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11日讯)新加坡一名技工成当地首名成功进行胰肾两内脏同时移植的二型糖尿病患,如今体内“新旧内脏”共存,拥有2胰脏和3肾脏。

50岁的技工刘礼平在27岁时就患有糖尿病,由于工作繁重、吃不定时又饮食习惯差,以致血糖指数超标,到药物也无法控制病情的程度。

据《新明日报》报道,刘礼平在步入40岁后开始早晚注射胰岛素,但在43岁时又发现肾衰竭。必须开始洗肾。

“年轻时我什么都吃,不会忌口。父母在50、60多岁时患有糖尿病,弟弟也在20岁时患上,我想这可能和家庭的饮食习惯有关,以前父母对糖尿病也没什么认知,所以我们以前都吃得偏咸,口味也较重些,如卤肉。”

他忆述说,需要洗肾确实给生活造成许多不便,例如要每天控制摄入的水量,以及无法像之前一样随时可以加班。

“在洗肾期间,每天茶水不能过量,要注意不可一天超过一公升。除了吃得清淡些,我也不能多喝骨头熬制的汤水,因为里面含有嘌呤。

“我要养一家五口,当时不能像以往那样常加班,每个月的家庭开销都很吃紧。”

刘礼平2017年在肾脏移植的等候名单上,之后医生认为他也适合移植胰脏,而在2018年转列到胰肾同时移植的等候名单。他照常生活,几乎快忘了自己还在名单上,直到2019年4月14日接到院方通知。

他清楚记得2019年4月15日这一天,因为这是他进行胰肾同时移植的日子,也是他认为重获新生的一天。

完成手术后,刘礼平成为新加坡首名进行胰肾同时移植的二型糖尿病患。虽然他余生仍需每天吃药避免体内排斥新内脏,但他终于无需注射胰岛素或洗肾,让他重新过正常的生活。

原有内脏留体内不会坏死

虽然“旧”胰脏与肾脏都已失去功能,但仍能与“新内脏”共存。

其中为刘礼平进行移植的全国胰腺移植计划主任张和义副教授受访时说,在移植时除非原本的内脏造成体内任何问题,否则为避免情况更复杂如失血过多,通常原有的内脏是不会被移除的。

“原有的内脏即使遗留在体内也不会坏死,但随着它们的功能性继续衰退,内脏会缩小,但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不会造成问题。

手术后盼到国外旅行

曾需一周洗肾三次,手术后最大心愿是远出国门,却不料碰上疫情来袭。

刘礼平表示,需要洗肾的时期,他一周进行三次,每次四个小时。

“那时我根本不能出国游玩,最多只去马来西亚,而且还不能安排去太多天,最多三天两夜,并在周一回来洗肾。”

他说移植后,最大的愿望是能到国外旅行,但却碰上疫情。

四人团队进行

自2012年,新加坡已有五名糖尿病患包括刘礼平,进行了胰肾同时移植。

刘礼平的六小时移植手术由四人团队进行,领导手术的是国大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同席主任Krishnakumar Madhavan教授,其他成员有张和义副教授、国大医院器官移植中心成人肾脏与胰腺移植计划顾问医生Glenn Bonney副教授,以及全国胰腺移植计划副主任颜慧俐医生。

张和义副教授说,在进行移植前需要在病患的肚脐下方开个竖直约15公分长的切口,再将肾脏移植到腹部的左边,胰脏则到右边,然后再接通到其他血管与内脏。

移植试行计划长达8年

胰腺移植试行计划长达八年,医生表示移植手术涉及两内脏复杂程度颇高。

在2012年推出的胰腺移植试行计划一直持续到2020年,直到今年4月获卫生部批准,成为全国计划。

张和义副教授解释,试行计划持续多年是因为这手术涉及两个内脏,过程繁琐复杂。

“我们也想召集更多的医疗专家看法,让该移植能强化现有的移植程序。另外,我们也需要时间找寻匹配的病患,确保最佳的结果。因为不是每个糖尿病患都适合该移植,如果病患在注射胰岛素后能控制病情,也没有其他并发症就无需移植。”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