坡外围的区域如蕉赖或甲洞房产等受益,以及有助于清库存。

当然,冀望其他州属,如全国房产销售停滞之冠的柔佛州也能仿效此门槛,而并不是仅限于某些特定区域。

毕竟以目前疫情的迅速扩散的情况,即使疫情结束,预计至少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但房产做为我国的经济支柱之一却不能等,唯有考虑调低全马各州属的外国人投资门槛才是上策!

或暂废土著单位制

实则,政府可考虑以为期一年的时间,暂时废除土著保留单位制。

基于一些州政府不轻易批准开放滞销单位,因此土著保留单位的房产往往要拖上2到5年才能脱售,这更加剧目前国内房产销售停滞不前。

更令人震惊的是,一些州属的土著保留单位固打制更是高达整个房产项目的40至 60%,因此要清库存的确有难度。

至于土著保留单位在每个州属都持有不同标准,所以一般发展商若在建竣半年后仍无法售出就可释出市场,有者则以换地或换区方式,以释放未售出单位予非土著认购。

也就是说,售不出的土著单位,只能滞销一段时间后,可以通过申请开放给非土著,但条例也是应不同地方当局的规定而异。

有鉴于此,若能选择性地在几个外资投资较热门的州属如吉隆坡、柔佛、马六甲、槟城等暂废除土著保留单位政策,那肯定对我国房产的库存清理来说,将是另一道曙光!

豁免门牌及土地税

在当前的疫情虐肆及各行业面临严峻的情况下,许多业主及投资者都遭受生意上的亏损及资金周转不灵,甚至必须得解雇员工以及面临倒闭的窘境。

政府可考虑豁免今年物业的门牌及土地税,以减轻经济压力。据我了解,某些州属的门牌及土地税在今年就大幅度的增长,有者甚至高涨至300%,令人乍舌!

无可否认,冠病的爆发的确令人措手不及,人民面临生活拮据,若能将今年的门牌及土地税豁免,相信这比政府之前的经济振兴配套来得更加实际。

有句话说“有房子的人生叫启航,没房子的人生叫流浪”,但在疫情的冲击下,房子却成为我们自己最好的避风港!

而面对疫情呢?也许行业人应该开始意识到,在房产严峻的背后要如何创新和寻求机会,正所谓“山不转路转,路不转人转”,别无他计。

当务之急,我们只能沉着应战,待在家中便是给予我们伟大的前线人员最有力的支持。

下一期,我将继续探讨更多房产政策上的建议,以让政府作为参考。

潘荣德硕士, 大马房地产推广大使 Ronaldpua19@gmail.com
地产 |心德分享
潘荣德硕士, 大马房地产推广大使 Ronaldpua19@gmail.com
地产 |心德分享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