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防疫专家押谷仁表示,武汉肺炎很可能在日本大规模感染,在奥运开幕前结束可能性很低。(档案照)

(东京3日讯)曾协助中国因应SARS疫情的专家、东北大学教授押谷仁说,武汉肺炎很有可能在日本流行,且武汉肺炎目前疫情要在今年夏天东京奥运开幕前结束的可能性很低。

押谷仁是日本东北大学医学博士,现年60岁,专长为病毒学,在2003年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疫情发生时,作为世界卫生组织(WHO)传染病防疫顾问,协助遏止SARS疫情。



据日本媒体报导,20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2019-nCoV,武汉肺炎)疫情延烧,有可能进一步造成全中国甚至全球性大流行。2003年发生SARS时,站在WHO防疫对策第一线的押谷仁接受专访指出,武汉肺炎疫情以想像不到的速度在武汉蔓延,如果从返国日本人感染率约1%来看,这次疫情有可能扩大到10万人以上感染的规模。

他说,武汉肺炎病原体虽然跟SARS同为冠状病毒,但传染力与病原性相当不同,因此难以控制。

押谷说,在武汉市一开始出现患者时就发现冠状病毒,所以当时认为应该比照SARS的防疫方式,就是彻底找出肺炎患者然后将其隔离,并推断出接触者,但这样的防疫对策在这次武汉肺炎疫情却不适用。

称中国初期应对并无不妥

他说,不认为中国初期因应作为不恰当,“就算是我们来做,应该也会採取相同的防疫对策,并遭致相同的失败”。



押谷说,这次的传染病是人类未曾经历之事,可说是一个全新型态呼吸道病毒导致的传染病。何时、以何种形式收场虽然无法预料,但在今年夏天登场的东京奥运前结束的可能性很低。

他说,武汉肺炎跟SARS不同,症状轻微者跟感染了也没有症状的人占有相当比率,让防疫变得困难,即使在潜伏期也有传染力,对以封锁为目标的公共卫生对策来说是致命因素,“只能是一场败战”。

押谷说,考量到中日之间人民往来情况,中国以外第一个发生大规模传染的国家,很有可能是日本。在日本有可能发生连锁传染,目前看不到的流行很可能在某一天突然明面化。

WHO须掌主导权与中国合作

他说,日本政府日前强化边境防疫措施,拒绝待过湖北省的部分外国人入境等,事到如今可能为时已晚。假设日本真的是继中国之后发生大流行的国家,日本想对中国做的事,届时变成全球对日本做的事,日本也不能有所怨言。

押谷认为,国际社会合作思考防疫对策有其必要,WHO必须掌握主导权和中国共同合作,来面对这个全球化的问题,他认为WHO正在做这样的努力。

他说,从SARS以来已过了17年,中国的防疫因应能力也有显著提升,包括危机管理及传染病防治对策,甚至也培育出优秀研究人才。

不过押谷认为中国政府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公布的资讯太少,令人感到忧心;包括最新流行病学调查结果等必须马上通知全球的资讯,通过学术论文的方式就太迟了。

新闻来源:中央社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