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乱局】反送中3个月
抗议从和理非走向堵围破

香港民众8日下午游行前往美国驻港总领事馆,要求美方订定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期间有示威者破坏中环地铁站,并在地铁出口纵火。
香港民众8日下午游行前往美国驻港总领事馆,要求美方订定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期间有示威者破坏中环地铁站,并在地铁出口纵火。

(香港9日讯)香港6月9日爆发首场大规模反对修订逃犯条例(俗称反送中)群众游行以来,这场运动今天满3个月,抗议方式逐渐从原先的“和理非”走向“堵围破”。

由泛民主派发起的“反送中”运动,先后举行多次大型集会游行,但在6月12日包围立法会的行动中,示威者最终演变成与警方的冲突,运动也被港府定性为“暴动”。



即使如此,泛民主派主办方:民间人权阵线大致上仍要求行动要“和理非”,即和平、理性、非暴力,以争取“五大诉求”,包括要求政府撤回修订草案、不起诉示威者等。

但踏入9月,这场运动的进行方式却有所改变,明显从“和理非”变成“堵围破”。所谓的“堵”是堵路;“围”是包围警署;“破”是破坏地铁站。

就在昨天(8日),大批示威者参加“香港人权与民主祈祷会”后转到中环的德辅道中和毕打街堵路,他们用杂物或拆下路旁的铁栏杆横亘在马路中,令车辆无法通过。

在民阵提出“和理非”时,示威者在游行结束后,也经常使用这种堵路方式,以表达诉求。但如今不同的是,他们还会在马路上纵火,令行动看来更为激烈。

示威者昨晚堵完中环的路后,其后向东彻退至湾仔和铜锣湾,所到之处,也是堵住大部分马路。



除了堵路,运动处于“和理非”时,也偶然会有示威者在游行后包围警署或警察宿舍,在外叫骂,不时与警方爆发冲突。

示威者在地铁站附近寻找铁管準备架设障碍物。
示威者在地铁站附近寻找铁管準备架设障碍物。

在过去几晚,这种包围行动集中在旺角警署,且每晚发生,他们每晚在警署外集结叫骂。示威者所以如此针对这所警署,主因是他们相信警方于8月31日在太子地铁站内的逮捕行动造成死亡,却没对外公布。

旺角警署就在太子地铁站上面,因此,这所警署成为示威者每晚包围的目标。尽管香港警方、医院管理局和消防等官方机关都澄清了死亡谣言,但示威者未予理会,继续每晚包围警署并堵塞附近马路,最终遭镇暴警察驱散。

至于“破”,踏入9月,每晚都有示威者对地铁站进行破坏,其中旺角站、太子站受到较严重冲击,前晚更有示威者要求太子站职员交出8月31日晚上的录像,希望看到当晚的实际情况。

昨晚,示威者也大肆破坏中环地铁站,打破了地铁站进出口的玻璃幕墙,并纵火烧毁一些设施。其后,他们转到湾仔和铜锣湾进行破坏,再次导致湾仔站无法运作。

对于为何采取暴力冲击,年轻示威者的普遍回应是,既然“和理非”无法获得政府回应5大诉求,只好采取更激烈行动。

年轻示威者的这种想法,与多年前“占领中环”运动发起人、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提出的“违法达义”相同,其精神的背后,就是以违法手段来争取“正义”。

但戴耀廷已因此付出了代价,早前因发起“占中”而被判刑,他目前还在上诉。

在泛民年轻力量中,他们还存在一种想法,就是泛民传统派系与北京方面就落实香港普选已谈了许多年,却还是无法落实“真普选”。因此,他们采取自己的方式争取民主,演变成泛民中的“勇武派”。

对于“勇武派”的激烈行为,泛民传统力量也无法左右。

“反送中”运动仍在发酵,但随着年轻示威者采取的行为日益暴力,它不但考验着泛民的支持者,也考验著广大香港市民的忍受力,甚至可能会影响一些西方国家对这场运动的看法。

新闻来源:中央社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