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10日讯)在香港的自治权成为两个超级大国斗争角力点之际,全球银行可能在北京和华府之间进退维谷,既要担心北京的处罚,又害怕美国正在讨论的制裁措施。

香港国安法覆盖范围之广令企业咋舌,但对全球银行机构而言,最让人担忧的莫过于其中第29条。

该法条禁止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或者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制裁、封锁或者采取其他敌对行动,而美国眼下接近制定的法规,恰恰将要求银行遵守对中国官员和实体的制裁措施。违反这些法规会使企业面临罚款或失去营业执照的风险。

根据彭博新闻,律师事务所Mayer Brown出口控制与制裁业务全球负责人兼合伙人塔默索利曼表示,“人们担心成为被踢来踢去的政治皮球,我们正在提供咨询服务的一些客户关注《国安法》某些方面的可能被解读得有多宽泛,及其对美国《香港自治法》在当地实施的影响。”

第二十九条,是北京方面为遏制对其统治的批评而实施的一揽子立法的部分内容。

这部法律正在颠覆香港这个金融中心的司法,并进一步加剧了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

香港于1997年在“一国两制”框架下回归中国,该框架是为了当地的言论自由、资本主义金融体系和独立的司法机构维持至少50年。

既有的香港业务以及今年在中国内地大展拳脚的计划,使得花旗、高盛和摩根大通等银行正在中美两个大国之间走钢丝。公开表态支持国安法的汇丰遭到的抨击尤其猛烈。由于在香港的主导地位,汇丰面临着巨大压力。

紧急研究条例

据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透露,从香港到华盛顿,银行家和他们的律师都在绞尽脑汁研读法条,以从中找到避免严重后果的途径。

消息人士称,银行业正在评估减轻可能触发国安法的风险的方法,以及如何在保护香港工作人员的同时遵守潜在的美国制裁,包括让离岸实体而不是香港当地机构来实施制裁行动。

尽管如此,由于国安法宣称该法同样适用于在香港特区以外的行为(很可能是法律争论的重点之一),以上方法可能也无济于事。

花旗汇丰违例风险较大

一位消息人士称,像花旗、汇丰这样的香港业务庞大的零售及企业银行,可能更容易面临法案带来的风险,尤其是它们很多通过香港子公司进行的交易。

两位知情人士称,另一个引发银行担忧的问题是第29条款中有关国家秘密的内容,如果银行向一个外国政府提供了有关高端客户的信息,则有可能触犯法律。

全球银行正在评估客户群,以确认哪些人可能因为美国的法案而面临制裁,此外,银行还在研究协议、以确保它们有放弃客户可以不受处罚的条款。

美国的制裁法案仍有待总统特朗普签署。他至今还没有表明会否签字。这一在参众两院均得到广泛支持的法案,将惩罚在知情情况下与被制裁个人开展业务的外国金融机构。

不过据不愿具名的知情银行业高管称,最初受影响的人可能局限于中国高层官员,因为美国不太可能采取会严重扰乱贸易或伤害全球经济的制裁行动。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