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研究:成功除病毒全球第3宗 骨髓移植治愈爱滋病患

(伦敦22日讯)德国一名53岁爱滋病患者,接受干细胞移植9年后,体内爱滋病毒已被清除,医疗团队认为有强烈证据显示他已治愈,相信是全球已知第3名爱滋病治愈者。

负责的国际医疗团队在英国医学期刊《自然》发表论文,将患者称为“杜塞尔多夫病人”,指他在2008年确诊爱滋病,两年后开始接受“抗逆转录病毒疗法”,即ART疗法,以降低病毒水平,但之后确诊急性骨髓性白血病,要接受化疗。

他到2013年在杜塞尔多夫大学接受骨髓移植,使用的造血干细胞,由是一名CCR5基因突变的女性捐赠。

病人5年前停止接受ART疗法,体内采集的组织及血液样本一直未再发现病毒,相信病毒已不具复制能力。

CCR5是人体免疫细胞表面的一种蛋白质,爱滋病病毒必须同CCR5结合才能引起感染。之前已有两人,包括“柏林病人”及“伦敦病人”,接受骨髓移植后相继获治愈。

反应

 

国际

3子女骨髓不匹配 盼找有缘人救血癌母

(新加坡18日讯)清洁阿嫂罹患血癌,三子女要捐骨髓救母却不匹配。女儿泣诉母亲在三周内瘦剩43公斤,眼睁睁看着母亲受苦却无能为力,期盼能找到合适的人捐赠骨髓救母亲。 

罹患血癌的梁瑞娟(59岁,清洁工),目前正在新加坡中央医院住院治疗。 

梁瑞娟的女儿王淑慧(30岁,家庭主妇)表示,母亲在确诊前已经病了两周,高烧不退,几次去诊所看医生也不见好转。 

“11月20日当天,哥哥到母亲家准备带他去祭拜父亲时,发现她神情憔悴,病得很严重,立刻带她到医院急诊室。结果一查才发现她的红细胞指标异常,经过一系列检查,确诊患上血癌,立刻被安排住院。” 

王淑慧说,自己和两个哥哥得知这个消息后顿时觉得晴天霹雳,想到母亲突然患上重病,一家人都情绪崩溃。 

“在过去三个礼拜,我每次去探望母亲时,她越来越憔悴,开朗爱笑的她,现在精神萎靡。一头浓密的头发也因为化疗掉光。最严重的时候,她只要吃点东西就上吐下泻,原本体重48公斤的她,如今瘦剩43公斤。” 

最令王淑慧痛苦的是,她只能眼睁睁看着母亲受苦,却丝毫无能为力。医生告诉三兄妹,他们的骨髓与母亲的匹配度只有50%,就算捐赠给母亲,也只暂缓病情,过后仍可能复发。目前最重要的,是找到适合的骨髓捐赠者,才能救下母亲。 

“我无法为她做些什么,只能在她面前假装乐观坚强,但是背后自己偷偷哭了很多次。” 

王淑慧希望有爱心人士能前来医院进行骨髓测试,祈祷母亲能找到有缘人捐赠骨髓。“医生告诉我们,2万个人中才会有一个合适的,我们知道概率很低,但还是不想放弃,我们不想失去母亲。” 

确诊当天是丈夫忌日 “不让孩子失去母亲” 

确诊当天是丈夫的10周年忌日,阿嫂发愿说:“我一定要活下去,不能让孩子们再失去母亲。” 

王淑慧告诉《联合晚报》记者,母亲在11月20日确诊罹患血癌当天,正是父亲去世10周年的忌日。 

“此前母亲一直强忍着不适,就是希望等到祭拜完父亲才去看医生。谁知当天二哥接母亲去祭拜父亲时,一见面就察觉她神色不对,到医院检查后确诊罹患血癌,因为情况危急当晚就住院了。” 

梁瑞娟说,在确诊罹患血癌后,她曾听到孩子们向护士长哭诉,说不想失去父亲后,又再失去母亲。 

“我怕孩子们难过,总是安慰他们说我没事。其实我一开始也是非常害怕的,觉得离死亡很近。可是,现在只要觉得疲累时,在化疗很不舒服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孩子们,就有了撑下去的力量。我一定要活下去,不让孩子们再失去母亲。” 

兄弟姐妹无法捐骨髓

阿嫂在家中排行老三,但兄弟姐妹4人无法捐赠骨髓,如今只能同时在当地和海外寻找合适的骨髓捐赠者。

王淑慧透露,母亲在家中排行老四,上有哥哥姐姐,下有两个妹妹。但舅舅阿姨们的年纪都大了,各自也有不同的情况,因此也无法捐赠骨髓给母亲。 

王淑慧说,“我们虽然有点难过,但我们不怪舅舅阿姨们,毕竟他们的年纪也大了,况且手术也存在风险。我们希望尽快找到合适的骨髓,所以除了在本地寻找外,目前也请医院同步在海外帮忙寻找相匹配的骨髓,虽然海外捐赠的手术费用至少要4万元(约12.4万令吉)起跳,但我们目前无法顾忌这么多了。” 

梁瑞娟表示自己还要住院至少一个月,每天的医药费开销庞大。“三个孩子没有稳定收入,大儿子是推销员、二儿子送餐,女儿没有工作还要养四个孩子。我虽然有一份保险,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