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的论述:黄国雄

踏入4月以来,半岛的天气早上欣见蓝天,白云一朵朵像棉花糖被微风吹送到还是青葱的大地四方,可是闷热气浪会在中午时往屋内侵袭, 从书桌前的窗口看,先前小朵白絮松垮的云都开始堆迭成大幅厚实底部灰黪色的浓积云,通常再多两三个小时,就会迎来猛烈豪雨。

蓝天出现变珍稀

这是信风开始转换方向的讯号,如果我们有双神明的眼睛,可能会目睹北风神与南风神在角力,彼此还在争夺这赤道的土地信徒的崇敬,不过半岛进入5月尾,从西南方的信风才正式吹来,尾随在苏门答腊燃起的烟霾跟着登陆, 一直到10月底,随着信风再度转向之前,蓝天出现的日子变得珍稀,处在灰茫茫的气象又沮丧的心情中,那抺蓝色是件值得庆幸振奋人心的美事。

但是这几年间,这段吹着西南风的季节可看到明朗天气增多了,或许烧芭开耕的事件少了,还是西南信风弱了呢? 前者无疑是好消息,但是后者呢? 

信风一直在吹,至少现在大陆地壳的形态形成后,千万年再度分离之前,它们的气息不停,它们的方向不变。

热带雨林面貌

诗人聂鲁达有段诗句:“ 季节的风,绿色的风,载着虚无和水 ”。但是我相信这里有小误解,他说的季风,也就是信风,其实为这个半岛,还有散落各处大大小小的群岛,带来不同的人群,还有多元的文化与社会,正是热带雨林面貌的镜像。

人类在理解信风的形成原理就已经利用它的规律成就文明之间的交流,虽然文明发展中还有免不了的杀戮与征服。

几百年前,麦哲伦与他的船队利用信风完成世上首次的环球远航,至此,地球的每个角落就在人类终于学会站在风的翅膀上飞翔,一一联接一起。

信风的形成始于赤道上空气受到太阳直晒变热,产生上升气流飘向两极,一直到南北纬度三十左右遇到亚热带高压气带而下降又重新回流到较低气压的赤道区。这环流圈十分稳定,虽然强弱会随着年际有所变化,比如说厄尔尼诺和拉尼娜现象交换是个主因,这一两年来半岛长年普通多雨现象,也许是这些气候更替的影响。

我在书房里望见的蓝天白云,我所看到是个人的喜悦,只是地球,你会不会已经病入膏肓?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