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城镇发展规划 陈清耀反转群楼

报道:洪诗迪;摄影:陈成发(或受访者提供)

看看自己的居住环境,有否发现,自己已被成群的高楼,重重地包围着?

对这样的“群楼攻击”,你又有怎样的想法?

作为建筑师的陈清耀,他就不乐见这样的现象,决定“反扑”!至于如何“反扑”?就是挑战现有的城镇,或房屋发展规划的指标。

陈清耀在建筑领域已有20余年的经验。2000年,他在马来西亚理科大学(USM)考获建筑学的学士学位和城市规划的硕士学位后,便投入不同的建筑公司服务。

2003年,他曾跟大学同学一起合创建筑公司。 

但在2010年,因有自己想实践的建筑理念,他便毅然离开,创建同名的建筑事务所“CY Chan Architect”。他所接做的建筑工程,种类极广,实际上他最感兴趣的却是住宅设计;当初会知道“陈清耀”这一号人物,也正因为他在这方面有一套挺特别的见解。

没错,正是前文提到的“反扑”,他将之称为“反转群楼”,这也是促使他单飞的最大推动力。

 

住宅如鸡肋

 

陈清耀接受《南洋商报》专访时直言不讳地说道:“对于很多的建筑师来说,住宅项目是犹如鸡肋般的存在。因为大部分发展商的要求很简单,只要房子能够卖就好,不需要太精美花俏,最好是同一款设计,能让他们在规定的时间内建出百间一样的。”

这样的住宅项目,他称之为“鸡肋”,因为弃之可惜,毕竟是能赚钱,却是食之无味,而且发挥空间有限,无法融入建筑师的设计理念,更别谈他们对人和环境的思考。对陈清耀来说,住宅是最基本的需要,所以在这方面他也做了很多的思考。

譬如在一个发展区,有上百或千间的住宅,全都是同一模样面貌时,他们就在想,人人都有不同的个性,要求也有很大不同,就像我们对自己的外观,所展现在外的一切,均会有不同的要求。但为何在购买房子时,却没有相应多的选择呢?

他认为,每个人的“差异性”都不应该只展现在外貌上,居住的环境也很重要,毕竟那是要花大量的时间居住在里头的地方,所以它更应该要有符合自己、一个个体的“独特性”存在。因此,应如何把住宅做出更加“多样化”而不是“单一性”的选择,就是他一直在积极地推广、努力追寻的目标。

量产塔楼模糊特征

那么,这样的现象又是由何因促成的呢?

在城市化的过程中,从乡村“迁移”到城市,可说是非常常见的现象。

如此现象也造成城市的人口以不自然的幅度飙升,特别在大马,因没有很积极地控制,导致人们对居住空间的需求量大幅上升。

陈清耀继续解释道:“在这种资源匮乏的情况下,人们就会以两种的都市模式来‘应急’,即‘单一性’的城镇发展,以及密集的塔状高楼(以下将简称塔楼);正因要解决庞大的需求问题,就得要量产,要做到量产的话,就必须精简,这是很直接的思考模式。

“另外,功利主义也有很大的关系。

人与环境应排第一

“其实从事着建筑设计,人和环境的价值应该要排在第一位才对。但有很多的发展商,经常都会把土地当成投机性的东西,所以人和环境的价值,通常都不被受重视,金钱会被摆在第一位。因此,才会有越来越多单一性,甚至是冷漠的建筑出现。”

可是,单一的设计、密集的塔楼,有何不好?当然,任何事都没有绝对的对错,但陈清耀认为,若长期居住在这样的环境,人们的特征就会慢慢地被模糊掉,同时也会慢慢地迷失自己,及失去对生活环境的想象和期待,当地的丰富文化和本土的生活形态也会被淹没;当中牵涉的,是非常广的范围。

所以他希望,人们能够意识到自己能有更多的选择,为何却没有给他们提供这样的选择?

他更想用实际的住宅项目来向发展商证明,你既能做到“不一样”又能兼顾赚钱,为何不做?

