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余

神偷

【小说】

所谓偷窃,就是在未经原主许可神不知鬼不觉地拿走他的所物。



“我不是什么神偷。”

像是宣示警戒一般,他把双手在胸前交叉,一面说一面打量眼前这个人。

无缘无故一开门就神偷前神偷后,来者到底何人?

在江湖上,神偷的名号可说是无人不晓。虽然事迹每每说起叫人啧啧称奇,但是本尊却似神龙见首不见尾,所有对于外表的形容都是仅止于猜想。相比于尊容,大家在意的,更多时候是那每一次干案的传奇故事。人们都说,世界上只有想不到,而没有他本人偷不到手的东西。想当然尔,这些战利品若一字排开来自然是不计其数。

可是最厉害的,应当属他最近连人心也照偷不误。偶然总会听说有人歇斯底里地寻找一个男人,而这群人当中有男的也有女的。这群人或许连带也不见了一笔客观的钱,但是从这些所谓受害人口中却永远听不到恨意。到底是要多高超的能力,才能把心给偷走而只遗下留恋呢?



“可以偷走我的回忆吗?”

这是神偷今天收到的委托。

刚才也说过,江湖上知道神偷事迹的很多,但除了授业的师傅外没人知道是谁。身分的保密,是盗窃维生的第一条守则。谜样似的存在,有时也是个保护,保护在阳光下也能挺起胸膛傲视人间。

像是阴魂不散般,这来访的家伙根本不顾应门男人的多番否认。

多年的隐藏,就在对方拿着一大叠的剪报和照片坦露在阳光下。

委托内容离奇得吊诡,可是说出这番话的人却是面不改色。那理所当然的程度,就像在叙述再普通不过的晚餐一般。眼前的这不速之客,面容上看不出心情的起伏。那直勾勾的眼神,反倒叫他自己第一次感到如此不自在。就算不看脸色,站姿也显昂首挺拔,交迭在背后的双掌也坦露出一股正气。

只是适才递过资料时躲在袖子里腕表鲜明的黄色调,却跟灰扑扑的打扮格格不入。

还有那眼神,漆黑得有点深不见底。

男人推托了几次,但每次只换来更加斩钉截铁的语气。明明每次都躲过了司法的调查,那一张张的剪报,到底吐露了什么破绽?是不是哪个行家,故意泄露天机?如今生活上也不愁吃穿了,对于委托这些年也都是抱着爱理不理的态度。可是偷一段记忆,却怎么想就怎么觉得有趣。

“偷走所有一起的时光吧。”

神偷关门时纳入口袋里的腕表,是握手示意成交时对方的订金。

事后详看表的背面,是两行陌生,看来是名字的刻印。

于是两人开始联络,接着约会,进而住到了曾经共属那人的爱巢。书橱里所有的漫画,渐渐地给一本本的旅游书取代。听了让人血脉喷张的摇滚乐,跟着像是宣泄着什么炸进了原本很抒情的唱片柜。就连书桌上那张破旧在温馨小餐厅拍的即影即有相片,也变成了一大张在人挤人大广场裸上身的激吻照。

在一起7年的感情,似乎就这样喧闹狂热地给轰掉了。

他们继续约会,继续生活,继续记印对方肉体每次抓捏时的记忆。是个仍然魂魄不齐的灵魂呢,同样陌生的刻印仿佛还在委托人的脚踝守护着什么。每一次缠绵时的啃咬,像是宣战,但也许更像是一种主权的宣示。从一开始的不适应,渐渐地也就习惯,甚至开始因剧烈的动作感到兴奋。

直到有一天,那片刺青化成了一大片线条刚硬的图腾。

大家都以为这样的结果已然是天衣无缝。

委托的期限一天天逼近,共谋的双方此刻已经坠入了一个人工的爱情圈套。很快就是结帐的时候,新的生活已然上了轨道。那曾经空洞了无生气的眼神,早已演变成蓄势待发的熊熊欲火。所有可联想起过去7年的所有物事,早就不知不觉都通通给处理掉了。

算起来总共也不过只是三两箱的物事,不碍事。

共度的最后那个下午,是个雨天。两人从外头淋得一身落汤鸡回到家里,准备最后一次浪漫地共浴。过了今天,就各自不拖不欠。生活在一起都满一年了,多少还是会有点眷恋。或许知道是最后一次,委托人动作似乎也比往常还来得更激烈一些。

“叮咚”

