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1日讯)中国工程院院士、肺炎医疗与防控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锺南山说,新型冠状病毒目前跟SARS的凶险程度比要低一些。病死率现在是2.5%。

北京卫视《养生堂》31日“疫情防控特别节目”播出了锺南山院士的专访。从电视画面可以看出,这是一段在车上“插空”进行的访谈,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这段采访是1月30日晚,钟南山院士刚刚在北京开完会,在赶赴机场准备搭乘航班返回广州的路上进行的。锺南山院士结合当前形势,就最关心的此次疫情防控焦点问题,给出了他的答案。

锺南山

专访问答内容如下:

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如果出现了感冒发烧咳嗽要不要马上去医院?

锺南山:在这个非常时期,有发烧的应该去看,要去看是因为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主要的症状,恐怕还是发烧。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是全身疲劳,有一部分有干咳,干咳没有痰。假如有这些情况,确实要去发热门诊看,必要的时候做一个核酸的检测,我觉得还是应该的。

包括我的侄子,前天晚上也身体不适,我就要他去看看检测一下,核酸检测阴性,又做了一下流感,也是阴性,最后发现就是一个呼吸道合胞病毒。



假如说跟曾往返于武汉的亲戚有过联系的话,没发烧有全身乏力的状况也要做检测。假如有条件的话,没有症状也可以做检测。为什么呢?现在有部分人确实是早期没有症状,以至于随后出现发烧症状。

马上到返程高峰,老百姓比较关心我是一个普通人,但我接触到了这种肺炎患者使用的东西或者是触摸的东西,比如塑料袋、桌椅呀,这样有没有感染的可能?

锺南山:我想假如没有跟这个患者直接接触的历史,或者直接接触的话,光是他用过的东西摸过,一般不会传染。因为现在主要还是通过飞沫传染,另外值得注意的,就是粪便传染,这个比较多。但是你说他用过的东西你摸了一下,一般传染的概率很小。

值得欣慰的消息是很多患者已经出院了,想问这些患者他们有没有后遗症呢?

锺南山:到现在我没有发现有很明显的后遗症。治愈的可能以后会大量增加,这个疾病对确诊的病人,目前病死率是2.5%。我们现在还在想尽办法控制病情,主要是一些危重病人,就是加强对他的医疗跟生命支持。

很多老年朋友患有慢性疾病,需要到医院定期去拿药,如果家里没药了,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做,要不要去医院?

锺南山:最近发现老年患者一些基础病,包括糖尿病,受感染的概率会增加。假如必须要拿一些药的话,叫自己的孩子去拿可能更好一些。

跟SARS的凶险程度相比,您怎么看?

锺南山:目前跟SARS的凶险程度比,它低一些。

我知道您是刚刚从广州飞到北京,参加了一个国家级特别重要的会议。有更新的消息和我们分享吗?

锺南山:目前主要的战略还是两个,一个是早期发现病人,另一个是早期隔离,这是最原始也是最有效的办法。

我们比较关心您。看到您一直在忙碌奔波,不知道您每天休息多长时间?

锺南山:我休息还是可以的,我要保证中午稍微休息一下。

您一定要保重身体!前两天我们看到新闻报道,您的眼眶湿润了,能跟我们讲一讲吗?

锺南山:因为我觉得在武汉,我们的医务人员做得非常辛苦的,确实人们受到不明原因的病毒感染是非常压抑的。当时我在跟我很多学生交谈时,他们的心情也比较差,所以当我的学生写了一个信息来说,在外面的大街突然唱起国歌,唱到“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说明大家的士气已经起来了。所以我很感动,为什么呢?因为干任何事,包括对待危重症的传染病人,很重要的就是一个士气、精神,还有团结协作的力量,这个是必须要有的一个前提。

想问一下对于现在的情况,您有没有预判到什么时候能结束?

锺南山:我觉得今天给我一个很强烈的感觉,国家有非常强的群防群控的决心,而且进一步加强对这方面的措施。我希望不要出现一个像SARS那样在第三拨儿出现没有受限制的传播。现在已经采用极强的干预措施,目前看起来除了武汉以外,其他地方的大规模的暴发到现在我还没看见,所以起码我相信不会像SARS那样。

新闻来源:联合早报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