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国平:继续斗争!

悼念许国平特辑   文:罗伯托比西奥  ( Roberto Bissio )

 

我第一次见许国平是在1984年11月,约200个来自全世界的知识分子和社运分子在槟城开会的时候。当时许国平是年青的经济学家,剑桥毕业生。他决定放弃在新加坡一份有前途的工作,投入帮助组织公民社会的工作。

槟消协是发展中国家的第一个消费人组织。它关注因发展计划不周全,渔民被迫迁所发出的声音;发起反对摧毁槟城乔治市历史性建筑物盖购物中心的运动;组织长期的反烟和反糖斗争……这些在几十年前是少见的事情。从收集每个案例的证据,不管成功与否,许国平要查出社会不公和破坏环境的趋势,或者是他说的“根本原因”。他出任第三世界网络的领导,目标是更大的全球性的敌人——不公平是不许的。

1996年,世贸推行的《马拉喀什协定》墨汁还没干透,北方国家已经推动增加新的准侧课题,如投资协定:准许投资者起诉当地政府,反过来则不准;或者是不利国有企业的竞争规则;或对跨国公司有利的政府采购程序。许国平担起这斗争,发展一套策略,即动员受影响的领域,团结一群有共同想法的发展中国家的外交官,结果在世贸新加坡部长级会议中挡住了这些课题。

几星期后,在日内瓦,我作为第三世界网络的拉美代表,参加了一个小型会议。在会上,一个重要的南方国家大使感谢许国平在新加坡所做的部署工作,但却以消沉的语气宣布:“我们从独立以来斗争所的一切将会失掉。”因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经合组织)现在已接手保护投资者的课题,因此一旦富国俱乐部,在没有任何南方国家反对下,通过了一项《多边投资协定》,它就不可避免地成为全球的标准。

说到做到

“我们应该阻止它!”许国平说。我低下头,避免给人看到我感到奇怪或难于相信的表情。但他说到做到,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他把大多数长达16到18小时的工作行程用在反抗《多边投资协定》这巨人,从对方的后卫进攻。那里是南方国家的外交接触不到的。第三世界网络动员了其网络、朋友和更广大的公众,如环境学家、妇女、宣传保健者、教育家、工会,一起来处理主要领域的问题,因为这新一轮推动的无限制全球化也会影响北方本身。

从不邀功

当有关影响开始被人理解,解释和转化成群众运动的时候,在各国首都:渥太华、罗马或首尔,国会议员开始发出令人不舒服的疑问;网际网络在流传泄漏的草案、请愿书和各种议论。这个全球动员的结果使经合组织在1998年放弃这个课题。在这项工作,或许多其他有关如贸易、气候变化或抗生素抗性等全球性运动的成就,许国平个人从来不邀功,而把功劳归于他的前任、团队工作、详细的研究、支持言论的证据、坚守重要的价值观以及简朴的生活。

当我最后一次见他,那是没几个星期之前,在槟城,充分了解到癌症怎样侵蚀了他的精力。但他还是积极组织很多方面的工作,同时指导、培训和启发新一代的年轻人。这是多么强的“继续斗争”精神!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