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国南部弗龙蒂尼昂,“黄背心”示威者星期一设置路障,阻止卡车进入炼油厂。(欧新社)

(巴黎4日综合电)分析家认为法国近期的“黄背心”示威,折射了近年来国内中产阶级的困境,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许多欧洲邻国。

仅仅不到3周,“黄背心”运动持续升级,甚至被法媒称作“起义”。它不仅在法国国内引发巨大动荡,迫使总统马克龙临时召集内阁部长商讨对策,其“星星之火”还越过了国界,一路烧到了荷兰和比利时。



引发“黄背心”示威的主要原因,是近期法国油价飙升,以及马克龙2019年提高燃油税的计划。法国中产在经济不景气、政府加重税收的背景下,购买力下降而缺乏获得感,怒气正在寻找出口。

马克龙对气候变化高度关注,他鼓励民众购买电动车等更有利于环境的交通工具,并宣布2019年1月起上调燃油税,以减少法国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并为可再生能源投资提供资金。

政府宣布将投入5亿欧元(约23.6亿令吉),提供低收入家庭能源补助,调高清洁能源汽车购买补贴,补偿油价以及生活成本增加所导致的民众损失。

然而就在这一进程中,国际油价上涨,法国民众的购买力却没相应提高,油价一路飙升使依赖汽车的上班族颇为生气。

受法国示威影响,西班牙东北部的AP-7高速公路车龙达14公里,数千辆卡车受困。(欧新社)

家庭购买力降2081元



法国经济形势研究所11月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2008年至2016年期间,由于经济不景气,法国政府为防止贫富差距拉大而加大各种税费负担等因素,法国所有家庭年购买力平均下降440欧元(约2081令吉)。

分析家指出,从报告来看,最富有的5%家庭有能力承受收入下降,最贫穷的5%家庭则可享受各类补助,作为夹心层的中低产受到加税的冲击影响则是最大的。

法国市场调查机构易普索最新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四分之三的受访者认为,在马克龙的领导下,法国中产的税负相较于富人和穷人更多。

法国政治学家、政治创新基金会负责人多米尼克指出,此次“黄背心”示威反映出生活方式受到影响的中产,对于现状的不满。

在法国西南部的比亚里茨附近,路过车子的乘客鼓掌激励路旁的“黄背心”示威者。(美联社)

“黄背心”胜利  

法暂缓涨油价

法国连续三周来有无数人响应“黄背心”运动,上街抗议政府调涨燃油税影响民生,是法国巴黎50年来最火爆的示威。英国广播公司(BBC)今天报道,法国政府改变态度,决定暂停调涨燃油税。

已持续3 周的“黄背心”运动转趋暴力化,最近一次在上周六有13.6万人响应,巴黎凯旋门、罗浮宫等知名地标惨遭抗议民众喷漆破坏,全法有近190 处遭人纵火,造成至少263 伤412 人被捕,是法国巴黎50年来最火爆的示威。

这场黄背心运动,本来是为抗议油价高涨而起,然而油价回落至正常水平后,运动就演变成发泄对总统马克龙的不满,以及巴黎贫富不均等问题的起义。

不满示威者阻交通

网民组“红巾军”对抗

法国示威潮恐演变为市民对立格局,网络近几天发起“红巾”运动,旨在对抗“黄背心”示威者,特别是反抗黄背心的堵路活动。

社交网的“红巾军”刚发起,便有1万多人相应。他们指控黄背心的堵路行为侵害公民自由出行权利。

截至星期天,网上已有1万2000人宣布参加反黄背心的红巾运动。这个运动的发起人在网上宣布他们将采取和平行动,却没有透露具体的行动方案。

黄背心运动在全国多个地方堵路,封锁交通要道,阻碍公路运输和人们的出行,引发不满。现在这些不满的人组织起来进行对抗。

多辆卡车被阻止进入位于法国南部弗龙蒂尼昂的炼油厂。.

抗议者封路示威

加油站供油紧张

法国各地“黄背心”抗争人数3日仍有约1万人,法国西北部费尼斯戴尔、阿摩尔滨海省、莫尔比昂省海湾地区的加油站出现燃油供应紧张情况。

法国西北部布列塔尼地区的一些加油站开始要求顾客少加油。有的加油站只让加20或30欧元的燃油,3.5吨载重货车加油费不得超过200欧元。

据法国石油工业联合会报道,截至3日下午5时,全法国数百个油库中有5个油库因为抗议者阻塞交通,无法送油。

法国西北部布雷斯特公共设施工程队的人员身穿橙黄色背心堵路,不允许货车出入。

法国南部的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蓝色海岸大区一名“黄背心”协调员尚塔尔女士说,一些“黄背心”参与者也不同意封堵油库,但他们说服不了其他的抗议者。

巴黎香榭丽舍大街的凯旋门附近,上周六有车子被掀翻,并纵火焚烧。(欧新社)

见巴黎遭“战火”蹂躏

法国人与游客皆痛心

在“黄背心”示威酿暴乱后,法国本地人与外国游客都对巴黎沦为“战地”直呼痛心。

法国本地雇主帕斯卡表示,“黄背心”示威已陷入大混乱,“它没有统一代表和组织,各人就自己利益作出诉求,暴徒为破坏而破坏。”

他认为,马克龙政府不断要国民缴重税来还债,反映法国整个经济系统正在倒退。

对游客而言,他们更关心个人安危。巴西游客罗萨娜称:“巴黎虽有骚乱,但不影响自己的行程。在街上还是会谨慎一点。”

意大利游客伊利亚则说:“法国人有权示威表达诉求。不幸的是现今常常有人趁乱搞破坏,我主张和平示威,同时反对暴徒闹事。”

相关新闻:

【“黄背心”之乱】法国贫富差距拉大 马克龙罔顾民瘼?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