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网络游戏虏获“佛系青年”
“旅行青蛙”两岸爆红

日本网上游戏“旅行青蛙”迅速在东亚地区爆红,许多无欲无求的年轻人纷纷下载。

(北京29日综合电)一款来自日本的手机网络游戏“旅蛙”(中国称“旅行青蛙”),近日红遍海峡两岸,引发热议。这款游戏玩法简单,玩家仅是等待小青蛙出门旅行归来,没有竞争输赢。

游戏开发者上村真裕子表示,本意希望玩家间不要竞争、抢夺,中媒分析认为,这款游戏反映中国“佛系青年”崛起,他们渴望与世无争,但内心孤独。



“佛系”一词源于2014年日本流行杂志,内容介绍所谓“佛系男子”,即不食人间烟火、重视自身兴趣、喜欢独处、嫌恋爱麻烦、不想顾虑周遭、不需要女朋友等,之后该词衍生出“佛系青年”、“佛系女子”、“佛系职员”等,共通点就是对事情无所谓、处之泰然、看淡一切的态度。

去年11月上架的旅蛙,主角是一只爱旅行的小青蛙,玩家作为饲主,看着小青蛙在树洞里吃饭、在床上读书,而玩家可到庭院里采下作为钱币的三叶草,为青蛙买外出旅行的餐点便当、护身符等器材,但无法干涉小青蛙行动。

《旅行青蛙》玩家要为青蛙换取旅行需要的粮食、用具等。

小青蛙想走就走,回来的时间也不一定,玩家只能望穿秋水,等牠邮寄自拍照片回来,或在玩累时回家。

这款看似平淡无奇的手游,却在短短数月红遍中国,成为手机程序下载App Store 免费游戏下载冠军,目前中国用户逾300万,台湾也有不少玩家,包括许多艺人推波助澜,迅速蹿红。

游戏概念和玩法和时下热门电竞游戏相差甚远,而且游戏界面全是日文,却仍受到众多中国玩家青睐,火爆程度令人颇感意外。



截至昨天,这款手机游戏的下载量在苹果中国区排行榜名列第一。

中国《新京报》引述上村真裕子表示,游戏设定对象是10几、20几岁的年轻女性,而青蛙随时跑去旅行,这种不受拘束的轻松感,在忙碌的年轻人中获得好评,“游戏就是将现实中的不可能变为可能,所以就让青蛙代替我们去做我们做不到的事吧!”

微信网游的“王者荣耀”曾经彻底虏获中国年轻人的心,如今日本的“旅行青蛙”有后来居上之势。

两周2000万下载撼倒《王者荣耀》

“儿子离家出走3天没回来”。踏入2018年,中国网上涌现一系列“慈母”的帖子,但慈母的儿子不是真儿子,而是日本游戏《旅行青蛙》的宠物蛙。

它与过去风靡中国的游戏不同,它无战略、无输赢、无竞争,连主角青蛙也无法控制。

但游戏登陆短短两星期,最少有2000万人下载,荣登中国应用程式店榜首,刷爆微博及微信圈,连军人曾废寝忘餐的《王者荣耀》也瞠乎其后。

评论认为,这样的游戏特点符合时下流行“佛系青年”不争不抢、低欲望的个性,这正是“旅行青蛙”引起中国年轻人共鸣的原因。

官媒央视财经分析,孤独的青蛙其实是大城市工作的孤独年轻人,他们将美好的祝愿投射在青蛙,换取临时安慰。

勾起玩家好奇心

过去两周忙于“养蛙”的北京白领王洁(36岁)接受新加坡《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游戏的吸引力不在于“好玩”,而是勾起玩家的好奇:“青蛙每天去了哪儿?干了什么?带了什么回来?”

另一名玩家黄小姐(29岁,财务人员)则指出,青蛙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玩家反而不是主宰者,这正是游戏吸引人之处:“我不需要争抢什么,游戏很日常,几乎没有竞争元素,我不用打败谁,只需要自给自足。”

许多不愿结婚生子的日本人享受单身生活轻松自在,不愿背负“婚姻包袱”。

舆论猜游戏设计动机刺激玩家生育念头?

日本少子化问题严重,经济长期低迷不振,青少年结交男女朋友的意愿非常低落,更遑论结婚生育子女。这款网络游戏突然崛起,设计者的动机又是如何呢?

这款游戏突然间在中国爆红,日本的游戏设计者上村真裕子也摸不透原因。

中国《新京报》对此采访了上村真裕子:有消息称,《旅行青蛙》是为了测试使用者的生育意愿,是这样吗?

