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救赎力量 草间弥生

艺帆风顺:马金泉

我在香港就读演艺学院(HKAPA)现代舞专科时,系上的老师教导了传统、现代主义与后现代主义对现代舞发展的影响。因为好奇,我自己加大阅读的层面,从建筑、音乐、绘画、文学及艺术等领域去认识一群改变时代文明的摇篮者。

一天在学校图书馆的书籍里,我读到60年代的草间弥生(Yayoi Kusama)和一群年轻人在美国纽约中央公园及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举行裸体行为艺术的即兴演出——解放女权、倡导和平,以及批评艺术体制。作品中频繁出现的裸体引来日本的鄙视,并让其家庭蒙羞饱受恶评。如果说,时代是属于年轻人的机会,但这个时候绝对不属于天才型的草间弥生。 

草间弥生在1957年通过艺术大师欧姬芙 (Georgia O'Keefe)移居美国纽约,开始展露其前卫艺术创作的惊人天赋。她曾与当代著名艺术家安迪沃霍尔、克拉斯奥尔登堡、贾斯培琼斯一起举行过联展。但作品构思却被同业的男性同行多方窃取,他们胭脂涂改草间弥生的原生创意。忧心沮丧的她,竟然从自家公寓的窗户中纵身跳下。

自杀成黑暗恶魔 

自杀,仿佛成为她生命随行的黑暗恶魔,但幸运的是,总会遇上在悬崖边拉她一把的人。 

1929年,草间弥生出生在日本松本市富裕家庭,是幺女。10岁时罹患神经性视听障碍,容易产生幻觉幻听,并有自杀的倾向。母亲的强势,时常要求她监视不断有外遇的父亲,这让她痛苦不堪,造成她终身都对性感到厌恶。母亲也经常粗暴地没收她的画笔和画布不准画画,家人认为女性应该选择结婚生子,不支持其艺术追求。她扭曲的心灵衍生出极度叛逆,生命面对恶魔的生存方式,让她在成长中尝尽枯萎与悲恸。 

草间弥生在二十多岁时反抗父母的传统思维与道德观。1958年至1973年在美国寻求自由与名声。裸体行为艺术的演出,从纽约传回日本后带来巨大的批评件;战后国际社会对日本的怨恨,加上自身的构思被男性同行肆无忌惮地窃取。

身为女性要在陌生国度建立事业本非易事,使得她必须拥有过人坚定不移的信念与决心,才能如愿获得外界注视,但随着其生存理想与抵抗不公的热情日渐破灭。心灵抑郁与日俱增下,1973年她选择回日本。在没有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下,她无法作画,面对精神压抑,准备再次自杀。

创作欲战胜自杀

草间弥生这次逃过生死悬崖,是其创作欲战胜了比死亡更强大的力量。

回到日本后,她发现了某家医院的医生对艺术家的精神病治疗有很好的研探,于是她住了进去。在相对安全的环境中,她可以再次与创作产生呼应,在作品中融入了生命自然周期意境的画风。这时的她,几乎已经被国内外遗忘了。

草间弥生从零开始,自我重塑,以让作品重新被人们看见。1989 年的纽约国际当代艺术中心回顾展及1993 年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的个人艺术家展,世界再次看见她的惊人创作。
在日本,人们对她的接受和认可有着巨大转变。2012年她与国际品牌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合作,写下艺术家与国际商业品牌的传奇;2013年起,她展开长期的《梦我所梦》(A Dream I Dreamed)亚洲巡回展览,展出60年近 120 件作品,所到之处,造成轰动。

“如果不是为了艺术,我应该很早就自杀了。”艺术,救赎了草间弥生,也通过她的艺术,强化了人类面对困境中的微弱力量。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