Cerdas Residence:排列独特风格各异

举例来说,于2015年建成,座落在加影的“Cerdas Residence”。

一般常见的排屋规划均是整齐地排列,从第一间到最后一间,全部都是一模一样的设计。

同样的户型、同样的尺寸、同样的外观,这样的社区就像迷宫,在单一的设计语言里,容易让人失去方向感;这也是现代的城市,常给人带来的挫折感。

陈清耀说:“大多数的土地规划,还没深入地思考设计理念,及人的生活形态前,就被小方块地切割成标准化的住宅单位了。面对这样的限制,我们能够做到的就只有透过内部设计的反转及外观的个性化,来达到个别住宅的‘差异性’了。”

没错,虽然说,它还是被限制在“方格”,但你却能明显地看出,每户都有不同的外观设计,以及独特的空间排列;最重要的是,即使是不一样的设计,还是得保持一样的风格,以维持它的“整体性”,同时也避免太过凌乱或不和谐的视觉效果。

O2 Residence:大量客制化融入大自然

在2017年建成,坐落在蒲种的“O2 Residence”就是陈清耀对塔楼的反扑。

在这里,他综合了两种原是相互矛盾的设计手法,那就是“量产”以及“个性化”的自由创作,呈现出“大量客制化”的概念。

正如前文提到的,现代的都市建筑几乎都被同质化、一栋栋重叠式和重覆性,不管是呈塔状、板状或块状的方形建筑,正在充斥着我们的城市,成了“群楼攻击”的普遍想象。

所谓的“大量客制化”的概念,其实就是能快速地响应市场的高需求量,做到“大规模生产”之余,还能够兼顾到居住空间的个体“差异性”,重点是——它还不贵。

所以,从外观看就会发现 “O2 Residence”的形状并不是常见很整齐的方块塔楼,而是6栋大楼,从形状、楼层、单位数量和空间规划等都各不相同;在这里,他还做了一项挑战,那就是“曲线”的设计。

陈清耀解释道:“我们经常看见的塔楼,几乎都是刚直线条,我一直都觉得,这样的线条不够‘自然’,它没有具体地表现出真实世界的流动性和自然环境的非线次序。

“你注意看,大自然中几乎所有的物体,它们都不是直线而是曲线的状态。

“而且啊!刚直的建筑立面,通常都跟丰富的内部环境缺乏直接的关系,当内部和外部呈分离状态时,就会让城市的面貌变得模糊和冷漠,直接一点来说就是缺乏人性。所以在这项目中,就尝试去突破,融入‘非线性’和‘不规律性’以丰富塔楼的立面。”

这样的设计,所体现出的是人工环境和自然生态的结合下,所呈现出的“生态建筑”的面貌。对陈清耀来说,人工环境和大自然的结合不只是一味地把相关的元素搬进来,建筑本身,其实也该要融合大自然的特色才对,即使在建造技术和价格上会有很大的挑战。

Shop Houses 2.0:店屋上建可负担屋

说到城市人口越来越密集的问题,陈清耀还有一个挺有趣的解决方案。

他说:“在城市化的过程中,我们最常见的现象就是有经济能力的人,会集中在城市,没有经济能力的就会不断地被边缘化。这样的‘非人性’现象,我非常不认同,资源是应该要共享的。”因此,中下阶层的人,就成了他们最关注的对象。

陈清耀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最首要解决的是土地不足和土地价格的问题;所以他特别规划出一个解决方案,就是在无需拆除重建的情况下,直接在现有的店屋上建可负担房屋,取名“Shop Houses 2.0”。

他说:“我们有很多老旧的店屋,若将它们都拆除,其实有一点可惜,倒不如把它们保存下来,善用顶部空间建造一个重叠性的住宅。这样做就能复活它们,赋予它们新的存在价值,将老街的概念给保留下来,还能解决居住环境的问题,可说是一举多得。”

让购屋者有更多选择

刚提到的,其实只是很基础的概念。

在陈清耀的设计中,还有不少值得探讨的部分,就像他说的,建筑设计涉及的元素非常多,不会只是“单一”的。

在解决人类居住环境的问题的同时,还得在商业原则的限制之下,展现建筑的精神,尝试整合经济原则的密集性、本土村落的特质和绿色建筑的永续性,甚至迎合个体上对差异性的需求等,但要把个性化的房子标准化、把标准化的居住环境个性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尤其,这样的突破仍有许多发展商都不敢尝试,对一般的群众来说,这更是一个较为新颖的概念;陈清耀强调,他们缺乏的,是一个更为有效的管道去教育群众,他们其实能够有怎样的选择和权利。

仔细去观察,你还会发现,很多的国家,要说很特别的设计,一般都是应用在公共建筑上,譬如说博物馆、图书馆或剧院等,住宅很难去破除固有的观念,即使是在发展快速的中国,情况也是一样。

一般上,即使是独特的设计也是应用在独立的住宅上,因为不需要顾虑到“量”的问题,所以就可以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神去做;可是,一旦接触到需要量产的建筑时,建筑师就很难打破定律,因为时间和预算是发展商最为考量的因素。

陈清耀说:“我相信,这是很多建筑师面对的共同问题,所谓的功利主义,对我们来说仍是很大的障碍。当然,我不是唯一试图想要去打破这样一个功利主义的经济结构的人,但这将会是一个长期的抗战。”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