上村真裕子:虽然这话题真的是很有趣,但事实上不是真的。

《新京报》:你觉得,这款游戏这么受大众喜欢,原因是什么?

《上村真裕子》:虽然实际操作的是玩家本人,但在游戏中青蛙“儿子”会擅自去旅行,这种不受拘束的轻松感,可能在忙碌的年轻人中获得了好评吧。

我们希望玩家之间不要竞争、抢夺,大家能够按照个人的步调悠闲地游玩享受游戏,是我们开发《旅行青蛙》的本意。

另一方面,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上周便两度发表评论说,旅行蛙总是一个人生活和旅行,这个简单到没有互动的游戏,对于既想独处又害怕孤独的现代人,或许是一种治愈。

虽然“养蛙”看似无伤大雅,但也有少数评论对这款游戏的普及表示担忧。有评论指出,“旅行青蛙”鼓吹一种“自闭”的生活观,而玩家宁愿“养蛙也不养娃”,更折射出中国生育率持续低迷的人口危机。

不过,对玩家王洁而言,这样的担忧似乎是“想多了”。她告诉记者:“这毕竟只是一个游戏,我不会因为它而变得更积极或消极,蛙儿子带给我的,纯粹是一种陪伴和牵挂。”

日本很多年轻人崇尚“极简主义”,选择租房生活的人也越来越多。

透视“佛系”日本  低欲望令社会陷危机

时下流行用“佛系”这一戏谑之词形容“不结婚、不生育、不消费”这种无欲无求的状态。

不过,它在日本已成为令人担忧的现实——日本卫生劳动部最新公布的一组数据发出警告:日本已深陷低欲望社会。

日本卫生劳动部2017年12月22日公布的人口动态统计数据估算值显示,去年日本新出生人口数仅为94.1万人,创下有统计数据以来的最低值。

同时,去年新婚情侣数为60.7万对,也创战后新低。

日本著名管理学家大前研一曾在《低欲望社会》中感叹道:“日本年轻人没有欲望、没有梦想、没有干劲,日本已陷入低欲望社会!”

无论物价如何降低,消费都无法得到刺激;经济没有明显增长,银行信贷利率一再调低,而30岁前购房人数依然逐年下降;年轻人丧失物欲和成功欲,对于车和奢侈品嗤之以鼻;“宅”文化盛行,一日三餐因陋就简。

从社会经济发展层面而言,低欲望社会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冲击整个产业链条,令社会陷入巨大危机。

在这一社会氛围下,人口老龄化、少子化现象可能会愈演愈烈,加剧日本劳动力不足和消费萎靡问题。

“不婚族”的增加会导致家庭消费的减少,不愿生子同样会使婴幼儿产品没有市场。

从长远看,不愿生子还意味着人口减少趋势难以得到缓解,潜在的劳动力和消费层也就会减少。

其他的年轻人也都习惯了“简朴”生活,这些都会给日本的经济消费带来打击,例如很少有年轻人考虑买房、买车,长此以往,日本的房地产业、汽车行业和家电产业等将会面临巨大危机。

中国也快速出现山寨版的“旅行青蛙”手机游戏(右图)。

减少消费  崇尚“极简”

日本卫生劳动部下属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去年4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5年,日本男性平均每4人中就有1人、女性平均每7人中就有1人终生未婚。

日本内阁府2015年发布的《住宅生活相关民意调查》显示,约四分之一的日本人认为不买房也无所谓。这一比例在20岁至40岁的年轻人中更高。

日本人“低欲望”的原因,一方面,部分日本女性认为,结婚就要牺牲自己的工作追求,特别是生子后,不得不为家庭而放弃事业。日本女性结婚后就被期待退出劳动力市场,转而去承担家庭内部的角色。

另一方面,由于日本经济常年低迷,好的就业机会减少,男人结婚后很难像过去一样独立完成养家糊口的重任,这就使“家庭主妇”身分的吸引力逐渐下降。鉴于此,经济独立甚至宽裕的女性更不愿辞职结婚。

此外,“极简主义”在某种程度上也引导日本人降低了物欲。去除消费主义干扰、回归本质的思潮盛行。

为了缓解这一问题,日本政府正出台各种政策鼓励生育和鼓励更多女性进入职场。日本政府甚至还在考虑向高收入单身人士收取“单身税”,以调节这一群体和有孩子需要抚养群体的实际收入差距,促进税收公平。

不过,正如低欲望社会并非短期内形成那样,扭转这一现状也绝非一朝一夕可以实现。远离“佛系”,日本仍然任重道远。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