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瓜国度:赖国芳

要了解数码科技所带来的市场机遇,以及一个产业如何被数码影响、打击、转型乃至成长,最好的例子莫过于音乐。
以下是全球音乐2001至2018年的年营收分布表:

21世纪初,数码音乐以盗版的形式出现,严重的打击了实体音乐(主要是CD)的销售。从那时起,音乐产业的整体销售额逐年下降,愁云密布。2004年,付费下载初露曙光,但不足以抵消实体销售的下降。
2011年,付费下载在突破40亿美元后便停滞不前。同时期,串流音乐开始崭露头角。2017年,串流超越下载和实体,成为最大的音乐收入来源,带动音乐产业的重生。

2018年,串流占据47% 的音乐销售。其中,消费者付费串流(套餐)占据37%,广告商赞助的串流占据10%。

2018年,串流占据47% 的音乐销售。其中,消费者付费串流(套餐)占据37%,广告商赞助的串流占据10%。(如上图)

所谓付费串流(Streaming),是以 Spotify 等公司为主导,用户以月费换取无限量网上播放的配套。2018年,串流的年增率达34%,单曲付费下载(Download)则下降了21%。数码的成长也带动音乐版权收入(Performance Right·媒体或公共场所播放音乐版权费,Synchronisation · 影视及电玩音乐版权费),以及免费播放音乐的广告赞助(Ad Supported Streams)。2018年,实体销售(Physical)继续萎缩10%,只占总消费额的25%,许多实体音乐连锁或独立销售点已顶不住压力而结业,黑胶唱片小众化,演变成发烧友的收藏品。

音乐产业的演变和数码科技的发展,是息息相关的。数码单曲的出现,打破了顾客必须购买整套光碟的限制,唱片公司再也不能以一两首精心炮制的主打歌曲,迫使顾客购买整组配套。当然,数码音乐并不是横空出世,市场得符合两个重要的先决条件:体验和收费。

付费下载和串流音乐的体验,取决于手机硬件的性能以及下载的速度;高性能智能手机和高网速配套的收费幅度,也必须能为市场接受。2015年前后,市场上出现较廉价的智能手机和高流量高网速的数码配套。万事皆备,对用户更具吸引力的串流配套于是取代单曲下载,开始显着增长。

许多产业面对断层影响

除了音乐,数码科技在许多产业也带来断层性的影响。大公司的困境,恰恰便是创业者的机遇。葛拉威尔(Malcolm Gladwell)在《大卫和歌利亚》书中阐述:曾经带来优势的大体积,在新时代里可能变成致命的缺点。在实体销售时代,大面积铺开的实体渠道是销售优势,是新来者难以逾越的障碍;在数码时代,高租金、高人力成本、产业结构的僵化,却都成了回天乏术的致命伤。在疫情迎来的新常态里,冲击更为显着。

每一次革命或洗牌,是财富重新分配的时机。新型创业者灵活运作,便有抓住机遇突围而出的可能。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