激情一浴,突然给打岔了。

但快递员打岔的,可不是只有这片刻的激情。

那是一张前度的结婚请柬。

反应
商余

漫步一段小说与戏剧之文学路

文|刘爱佩

小说与戏剧是令人心动的文学作品,无论是古代小说或现代小说甚至戏曲,都会让一代又一代文学爱好者沉醉于古典文学世界之余,又禁不住迷恋现代小说的大胆创意。

小说在每一个阶段都是一种突破性改变,来到现代,小说更是进入一种语文突破,从文言文进入白话文的时代,重新梳理了小说发展的脉络。各类小说范围也不再锁定某文化历史框架,有些小说是各种题材的融合体,如今更有闪小说。

一步一步追踪,会发现小说轨迹渊源流长。从先秦古典小说、魏晋南北朝小说、唐代传奇、宋元话本、明代长短篇小说、清代章回小说和现代小说,起源与发展充满了幻想、虚构与现实的结合,绝不可抹杀前人的著作与贡献。我非常佩服他们的才思与创作精神,让我们有机会阅读到《三国演义》、《红楼梦》、《西游记》、《水浒》等名著。

至于戏剧这门独特的艺术,我只实地观赏过一场舞台剧——《岳飞传》。印象最深刻的是剧情与灯光拿捏得恰到好处,演员的动作表情更是惟妙惟肖,带来的不仅是视觉效果,更是强烈情感的激荡,无形中与剧情产生共鸣,这可说是戏剧与小说最大区别所在。

读来入木三分

大学专修华文课程时,我和朋友选择了李公佐的《谢小娥传》这部充满侠义味道的名篇作为鉴赏与评析的脚本。古代女性向来温顺与服从到底的美德在谢小娥身上可真是另一回事。身为女儿身,为了报家族之仇女扮男装,甚至踏入险恶江湖漩涡里。故事情节充分表现了这小女子机智、勇敢的性格,可谓智勇双全的“侠女”,读来入木三分。

回想当时动荡不安的时代,实在佩服作者能借助《谢小娥传》直接或间接地讽刺官僚腐败,同时充分表达作者心中的不满,大胆宣泄义愤填膺之情感。值得一提的是,李公佐对女性的尊敬都能在作者笔下显露无疑,通过谢小娥这个人物表扬了女性贞节与真挚的爱,歌颂了广大被压迫妇女的斗争精神,不但富有现实意义,也使故事内容更精彩,更深入民心。保守封建时代,凡走在前端的女性,都凸显其不可思议。

当时,努力搜寻、大量阅读现代短篇小说,最后挑选了鲁迅的著作——《风波》。这篇小说故事内容看似简单,实切含义深沉,省思人性本相,或美或丑,或善或恶。鲁迅的精密思想,从一场小风波,毫不保留地揭开了革新运动面纱,是当代新颖创作手法。鲁迅被称为中国最杰出作家与思想家,可谓绰绰有余。

改编《风波》过程中,我们一再商讨,希望借助集思广益,发挥构思与创作之美。戏剧要搬上舞台,少不了真情实感与创意之丰。无形中,让我对戏剧有了更深一层认识,宛如潜水员,一尺又一尺往海底探索,发现许多奇特、美妙之处,这不就是静中有动,动中有静,色彩斑斓的戏剧世界吗?

原来,剧本的写作手法不能随便包装或贴上剧本标签即可,还有很多细节必须注意,如人物的对话不需要刻意添加引号等。开始时,这份课业让我们棘手,但,经过不断酌商,终于有所收获,成果或不显着,至少已达到戏剧基本要求,化静态为动态,让小说画面展现在舞台上,也是喜事一桩。

改编戏剧很挑战

接下来的挑战是评议他人所改编的戏剧,对于初学者的我们可谓难上加难。我们必须考虑周全才不至于误解改编者所传达内容之含义,又担忧评议后搞砸了他人心血之作,然而在学习的路上,接受评议是必须的,善意之评带动成长之脉。我们以正面态度接纳他人见地。

咱们改编的剧本经过一轮评议后,再重新揣摩故事情节,一点一滴修,一字一词改。这期间所领略的反而更多、更深、更浓,创作兴趣被挑起,热忱也燃烧至今。

我不得不说一句:探讨小说与戏热沉剧启动了文学艺术,仿佛“彩虹鱼”七彩鳞片闪耀,随意摘下一片,都是心灵感动之章。能与文学相遇——美得无比,期盼“柳暗花明又一村,只待桃花盛开时。”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