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法国通报首起猴痘病例

(巴黎20日讯)继欧洲多国和北美国家发现猴痘病例后,法国周五(5月20日)通报首起猴痘病例。

法国卫生部周五说,巴黎法兰西岛大区发现的首起猴痘病例,是一名29岁的男子,他近期没有从出现猴痘的国家回国。

比利时也发现首两起猴痘病例。当地媒体称,两名患者在不同城市确诊,但曾一起参加同一个派对,他们的病情都不严重。

此外,德国武装部队医疗部门周五透露,当地在周四发现了首起猴痘病例。

在这之前,英国、意大利、葡萄牙、瑞典、美国和加拿大已先后出现猴痘病例。

大多数猴痘(Monkeypox)病例发生在非洲西部和中部地区。这种疾病与天花相似,但症状较轻,初期症状包括发烧、头痛、肌肉酸痛、淋巴肿大、发冷和疲惫等。抗病毒药Tecovirimat(又称Tpoxx)可用于治疗猴痘。

反应
亚洲周刊专区

法国大罢工揭民意分歧 马克龙内外交困寻突破

报道:平浩东

法国爆发大罢工,抗议通胀飙升,要求退出北约及欧盟,左右势力蠢蠢欲动,出现反马克龙的政治联盟,马克龙则想透过新外交手段建立经济自主。

法国总工会组织的交通运输业大罢工,11月10日以巴黎为中心开始迅速延伸全国,巴黎的5条地铁线停运,30多个地铁站关闭,交通一度瘫痪,这也与当日在英国伦敦和9日在比利时、希腊的大罢工相呼应。此次法国交通运输业大罢工也被视为10月18日和10月27日法国跨行业罢工的延续。

连月以来,欧洲各国罢工潮汹涌袭来,一股“反通胀”、“抗议高能源价格”、“退出欧盟、北约”的思潮搅动了整个欧洲。

能源危机渗透民生

法国通胀率疯狂上涨至6.2%,经济几乎零增长,面对内忧外患的局面。能源危机渗透到民生领域,食品、手工制品价格急升,百姓叫苦连天。

法国不少的面包店、熟食店不堪烤箱和冷藏带来的高电价重负,只能涨价、减产,长达百年历史的巴黎一区面包老店倒闭。法国面包店电费支出平均增加了3倍,电力涨幅约15%,数百家面包店在10月25日以“面包店哀悼日”为口号,闭店一天以抗议电价上涨,其中洛林地区抗议最为激烈,众多洛林面包店全天关闭。

另外,房屋租金也在持续上涨,造成很多人可能无家可归,虽然法国有法例禁止房东于冬天赶走租客,但这政策也可能被松动。

马克龙政府也采取了一些措施应变,但短期效果并不明显。根据马克龙牵头的“法国核工业复兴计划”,传统能源企业转向新能源及光伏行业,政府提供120亿欧元(约565.6亿令吉)的企业补贴政策。

法商在中非投资能源

法国的能源结构以核电为主,但因历年来政策扯皮与管理不善,核电在能源危机中帮助不大,即使将来有核电重启计划的6座EPR级核反应堆,也要在明年才可补足电力缺口,但法国企业只要挺过“能源寒冬”就可避免欧洲工业空心化的外迁,还可抢占德国企业外迁中美后留下的市场份额。

有别于法国政府效率不足、动作缓慢,法国企业往往快人一步。能源巨头道达尔公司(全球第四大天然气生产公司以及第二大液化天然气运营商)CEO潘彦磊(Patrick Pouyanne)早早就嗅到了能源危机的风险,在7月份非洲大陆阳光最强烈的时候,就加紧在卢旺达等地布局太阳能发电等可再生能源项目,调整转型,后被《金融时报》誉为“新能源的乔布斯”。

而法国《回声报》报道,中国吉利汽车也与法国雷诺汽车成立合资公司,专攻混合动力与内燃机领域,双方借力布局欧洲市场,形成中欧新能源汽车合作新局面。

极端种族主义出现

近期法国政府允许非政府组织“地中海SOS”救助百余名“海洋维京号”海上移民,并从法国土伦登岸,法国乃至意大利的右翼党派以外来移民的“非法居留”罪责对马克龙政府猛烈攻击,内政部长则以人道主义原则回应。

在11月3日法国国民议会的一般性辩论上,来自左翼政党“不屈法兰西”的黑人议员比隆戈就“非洲难民前往欧洲避难一事”发言时,被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的白人议员富尔纳粗暴打断,这名白人议员还公然宣称让他“滚回非洲”,引起反弹。

强烈的种族主义和反移民倾向,使得现阶段法国政界躁动不安。法国总理波尔内对富尔纳予以谴责,虽然议会给予该名议员半个月禁止参会和减薪的惩罚,但这两件事情也折射出法国根深蒂固的移民问题和右翼极端主义抬头的现象。

在6月份法国国民议会大选后(共有577个席位),马克龙所在的中偏右执政联盟已经失去了绝对多数,只有250个席位,而偏左翼反对党生态和社会人民新联盟(包含法国共产党和“不屈法兰西”在内)占据151个席位,极右翼国民联盟占据89席,这两股强大的势力左右夹击,对马克龙政府形成了强大压力。

民间要求退出北约欧盟

当今欧洲和法国政界“脱欧”的分裂主义呼声与民间“退出欧盟、北约”的抗议持续不断,马克龙可谓是二战以来最难的法国总统。在近期的3场大罢工中,左右翼形成了事实上的联合,而且其中很多工会成员都有黄背心运动的案底,如果马克龙不能平衡处理好法国目前内外交困的现状,这个冬天总统被国会弹劾的情况也可能会出现。

马克龙这位有“小戴高乐”之称的年轻总统,近年颇有复兴法兰西大国荣光与重建欧洲的姿态。

历届的法国领导人继承了戴高乐的部分政治遗产,进而得以保持着独立的军事力量,这也使得马克龙获得在大国外交与军事领域腾挪的空间,不必完全受制于美国。

在今年夏季俄乌战争焦灼之时,马克龙就曾提出不要羞辱俄罗斯总统普丁,旨在为战后法国的外交政策留出腾挪空间。他在5月份就提出建立欧洲政治共同体的构想,而后10月此会议得以成功召开,大会发出“欧洲团结”的信号,这是欧洲为摆脱美国控制的一次宝贵尝试。

新闻来源:亚洲周刊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