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前国安顾问新书爆料
扯上中国土耳其

美国前国安顾问博尔顿(右)新书提到,他曾对总统特朗普(左)与专制领袖交好表达关切。

(纽约30日综合电)美国前国安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新书提到,他曾对总统特朗普与专制领袖交好表达关切。特朗普疑似干涉美方调查土耳其人民银行与制裁中国电信业者中兴通讯,在他面临国会弹劾之际引发关注。

《纽约时报》引述知情人士说法报道,博尔顿在即将出版的新书手稿提到,他曾向司法部长巴尔表达疑虑,巴尔回应表示特朗普干涉分别与土耳其、中国相关的案例:美国司法部对土耳其人民银行(Halkbank)发动的调查,以及特朗普解除制裁中兴通讯的决定。



司法部驳斥博尔顿说词,但多位民主党籍议员抓住机会,将上述两案当作新证据,指控特朗普运用总统职位图利自身与家族事业。

联邦参议员舒默说,美国政府许多成员都曾关切特朗普与独裁者往来,“特朗普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或其他人交谈时,究竟有没有牵扯财务利益?”

据报道,埃尔多安在2018年与2019年间,多次透过电话与当面交谈尝试说服特朗普运用个人权力,限制甚至逼司法部停止调查被控违反美国制裁伊朗措施的土耳其人民银行。为说服白宫与国务院,这家国营银行还聘请特朗普友人经营的游说公司打通关节。

2018年底,埃尔多安与特朗普通话结束后在土耳其向媒体表示,特朗普说“他会立即指示相关部长”关切此事。

土耳其此举形同请求美国总统施压司法部保护一家外国国营银行。土耳其人民银行代表去年受访时说,巴尔在美方与这家银行的和解协商中扮演吃重角色。



两造如和解,土耳其人民银行将可躲过美方刑事指控。就在土耳其游说看似可能成功时,土耳其去年10月入侵叙利亚,国际情势骤变,美方才以协助伊朗躲避经济制裁为由起诉土耳其人民银行。

在一些观察家眼中,特朗普2018年干涉美方制裁中兴通讯同样令人费解。

中兴通讯曾因违反美国制裁伊朗与朝鲜的贸易禁令而遭裁罚。美国商务部2018年4月以中兴未遵守此案和解协议为由,禁止美国厂商向中兴供应关键零组件7年。由于中兴通讯高度依赖美国供应链,这项禁令严重威胁中兴生存。

习近平之后与特朗普通话、替中兴通讯说情,促使特朗普改变心意。中兴通讯最后以10亿美元罚款、承诺改组高层人事、允许美方派员监督法令遵循事务,换得美方取消上述制裁措施。

特朗普放过中兴通讯一马的决定引发多位国会议员不满。他们认为此案涉及执法与国家安全,特朗普政府不应政策急转弯。

曾任美国财政部资深顾问、目前在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研修制裁政策的罗森柏格说,特朗普干涉做法很不寻常,并非华府常态,“他自己制定制裁政策,又以打乱美国轻重缓急与惊吓美国盟友的方式影响政策走向”。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