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许子根

陆庭谕老师遽然往生,噩耗传来,令华教同道们悲痛惋惜。

我与陆老的渊源也有四十余载。犹记得我学成返槟于理大任职,于1978年即开始协助时任槟威华校董联会主席的先父许平等,陪他出席董教总会议或活动时,有缘认识林晃升、沈幕羽、陆庭谕、胡万铎等华教领导。

维护华教精神坚韧

但我首次与林、沈、陆三老密切互动却昰于1980年9月,受邀参与在波德申联邦酒店由国家团结局号召,为期两天一夜的董教总与联邦政府教育部总监丹斯里慕勒(Murad)的闭门对话。参与者也包括董总律师郭洙镇、苏天明,和董总执行秘书邱瑞昆、蔡庆文等。

虽然陆老的英语和马来语不是很流利,但他仍在会上侃侃发言,尽量表达了华社对华教的诉求,间中也不时用华语,由我们充当翻译。他维护华教的坚韧精神,不仅令我等肃然起敬,连教育总监也对他另眼相看。

1982年初,董教总在林晃升倡导下,提出了“三结合”的概念,以整合朝、野、民间团体的三股力量,遂决定派人参政参选,为华教华社直接进行内部争取工作。虽陆老对此策略有所保留,但仍然积极与林晃升等在甲洞和丹线两选区为洙镇和我站台助选。

1984年发生了吉隆坡直辖区教育局发出指示,谕令所有学校集会需以国语进行,颠覆了华校传统,引起华社一遍哗然。翌日陆老即到教育部大门静坐抗议,而我和洙镇则通过内部争取,向时任教长阿都拉交涉,终于在3天内由教育总监慕勒发出另一指示而化解了这场纷争。这也是当时“里应外合”的事例之一。

1986年大选,因有感内部改革路程坎坷,林晃升改提“两线制”策略。而我也随后转换跑道,因缘巧合下,接任槟州首长职。由于必须专注州级政务,与吉隆坡好友见面的机缘减少了。恍眼20余年,间中只在一些华教活动中,才偶尔与陆老碰面,直至我从政坛全面引退后,才比较多见面机会。

近两年陆老因年事已高,健康欠佳,不时进出医院。我通过林淑佑得知陆老病情,也参与大家共同资助陆老医疗费,聊表心意。

捍卫华教鞠躬尽瘁

最后一次与陆老见面是于今年2月17日,在淑佑与陈漱石博士安排下,联袂与我一起参政的张粦、廖宗明等在旧巴生路《老招牌》广西餐室共进午餐。当时陆老精神颇佳,食欲不错,虽不多言,但对我们谈话仍不时点头微笑示意。

陆老毕生捍卫及推动华教的精神及毅力,鞠躬尽瘁,数十年如一日,实为华教斗士,特此表达对陆老的敬意及悼念。

 

反应