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余

再看我一眼

文|冬阳

清晨6点半的晨跑,总会遇见你和你先生。晨跑的起点在你家附近,这个时候,你们开始走路了,长长的柏油路,有点上坡,先生走前,你走后。你们比我早出发,当我慢跑经过你们时,轻声道早安,然后,我们分头走:我左转,绕着草地慢跑,你和先生往前走,走另一条路线去散步。

我也发觉,假如我迟出发了,你们走到路的尽头,估计我已在后方现身,你会转身看姗姗来迟的我,也因为你转身,你的先生也转身,远远的对望算是跟我打招呼,我挥挥手,你们这才继续往前走。

友爱让我感动

在这个场地,只有我一个人在跑,其他长者都在走路。我不但跑,且坚持跑10公里,我想,你们觉得我刻苦耐勞吧,看到我出现,也坚持打招呼,算是给我鼓励,哪怕是远远的看一眼,你们的友爱,让我感动。

约莫一个小时,我的晨跑接近尾声,此时你们也倒回来,又遇到了。你总会问我跑第几圈了,大汗淋漓的我说快了,还差一圈或两圈就结束了。也是这时候,我看见你先生和长者聊天,你在一旁赏晨景,待聊天结束,你会随他往家走去。除非有事去外地,你们风雨不改清晨走路,所谓夫唱妇随,大抵是这样。

熟悉身影不再

这样的日子,过了半年。尔后,我进医院动手术,出院后休养一个月。虽然无法晨跑,傍晚不时在住宅区散步。某天,我看见你家门口搭起灵棚帐篷,我以为你家长辈过世,岂料,一位邻居说你因忧郁症自缢身亡,明天出殡,我怔怔,梦游一般走回家。我去坐夜,也送你出殡。

我又恢复晨跑了。来到晨跑地点,我习惯性的看你家一眼,你走了,你的先生离开伤心地去吉隆坡与父母同住,人去楼空,偌大的房屋,空寂冷清。我开始跑了,我多希望,上坡的柏油路,还会看见熟悉身影,看我一眼,给我鼓励眼神,让我知道晨跑并不孤单,想着想着,悲从中来,我的眼睛忽然湿了。

感谢当时实行的行动管控令,让我舍弃离家3公里外的公园,转而在住宅区晨跑,让我和你们结缘,虽然缘分匆匆,却留下美好印象。

泰戈尔说,生命有如渡过一重大海,我们相遇在这同一的狭船里。死时,我们同登彼岸,又向不同的世界各奔前程。

我的晨跑朋友,一路走好,一直到你向往的彼岸……

反应
商余

看牙医

文|冬阳

之一:

深夜忽然牙疼,用抗菌漱口水可以止疼,但两个小时后又疼了,再次漱口,这样反复数次,不疼了,睡到天亮。

我知道靠漱口无法长治久安,和诊所预约后准时赴约。不喜欢看牙医,坐在外面听牙医室传来工具尖锐的运转声,光听声音,手心发冷,牙齿已经酸了。

躺在牙科椅上,灯光集聚脸部,很刺眼,牙医检查后发觉是一颗智慧牙作怪,提议拔牙,其实去年另一位牙医也是这样提议,但我能拖则拖……

生命中该来的始终会来,我没有退路,还好牙医打麻醉针时讲了很多鼓励话语,给我莫大信心,也正如牙医所言,我的智慧牙很小,拔牙不会疼,只会感觉牙齿在动摇。

走出诊所时,觉得自己很勇敢,仿佛打了一场战争后凯旋归来。拔一颗牙是75令吉,一劳永逸,值得。

之二:

用牙线清理上颚右排的牙齿,发觉塞进蛀牙的药掉下来,像一块黑色小石头,便和诊所预约,要补回去。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来到我不得不到访的地方,在门外等候,听到运作的牙钻发出滋滋声,此起彼落,听着背脊一阵凉……

牙医说,蛀牙的药裂了,先洗牙,再补牙。我最后一次洗牙是16个月前,牙医说我会照顾牙齿,隔那么久才来洗牙,牙齿的状况挺好的。

其实不是我会照顾牙齿,真正的理由是不想坐在牙科椅接受酷刑,故勤漱口、刷牙、用牙线清洗牙缝。

洗牙和补牙前后不过是20分钟,总共花了175令吉 ,费用不菲。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